TAG标签| 网站地图 | 站内搜索| xml
  • 网站首页
  • 罗大夫介绍
  • 关于便秘
  • 阳痿早泄
  • 治疗案例
  • 网站动态
  • 养生课堂
  • 联系大夫
  • 【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2期
    发布:罗大夫    时间:2019-05-15 13:56
    帝曰:五藏应四时,各有收受乎?岐伯曰:有。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开窍于目,藏精于肝,其病发惊骇;其味酸,其类草木,其畜鸡,其谷麦,其应四时,上为岁星,是以春气在头也,其音角,其数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
    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2期

    金匮真言论第12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我是梁冬。对面呢,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您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哎,继续我们之前讲到的《素问·金匮真言论》。在过去的几周里面,我们讲到了阴阳啊、表里啊、内外啊、雌雄啊等等,都与天之阴阳相应。所以呢,今天我们就要往下讲了,就是“五藏应四时,各有收受乎”。
      徐文兵:啊,上几期节目我们讲了,昼夜变化对应的就是阴阳的变化,就是说我们怎么把昼夜分成四季,“阴中有阴,阳中有阳”,这段已经结束了。下面这段呢,我们要讲段新的,就是人的五脏,内脏器官再细分,跟四季的变化有没有个对应关系。这就是帝曰(黄帝说的话):五藏应四时,各有收受乎?
      梁冬:对,这个“应”这个字我们上次讲过。
      徐文兵:讲过,对。什么叫“应”,应是要动心的,就是我们讲的和谐的那个“谐”,就是共振,共鸣。中医有句话叫“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就是人踩到同一个步点、频率上的时候,一个动,下一个会跟着动,一个发声,那一个也跟着发声,这叫“应”。就是当四季出现了那种变化以后呢,人的内在的脏腑,我们讲人身就是个小天地。那么人跟天地——都说天人合一——他是怎么合的这个拍子呢、合的这个步点呢?黄帝就代表我们大家问了,说:哎,有种说法说是五脏也跟着四季的变化——就是说四季的气的变动——它也在跟着动,他重点落在下一句叫:“各有收受乎?”什么叫“收”?
      梁冬:什么叫“受”,哈哈哈……
      徐文兵:呵呵,是吧?
      梁冬:肯定是微言大义嘛,这两个字肯定不一样。
      徐文兵:肯定不一样,我看到很多人对这句话就带过去了。这让我想起一句话,古人讲:男女……
      梁冬:男女干活,搭配不累。
      徐文兵:哈哈哈,男女搭配,这是现在俗语。古人讲:男女授受不亲。那个shòu是哪个shòu?
      梁冬:两个字嘛,一个是“施予”。
      徐文兵:一个是接受的受。授受不亲,别看发音一样,一个是给与,一个是接受。就是说两个陌生男女之间互相传递个东西,给的那个人叫“授”,接的那个人叫“受”。他们是不直接发生这种授受关系,通过第三方,这叫授受不亲。这儿这个shōu呢,是“收”,就是收割的收,“受”呢是接受的受。那么两个区别,收受(区别在那儿?)。我经常给大家提个建议就是说,当你研究汉字搞不清楚的时候,什么“疼者痛也、痛者疼也”的时候,那就想把它翻译成英文。这下你就“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一下跳出这个汉语思维的圈子,你就翻过来看它,你能有一种新的理解,你比如说把这个“收”翻译成英文。
      梁冬:收,got,got。Got email!
      徐文兵:哎,收到了,叫copy。互相通话copy。收呢我们可以翻译成什么,receive。I receive a letter。那个“受”呢?
      梁冬:受是got,也不是got?那got mail现在是哪个啊?
      徐文兵:“受”翻译成accept。Receive the gift doesn’t mean I accept it.
      梁冬:噢,拼音不错哦,徐老师讲讲。哈哈哈哈……
      徐文兵:是不是,你寄来一封信,我收到一封求爱信,这叫“收”,我是不是接受你的求爱呢,这叫“受”,对不对?当春天发生的时候,各个脏腑都receive,啊,收到了这个春天的信息。但谁跟它和谐共振跳起舞来了,“受”了!就是说五脏皆收,唯肝受之。
      梁冬:所以你别说西方人没文化,人家也是分得出来“收”、“受”的。Just so so。哈哈哈……
      徐文兵:对,just so so。所以黄帝问得也很深刻:“各有收受乎?”。下面那话更有意思,岐伯曰:有。这也就应了。
      梁冬:对,东方青色,入通于肝。
      徐文兵:说完了有以后他就给你细讲了。就是说我们的五脏是怎么跟着季节的变化去“受”的、跟它“应”的?所以,它第一讲的是什么?“东方色青”,东方,色青。这就是讲了“五行”讲的是什么东西,这就涉及到“五脏”和“五行”了。前一段我们讲的是“阴阳”。我们在讲“阴阳”之前我就做了一个铺垫,我说:中医是门关系学。它研究“人和天地之间的关系”,研究“人与人的关系”,然后研究人的内部“五脏六腑的关系”。
      梁冬:能量、物质、信息。
      徐文兵:哎,他为什么要研究关系呢?他发现很多人出了问题,是把关系搞错了,或者是把关系搞乱了。当你把这个关系调整以后,你没必要去改变那个人。你只要把他中间的关系给他调和了,那个人就健康了。举个故事——田忌赛马。 听说过吧?
      梁冬:听说过。
      徐文兵:春秋的时候,齐国有个大将叫田忌,这个人跟齐王一样,喜欢赛马。赛马的规矩是什么?各选三匹马,最快的、中等的和慢的,最快的和最快的比,中等的和中等的比,然后最次和最次的比,谁要赢了两组谁就赢。结果田忌老输,他请来孙膑,孙膑说我保证你赢。田忌说我没钱买马。人是齐王有好马,我没钱。结果呢?孙膑说我不需要你换马。结果孙膑出了个主意大家都知道。以弱配那个强,以强胜那个中,以中胜他的那个次。他改变了什么?他改变了结果,那么导致他改变结果的原因是什么?他改变了马与马的关系。中国人的智慧在这儿,我没给你换心,也没给你换肺,我改变了什么?我只不过发现你五脏之间哪儿出了问题,关系出了问题,我把关系给你改了,你自然就健康了嘛。
      梁冬:理顺关系。
      徐文兵:理顺关系,所以我们今天要深入开始接触到中医的“五行”理论了,“五行”理论第一条:归类。听说过有一句话叫“取类比象”吗?什么叫“取类比象”?“象”是什么?
      梁冬:象者心生,心生应之嘛。
      徐文兵:哎!你刚才说了,那个“象”可不是单立人的“像”。肉眼看不见的叫象。我们把东西归类凭什么归?凭什么你就把人家归到那一类了?
      梁冬:嗯,还是因为你有一个知识框架结构。
      徐文兵:不是。第一我们普通人归类的时候靠的是我们肉眼看到的“形”。形状、形态、形体,是吧?我们肉眼能看到的是“形”,另外我们肉眼还能看到什么?色,颜色。所以我们经常说“形形色色”。我们归类靠“形”、“色”。但是突然发现,光靠肉眼这么归类不大准确,为什么?你肉眼看到的往往不是真相,真相都是掩饰在有形的实体的背后的那个东西。
      梁冬:真相都是赤裸裸的,呵呵。
      徐文兵:那个东西是什么?
      梁冬:是“象”。
      徐文兵:你又说得太远了。
      梁冬:哈哈,中间,收两步收两步。
      徐文兵:在“形”和“象”中间。
      梁冬:到底是什么呢?广告回来马上见。
      ?
      (片花)
      ?
      梁冬: 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刚才呢就讲到呀,在这个“形”和“象”之间呢,还是有所不一样,中间还有个东西,那到底“形”和“象”之间是什么东西呢?
      徐文兵:比如说我们把人分类。怎么分?
      梁冬:把人怎么分?
      徐文兵:呵,肯定不是好人坏人。
      梁冬:对呀,(分成)男人女人嘛。
      徐文兵:男人女人,对,那怎么分男人女人?
      梁冬:这个还用说嘛?
      徐文兵:呵呵,这还用说嘛。但是这里面问题还真大。你比如说我们原来都是根据他(她)的“形”来分类。是吧,我们都有性征。第一性征,男人有男性生殖器,女人有女性生殖器。还有第二性征。比如说女性的骨盆比较宽,乳房呢比较充盈饱满,男人呢,有喉结,这还是“形”。但是突然在奥运会上发现问题了,有的,冲到女性比赛项目里面的那个人,就按你的性征来看她是女的。但是呢,她的成绩出奇的要比女人要高得多。最后,你知道查什么查出来他是男人吗?
      梁冬:查什么?
      徐文兵:查DNA。
      梁冬:噢?真的吗?
      徐文兵:对,最后查DNA,结果把这奖牌给他取消了。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说,你肉眼看到的这个“形”,有时候会欺骗你,代表不了它的本质。所以我们说,看这个人是男人,长着男人样,有男人的性征,但是呢,这个人言谈举止,全是一副娘娘腔。
      梁冬:过于妩媚,啊!
      徐文兵:这是什么?阳中之阴!
      梁冬:噢!阳中之阴,对对对对对!
      徐文兵:是吧?这就是说,在有形状的后面,它有个气,这种气就决定了他的行为举止谈吐,这就是它的气。那么在气背后呢?这就是我们讲那个禅宗的故事,推动旗子的是风,推动风的是什么,推动气的又是什么呢?这就讲到那个神。我们讲神,精、气、神嘛!有形物质的背后,是它的气,这个气,还有它的神!比如说有的人长得一副男人身体,他却有一副女人的灵魂,就想变性把自己变成女人,这就是说,没匹配对。那么说他最本质的是什么?绝对不是他那个肉身,是吧?有的人也能观察到他的举止行为,能看到他的气,但是中医那些高的智慧的古代的那些巫医们,看到的都是什么?
      梁冬:都是神?
      徐文兵:神!所以说相由心生,其实那个心就是神。是通过那些人静心地用心去体会我们看到的肉眼看到的这些物质,动物啊、植物啊、草木啊这些,金石啊,他用心去体会,最后出了个相,然后告诉大家,告诉你们这帮肉眼凡胎的人,这些东西它的气,是应的,是能够共振的,是能够共鸣的,或者说它背后的最后那个神,是一样的,最后这就有了我们的五行归类。所以大家今天要学的就是古代的这些大的智慧家给我们留下的他们用心体会到的东西,这些东西是什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应的。
      梁冬:哪个“应”?
      徐文兵:就是应酬的应,呼应的应!就是说这些气,它要一动,它们是全动的,如果它被人生,被某一个东西生,它们全生,它被某个东西克,它们全被克,这是一类。所以研究关系学,第一归类、分类,中国人把这些东西分五行,就是五大类。另外一个五行的理论核心就是什么?研究这五类东西之间的关系,谁生它,谁克它,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先分类。
      梁冬:就是在西方的统计学里面呢,有所谓的回归,统计回归,是吧?它也分类,它也透过这个现象去统计,找到它那种呼应关系,但是呢,我认为呢,有意思的是中国古代的人们,他们不仅仅看到了它们这种共同性,还找到这个共同性背后的那一种根。刚讲到的“五藏应四时,各有收受乎,有!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开窍于目,藏精于肝”。
      徐文兵:这就是我们按照那个东南西北中来说了,先从那个应肝的(讲)。我们经常讲木火土金水,那么岐伯说的第一类,就是相应的东西,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东西,是出于东方,这东方指哪儿的东方呢?
      梁冬:以神州,以中国为……
      徐文兵:诶,以中原地区为中心的东方,就是现在山东这个方向,这个叫东方!还有再往北点就是辽东啊、东北这一带。
      梁冬:韩国?
      徐文兵:哎,都属于东方!叫“东方色青”,你看它们包罗万象,颜色、植物、动物、声音、韵律、数字,都有啊!第一它讲的就是我们肉眼能看到的那个色。青!什么叫青色?
      梁冬:青?青我一直以为是绿色,后来发现不是绿色。
      徐文兵:青天白日!天是绿的吗?
      梁冬:对!因为以前一直在学什么青嘛青嘛,后来发现原来青真的不是……
      徐文兵:对,山青青,水碧碧,青山绿水,所以你说青到底是个什么颜色?
      梁冬:青哪,其实是那种,蓝色的透亮的那种……
      徐文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青又是个什么颜色?呵呵!
      梁冬:我觉得只能这么说,是属于那个光谱里面大概是多少赫兹到多少赫兹中间的那一段,对,只能这么说了。
      徐文兵:青色呢,就是深绿以后呢,趋于蓝,我一般教英文课的时候,我直接就把它说成BLUE AND GREEN,两种都有,混合色。你单看绿,也可以叫青,其实中国文字有很多,青、绿、还可以叫碧,是吧?我们说碧绿碧绿的那个碧。
      梁冬:碧血剑!
      徐文兵:还有什么,翠!翡翠!什么叫翡?什么叫翠?
      梁冬:对!翡和翠有什么区别?
      徐文兵:翡是偏黄的颜色,翠就偏绿的。你要是戴个镯子,有点绿,那很贵的!所以这些我们讲呢,翠、绿、青、碧这都是一类的,这种颜色跟东方有关系。叫东方的颜色的规律都是这样。所以以前我们黑板都是黑色的,后来发现换成某种颜色以后对眼睛更好,所以现在黑板都变成墨绿色的,你看着眼睛很舒服。这个对应他下面讲:入通于肝,开窍于目。是吧!这叫应。省你的劲儿叫应,他一动你也跟着动,这就省劲儿了!都知道大雁一飞都排成人字型,后来人们研究为什么?一扇翅膀那个带那个波啊,就替后面的大雁省点劲。那也叫应,踩到那个点儿上了。所以中国人把东方归到一色“青”,然后呢发现,东方的气起来以后呢,能影响到人的肝胆的功能。
      梁冬:藏精于肝。
      徐文兵:进而能让你的眼睛更加明亮。
      梁冬:什么叫“藏精于肝”呢?
      徐文兵:就是说,支撑他这套系统的,就是五行东方这套系统的,它也有物质基础,它也有气,它也有他的神。那它的物质基础在哪里?就是我们那个肝儿。大家都吃过猪肝,鲜红的、比较柔嫩的、里面都是藏着很多血的这个肝。这个藏精的时候,他是生动活泼的;如果他藏污纳垢时候变成什么?
      梁冬:浑浊的?
      徐文兵:脂肪肝、肝硬化、肝癌。所以你倒是藏精还是藏污,取决于你的身体状况。
      梁冬:所谓“人老珠黄”就是眼珠都变黄了,肝血不足。
      徐文兵:“人老珠黄”有俩解释:一个珠说是眼珠,另外一个珠呢?珍珠。
      梁冬:哦,为什么人老“珠”黄是珍珠呢?
      徐文兵:珍珠放时间长了,它就失去那个光泽。
      梁冬:比喻,比喻熟女们。
      徐文兵:O(∩_∩)O~哈哈。
      梁冬:资深熟女。“藏精于肝,其病发惊骇,其味酸”。
      徐文兵:这个,如果对东方的肝触动太大的话,容易产生一个症状,什么症状?
      梁冬:其病发惊骇,就是一惊一乍,很容易吓到。
      徐文兵:惊、骇,你看它都是什么边?
      梁冬:骇是马字边嘛,对不对?
      徐文兵:惊呢?
      梁冬:惊是竖心旁嘛。
      徐文兵:简化字!
      梁冬:对,繁体字是哪个?
      徐文兵:上面一个尊敬的“敬”;
      梁冬:下面一个“马”;
      徐文兵:都是马。我们上次不是讲那个午时说马,马的眼睛大,看人也大,所以容易驯服,但是眼睛大呢接受信息能量也多,容易受到惊吓。“惊”是……
      梁冬:呵呵。
      徐文兵:对!真的,马惊了。
      梁冬:所以你看街上那些大眼女青年,要不然特温顺;要不然呢,就吓一吓她,就疯掉了。
      徐文兵:对,容易接受信息。这就对应到我们东方的那个肝胆的系统,它会影响到人的,我们现在讲的那个神经系统。神经系统受到刺激以后,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震颤,震颤以后就影响到自己内心,容易出现惊骇。惊是往起窜,你看马一惊前蹄子往起一抬,后两条腿着地,惊了。骇是什么意思?
      梁冬:惊涛骇浪。
      徐文兵:呵呵,对,骇到底是个啥东西?
      梁冬:是不是内心里面那种爆炸似的?我有感觉。
      徐文兵:骇的意思,我自己研究过,就是说,他是一种心头被阴云遮蔽的那种感觉,特别沉重的、压迫的感觉。类似于我们现在这种一着急心里一紧、胸口发闷那种状态。
      梁冬:所以啊!各位青年朋友,当你出现惊骇的时候呢,就算你再害怕,起码你也应该冷静看看,我现在是惊了呢?还是骇了呢?当你想这事时就没那么惊骇了。问题就在人生就怕直面,对吧!就怕你直视它。
      徐文兵:哈哈哈~~
      梁冬:好了,稍事休息一下,马上回来!
      其味酸,其类草木,其畜鸡,其谷麦,其应四时,上为岁星,是以春气在头也,其音角,其数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还是和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学习。刚才讲到这个话题,讲到呢不同的五脏去应不同的四时,应不同的五行。尤其东方,从东方开始讲起,“东方色青,入通于肝,开窍于目,藏精于肝,其病发惊骇”。“骇”呢,刚刚讲到就是那种心中乌云蔽日的感觉。
      徐文兵:胸闷的感觉。
      梁冬:胸闷的感觉,其味酸,这什么意思呢?
      徐文兵:这个啊,《黄帝內经》有很多五味——就是我们讲的酸苦甘辛咸——跟五脏的对应关系,后世呢对他这个理论又有进一步的发展,就是说,我们一般说有十味,对应酸的呢,还有个涩,咱们都吃过柿子,觉得很涩,其实它是酸的极致。苦呢,我们对应还有个焦,就是你把面包馒头烤焦了,或者锅巴,尝尝那个饭焦的味,啥味?特苦吧。
      梁冬:甚至苦到有点甜的那种。
      徐文兵:那是你没吃到,(吃的是)没烤焦的那点儿。焦苦。还有呢,甘,我们经常说甜,或者说淡,我们喝的水叫淡水,你说它甜吗?
      梁冬:它也不甜。
      徐文兵:它是淡,淡和甘我们归到一类。还有对于辛呢,我们就是有个辣,还有个麻,这都是对应的辛味。
      梁冬:辛和辣有什么区別呢?
      徐文兵:辛是发散的,这个辣吧,总是热的,辣得只想喝冰水,但这个辛有辛凉,比如你吃薄菏。
      梁冬:极其厉害的时候。
      徐文兵:它也是辛,你知道那也是个往出散的感觉,但它是凉的。所以你说辛,有两种可能,有辛热有辛凉。说辣,就一种感觉,就是火烧,火辣辣的。对于最后那个咸,比如我们说放味精,什么感觉,鲜,很鲜,吃海鲜,你说它咸吗,它不咸,但很鲜。所以这有十个味。十个味是在后世的伊尹的《汤液经法》里面,完全给总结了一下,钱老说的《辅行诀脏腑用药法式》,被陶弘景保留下来的这本书里面,它把五味做了一个完整的归类。
      梁冬:《汤液经法》是?
      徐文兵:伊尹写的,伊尹可是真人,厨子,人家对味道的了解,入哪个经,归哪个脏,有什么作用,是补还是泄,清清楚楚。我们现在开方子,一说头疼,加点川芎,一说消化不好,弄点焦三仙,人家直接调的是神,怎么调神,通过调气来调神。所以你用经方,突然发现它经常会起到奇效,你都匪夷所思,不敢想象,为什么?这是古代通神的那些巫医们总结出来的,人家看到了背后的那种联系。所以这个酸,大家记住,这个入肝的药呢有两种味道,一是让肝呢更加强,另外就是让它稍微平衡一下,这个春天的味道对于肝来讲,这个酸呢,是让肝稍微收敛一下,酸嘛,我们经常说涩酸主收敛。所以当人有病发惊骇的时候,其实是什么?肝气有点发散太过了,一惊一吓就哆嗦、抽筋,这时候怎么办,吃点酸的东西,帮他收一下气。
      梁冬:所以听众朋友,如果你老婆发飙的话,给她吃点李子什么的。
      徐文兵:诶,喝口醋,我们经常说吃醋吃醋,能平静一下。
      梁冬:哦,对对对,有道理。
      徐文兵:其味酸,就是讲到了怎么去对应肝气。
      梁冬:其类草木。
      徐文兵:所以呢我们把自然界的植物——植物嘛简单分,一个草一个木——归到对应肝。
      梁冬:植物除了草木还有什么?
      徐文兵:还有蕨类啊,还有真菌,还有苔藓,还有孢子植物,蘑菇、灵芝。
      梁冬:哦,对对对,哈哈哈。
      徐文兵:草木。
      梁冬:人非草木,其类草木。其畜鸡。
      徐文兵:刚才我们说草木是指植物,下面一个对应的动物,就是五畜,我们说五畜为益,五谷为养。那么东方日出的地方,呼应的日出最早的那个动物是,鸡,鸡叫得最早。所以吃鸡肉是入肝经,补肝血的,女人产后,炖一只鸡,补补肝血,因为什么?女人在顺产的时候,也会出很多血,这血都是什么啊?都是肝血。女性来例假,主要是肝藏血,然后放血,所以当她流失很多血的时候,你怎么让她肝气肝血补得旺一点,我们说炖点鸡,那么现代人呢?现在人毛病是什么?
      梁冬:吃鸡吃太多了。
      徐文兵:对呀,是营养过盛,小孩子多动症。发病惊骇,整天在那儿不是挤眉,就是弄眼儿,啊,抠抠这个,动动那个。
      梁冬:对不起,呵呵。(我猜梁冬触碰了一下徐文兵)。
      徐文兵:是吧,我给你讲个故事特逗,我一个小朋友,就多动症么,就我给他治啊,调理他的脾胃啊,调理他的肝胆功能,唉慢慢挺好。然后,上次他来复诊,他奶奶高兴地跟我说,徐大夫哇,他这个指甲终于长出这么一毫米。
      梁冬:他以前没有指甲吗?
      徐文兵:什么意思呢,他用了十一年长出了一毫米的指甲,给我笑的。为什么?多动症的孩子有个特点。
      梁冬:喜欢咬指甲。
      徐文兵:咬指甲。就是在那儿没事儿么,有事儿就捅别人,没事儿就咬自己。他把这个十个指头的指甲,咬的是齐齐整整,永远不可能让它长出来。
      梁冬:最近戒掉之后还好了。
      徐文兵:老把这个敌人扼杀在萌芽状态。东方不是生发吗,他就把这个卡掉。让我治不是这个多动症啊,老师也表扬,说嗳这个上课注意力也集中了,学习成绩(好了,)也考得挺好。然后他奶奶说,终于长了十一年,长出了这么一毫米的指甲,这都对应的。所以现代人都是,老吃鸡,不分自己的身体的寒热虚实,不管自己的肝气是虚还是实。你肝火旺、好动,甚至有抽搐的病,你就不能吃这个鸡。现代人不是一说,吃鸡,然后小孩子吃鸡肉,头天吃鸡肉,晚上就……他们现在管小孩子睡觉不安稳——也是我这病人说的话有时候特精辟了,我老想给他们记下来——他说我们家孩子睡觉时在床上打把式。
      梁冬:把式。
      徐文兵:打把式是什么啊?北京话管这练武的人叫打把式。就是铺一块地儿,啊,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
      梁冬:呵,对对对,呵呵呵呵呵。
      徐文兵:这就开始练起来了。这孩子啊往床上一睡,睡着以后打把式,就在床上翻来滚去,这是另外一种梦中多动。一看这种人是什么,营养过盛,肝气肝血太旺。不能吃鸡了啊,红叶老师也是……
      梁冬:坚决的反鸡者。
      徐文兵:他因为治好多这个小孩子病还有妇科病。好多女性不是不来例假,是例假老提前,甚至一个月来两次例假。
      梁冬:哇啊哈哈。
      徐文兵:一看这都是什么啊,肝气肝血太旺了。你这儿还天天一只老母鸡,半只鸡,还吃烤鸡,还再加上麻辣……
      梁冬:炸鸡。
      徐文兵:麻辣鸡丁,宫堡鸡丁,还加上辣的,这整个你说是什么,无知还是无觉。
      梁冬:所以就像我这样最近一段时间有点倦怠的人吃点鸡还是好的。
      徐文兵:兴奋一下。还有什么,早醒。现在流行一种失眠病,不是睡不着,而是睡到两三点钟以后,睁开眼睛,满脑子破事儿,然后就怎么也睡不回去。你像这种人一看啊,就不能吃鸡肉,对吧。谁早醒,鸡早醒嘛。鸡叫头遍了,鸡叫二遍了。一看就是鸡肉吃多了,余毒未清,所以早早就睁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
      梁冬:那除了鸡以外,其他的像,各种雀类,斑鸠啊、鸱鸪???啊,这算不算也算鸡类呢?
      徐文兵:唉,你这就是举一反三了,触类旁通。所有的飞禽……
      梁冬:都算鸡类。
      徐文兵:全是鸡。除了水禽啊,除了粘水的鸭子、天鹅,啊这个大雁。所有的飞禽,不沾水的(都算鸡类)。你看我们说鸡一落水叫落汤鸡嘛,你看它不舒服,我们看着还可怜,天上飞的。所以,最厉害的,个头越小。
      梁冬:麻雀。
      徐文兵:麻雀,古代人用麻雀来壮阳的,鼓舞的是什么?
      梁冬:有一次我去广西桂林,看到烧烤,一串里边八只麻雀……那得多猛啊,还粘上辣椒面。
      徐文兵:猛,猛到流鼻血,它是补肝血的。
      梁冬:补肝血的哈。为什么越小的越猛呢?
      徐文兵: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看我们中医有个认识,我们看东西不看它个头。一个傻大个挺大,一肚子草包,没用。我们吃五谷里边最有营养价值的……
      梁冬:小米。
      徐文兵:小米,你看那么点儿一个东西,包含那么多信息和能量,能长出那么大一植物来,我们就认为这个浓缩的都是精华。?
      梁冬:继续回来,仍然和徐文兵老师在一起,刚才讲到,这个鸡啊,分成两种,或者这个禽类,沾水的不沾水的,不沾水的是那个比较亢奋的,沾水的鸭子就比较~~
      徐文兵:就偏寒了!
      梁冬:偏寒了是吧?
      徐文兵:对,鸭肉就偏寒了!
      梁冬:所以炖水鸭就和炖鸡就不一样。
      徐文兵:所以你炖鸭汤是滋阴的。
      梁冬:嗯~~
      徐文兵:炖鸡汤是补肝血,有点壮阳气的作用。你看我们现在上餐桌的鹌鹑、麻雀、鸽子、鸡这都是属于飞禽类,都属于是能先鼓舞肝气,然后呢木生火。以后我们会讲到,南方朱雀。它把这种过分亢烈的补肝气以后造成的那个火就归到心了。所以,我治一些抑郁症的(病人),觉得活着没意思的时候,怎么办?
      梁冬:去南方晒晒。
      徐文兵:呵~去南方,诶!抑郁症的人怕去北方啊,冬天凉了他就不舒服了。到了南方好一点,另外呢像那种没有邪气的人,就是没有淤血痰浊的人,你就到时候该给他用这些血肉有情之品,你就会建议他炖点鸡,或者是炖点麻雀,或者鸽子、鹌鹑。他原来觉着生活没意思,吃完这个先补肝血,再补心血,就觉得看天又蓝了,看水又绿了。
      梁冬:看女孩又漂亮了。
      徐文兵:哎,早晨又听见鸟叫了,其实那鸟天天都叫。他听不见!
      其味酸,其类草木,其畜鸡,其谷麦,其应四时,上为岁星,是以春气在头也,其音角,其数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臭臊。
      梁冬:“其畜鸡,其谷麦”。现在很多年青朋友五谷不分,这个麦和……到底有哪五谷啊?
      徐文兵:呵呵~~~我们都要讲!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不要着急,我们先讲“谷”,所谓“谷”呢是指植物的种子。我们都知道,神农氏尝百草,尝百草首先是尝出了可供我们经常食用的五谷。所以《黄帝内经》的理论叫“五谷为养”。先说毒药攻邪,用药有邪气才用没有邪气不要用!五谷为养,那么五谷又对应五脏,如果你五脏功能有不同的缺损或者病害的时候,你应该选择它应的或者和的那个谷去吃,你想让你的肝气充盈旺盛,让这个眼睛明亮的话,你最应该吃的五谷就是麦子。
      梁冬:就是馒头喽。
      徐文兵:呵呵,就是白面。麦子磨成粉,就叫面粉,就白面。为什么是麦子呢?首先,麦子是五谷里面返青最早的。它什么时候播种,麦子?
      梁冬:这个你问倒我了。
      徐文兵:嗯,麦子什么时候播种!
      梁冬:冬天?
      徐文兵:冬天!
      梁冬:对冬小麦吗!
      徐文兵:哎~~~~~麦子是冬天播种的!
      梁冬:怪不得。
      徐文兵:然后到春天他第一个返青,它收割什么时候?
      梁冬:嗯~~收割应该是春夏之交的时候就该收割了吧。冬小(麦)。
      徐文兵:夏天收割!
      梁冬:对啊。
      徐文兵:所以,一吃新麦,夏天~~中国南北不一样啊!你像我们老家山西大同那儿的,一般到阳历这个八月份才收割。可是从南到北,从安徽啊河南,你看着好多人都开着收割机么,就沿着那个南往北走,一路收割下来。它是夏天熟,所以这个为什么说它是麦呢?首先它返青最早,东方色青,入于肝。另外还有一个特点,你知道针尖对麦芒么?
      梁冬:听说过。
      徐文兵:这个麦芒啊特别尖锐,这个生发的力量特别强的植物啊,一般都带点刺儿!你看我们中药里面用皂角刺,你看我们用的玫瑰花,也是疏肝的——就是疏通肝血——也带刺儿。所以这个麦芒也带刺儿,所以肝气虚,肝血弱的人,一定要吃麦子,多吃白面。换句话说,如果您肝气肝血都挺足的,甚至有点肝火旺,您这时候再吃白面,就是火上浇油!吃毒药。我亲手治一个就是肝硬化腹水的一个病人,孩子孝敬啊,整天给老娘做这个最好的这个白面,这个以前人做麦子,中国人吃饭,特别是道家吃麦子,吃的叫全麦饭,就相当于俄国人吃的黑面包,他不把麦子表皮那个麸皮去掉,一块儿磨的。任何植物种子它那个表皮啊都对它的种子有一种相反相成的作用。我讲过,比如吃荔枝,吃荔枝肉,吃得上火了,发烧了,鼻子出血了,怎么办啊?把那荔枝壳一煮水,一喝,立刻就好了。所以,你吃全麦饭是一个阴阳和合的。
      梁冬:对,一颗麦子就已经是一个阴阳嘛。
      徐文兵:哎。一颗麦子它本身,老天做好了,阴阳是平衡的。我们现在怎么做呢?非要吃白面,非要把人那黄了吧唧那个皮,为了好看,剥掉。另外呢,为了吃这个白面筋道,就留下什么胚乳啊、胚芽啊,反正把一活活一个好麦子就给肢解了。肢解成几部分,结果号称是把所谓最有营养的那部分给人吃,其实就是把最毒的那部分给人吃,为什么说它最毒呢?它没有其它制约了,它鼓舞肝气肝血的能量特别大。所以越吃这种精米白面,结果什么,人病得越厉害。所以我建议大家还是去吃点那种蒸出来看着颜色不是太白的,啊,黄不唧唧,或者甚至有点黑的,或者亲自去自己磨点麦子。
      梁冬:嘶,到哪去买这种全麦呢?
      徐文兵:农村有,你要是跟那个农贸市场人那订做也有,我觉现代人,中国人是富了,就是有钱了,下一步该往贵上走了。贵就是什么,讲品味了,所以说,我们,你看,带着那个全麦磨出来的面……今年夏天,我一个朋友,给我送了一袋面,我就着这袋面,我就揪点面片儿,山西人不是爱吃面嘛。为什么揪面片呢?这种带着麸皮的麦啊,它的粘合性不是太好,是吧。我们都学过那个生物课,说这个面粉,你,首先拿水洗,淀粉去了,最后剩下什么,面筋。这个面筋是筋道,有粘合性,所以带麸皮它不好擀成特细的面,所以我揪点面片吃。可是那碗面片汤煮出来,是带着麦香的。你问问现在的人还吃过带着麦香的饭没有?
      梁冬:哎呀,改天到你们那去吃去。
      徐文兵:结果现在,除了这个以外,更可恶的是什么,这帮家伙啊,无良的商贩为了让面粉增重,为了让面粉显得白,在里面加东西。加那东西,说出来,都让你觉得可怕。
      梁冬:滑石粉,增白剂,漂白剂。
      徐文兵:对。所以,最后我们现在吃的东西,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在吃什么啊!举个例子,原来说咱们吃西瓜,什么感觉?
      梁冬:嘶,就是很清甜的,对不对。
      徐文兵:吃西瓜首先说,它味道,另外,吃完以后,啥反应?
      梁冬:利尿吧,对不对?
      徐文兵:一泡一泡地撒尿。现在你吃西瓜,不利尿了,出汗。
      梁冬:什么原因呢?
      徐文兵:加东西了。它肯定加了那不是往下走的东西,是往上窜的。
      梁冬:所以它(长得)快,(瓤)还红。
      徐文兵:我就发现现在西瓜吃完了,不利尿了,反而让人发汗了。所以我们吃的东西已经太多的伪,太多的人为。而且你人为顺应自然也算好啊,他非要跟天地拗着去干。“其谷麦”。所以我刚才说我治那个肝硬化腹水那个病人,她本身出现了黄疸,一看就肝经啊,有了这种毒热,伸出舌头也是血红的,孩子还特孝敬,给吃的这个精米白面,后来我就让她不要吃小麦了,我说你妈这个病啊,绝对不能再火上浇油了,你妈这个病肯定已经是——肝是木嘛——已经是朽木、枯木,再浇上油,再烧上火,肯定坚持不了几天。后来我让她吃什么,荞麦。
      梁冬:荞麦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徐文兵:荞麦的性质正好跟这个我们吃这个麦子相反,荞麦是寒性的,它能够清解热毒。所以我让他就做这个荞麦饭给她吃,另外呢,把这个荞麦啊拿温水和好了,荞麦面粉,然后就贴在他母亲这个肝区。就是湿的吧,就是和一团面,湿面,贴到肝区,然后干了以后,再揭下来,干了以后,再揭下来。现在这老太太还活着呢。就是把肝里那个热毒给解掉了。
      梁冬:真伟大呀。
      徐文兵:否则,你再那么吃,就活活把人吃死。而且吃死还以你孝敬你妈的名义把她吃死了。我多大一个孝子,我那么孝敬我妈。
      梁冬:所以,道德这种事情啊,或者孝敬这种事情啊~
      徐文兵:一定要符合天道。
      梁冬:对。就是说呢,不懂天道,你做这个事情,其实反而有时会适得其反。天地不仁嘛,它自有它自己的规律,无所谓好坏,你合乎天道,你就是好,不合乎就是坏,是吧?
      徐文兵:所以古代有句话,就是说,“为人父母者不知医为不慈,为人子女者不知医为不孝”。
      梁冬:好。“其谷麦,其应四时,上为岁星”。
      徐文兵:就是谈到它应和四季的话呢,首先,它对应着那个岁星。这个岁星其实就是我们说的木星。古人给它起个名字叫岁星。所以古代天文学记载的时候,说岁在什么什么方位,那个岁在哪儿,就是指木星。古人那个感应啊,用心去体会宇宙自然,他能体会到这个木星的运行的方位角度对地球上的生物的影响。
      梁冬:根据万有引力,肯定是这样的嘛。
      徐文兵:除了日月以外,其它的五大行星对人,对地球上的生物都有影响,所以人的肝病和这个木星的变化是有直接联系的。
      梁冬:所以传说中,这个诸葛孔明夜观天象。啊,有意思。是吧。
      徐文兵:有意思。对。
      梁冬:“是以春气在头也”。
      徐文兵:这个,这又应了我们上次说那话,春天容易得病,病在颈项。春病在头,春气生发的时候,很多人肝气肝血就鼓舞起来往上走。这时候呢,人会出现偏头疼,剧烈头疼。有的人会出现脑出血或脑溢血这些病,有的人会出现眼睛的红肿热疼,有些人还会出现一些什么不由自主的眼皮跳或者惊厥啊、抽搐。这都是应着春气呢。
      梁冬:所以说如果你已经有头疼的这种情况了,还被派去上海出差,
      你应该……
      徐文兵:还要被喝酒,
      梁冬:还要被喝酒。
      徐文兵:还要被劝酒。
      梁冬:对,还要吃鸡肉。
      徐文兵:还要吃鸡肉。
      梁冬:拿馒头就着。
      梁冬:简直是摸着电门跳楼嘛!
      双重死法。
      徐文兵:对。双重死法。
      梁冬:哈哈,好。“是以春气在头也,其音角”。我们知道这个“宫商角徵羽”是吧?
      徐文兵:对。
      梁冬:角。
      徐文兵:古代叫五音,就是当你用什么乐器奏出这个调子的时候,会引起你肝胆系统的一个共鸣。
      梁冬:那这个“角”到底是dao、re、mi、fa、so的什么音呢?稍微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呢,和徐文兵老师一起学习。刚才讲到“宫、商、角、徵、羽”是不同的音啊,徐老师也特别讲到了是不同的音呢是鼓舞不同的部位的。
      那到底这个“角”音是鼓舞哪里呢?
      徐文兵:首先啊,我们说,“吹响了战斗的号角”,就是我们进攻的时候,吹的什么呀——号角——其实就是动物格斗用的那个犄角。我们人没有犄角,但我们有什么?
      梁冬:指甲?
      徐文兵:有指甲,爪甲。我刚才说那人,小孩子多动症咬指头呢,是吧?这个女人打架,挠人也是用指甲。所以攻击的时候,生发的时候,吹的这个音,我们叫“号角”。真正这个“角、徵、宫、商、羽”应该念“角(jué)”,角jué、徵zhǐ、宫gōng、商shāng、羽yǔ,它对应的是我们dao、re、mi、fa里面就没有那个fa,啊,它对应的那个音。因为我这个音乐细胞确实……
      梁冬:我查了一下,徐老师。
      徐文兵:对应什么?
      梁冬:mi。
      徐文兵:对应mi哟。
      梁冬:3。
      徐文兵:噢,对应3,我现在念dao、re、mi、fa、so、la、xi就还念1234567,
      你要问我3发什么音,我还要数dao、re、mi……
      梁冬:mi,“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mi,呵呵……
      徐文兵:呵呵,咪咪躺在妈妈的怀里,哦,mi。
      梁冬:所以呢,就是说,mi这个音呢,可能就是有利于这个肝胆之气生发。
      徐文兵:生发。
      梁冬:那我们的录音师小朋友呢,刚好找到了一些这样对应的音乐,和大家一起分享。
      (插播木行歌曲《欢乐歌》。)
      梁冬:所以你要是最近情绪很郁闷的话,就多听以mi为主的(音乐)。
      徐文兵:对,这是一门专门的理论,以后我们再研究一下,可以跟大家说。啊,就是发出这个调。我知道的,比如说我们吃饭的时候,要讲脾胃,脾胃对的调叫“宫”调,它专门古代有一套系统就是干什么事的时候奏什么乐,这叫“应”,但是呢,又怕应得太过了,你这是冲啊、杀啊,之后还有个什么?鸣金收兵。鸣金收兵就是对应肺的那个秋天那个气——收敛、肃杀之气,所以这是我们古人把它对应的音乐。中医有个学问叫望闻问切,其中一个“闻”,就听这个人说话,什么音多,什么音少,然后就判断这个的脏腑的虚实寒热,这是一门学问,很大的学问,但是,现在濒临失传,或者是,我不敢说已经失传,我知道很多人知道。我知道的一些大夫,他不像我必须得见人号脉呀,望闻问切,人家就是打电话,比如说梁冬有什么病,你打电话,听你说一段话,然后方子就开出来了,他靠什么?闻,就听你的说话的语音、语调、包括这个语气,甚至是从你说话的一些内容(来判断)。祥林嫂一来说全是抱怨,啊,我们家阿毛活着的话还这么大了……一看这人心气极虚,这是一门功夫。还有人呢,诊断是一个功夫,还有就治疗是一个功夫,你有什么病,我就建议你听一些什么样的音乐。但后世,其实到孔子那会儿这个音律已经乱了,全变成了靡靡之音了,亡国之音,所以那个古人说,一听这个国家奏的乐就知道这个国家要完蛋。
      梁冬:人民正在……
      徐文兵:就亡国之音,“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梁冬:后庭花,哇……是的,刚才讲到这个和东方或者木相对应的音乐是mi,也是角,宫商角徵羽的角。那它有一个数字,“其数八”?
      徐文兵:《上古天真论》我们讲了,“和于术数”。
      梁冬:“法于阴阳,和于术数”。
      徐文兵:诶,他就说了,哪个数对你好,哪个数对你不好,所谓“和于术数”就是说,当我肝气太旺的时候,那我就找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克肝的,我去中和它一下,平衡它。当肝气弱的时候我去找我那个生发肝的那个肾水,那个数去鼓舞我一下。这叫“和”,是吧。“同”的意思就是说我肝气本来就一般,那我就用点儿这个数鼓舞一下我的肝气。这叫数,古人是把象和数对应的。这个象就是我们说的那个不带“亻”那个象。用心去感应这个数是跟东南西北那些植物和动物,哪些能产生共鸣。这是一个极端抽象的学问,就是说你凭什么说这个数对应呢。这个术数学问是出自哪儿?出自伏羲。有个古代典故叫《河图》《洛书》。
      梁冬:说的就是这个东西?
      徐文兵:说的就是这个东西。所以其数八是河图,《河图》正好咱们俩一块来的时候我看你拿的那本书,上面有黑点,有白点。它就代表了河图。它就把什么,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平均分配。东方,甲乙木对应的数是什么:八。
      梁冬:还有呢?
      徐文兵:还有一个数:三。
      梁冬:这个我记得住。为什么?
      徐文兵:哈哈,尾号限行。
      梁冬:现在尾号限行,限得很对嘛。尾号是三和八的朋友呢,其实呢整个的格局是属木的。
      徐文兵:你看你那本书上,它有那个黑点和白点。就加个什么,三五。其实这是河图的学问。待会儿我们会讲其它的对应的那些数。还有基本上就是东边:三八。对三八。
      梁冬:其数八。
      徐文兵:所说这个,我们简单说一下,就是东方,就是河图上画的这个符号它可能是根据星象定下来的。就是三和八在东面,然后呢南面是二和七,然后呢,西边是九和四,然后呢,北边是六和一,中间是五和零。它不是画的是零,它画的是十。你数数你中间的那个点就是十个。这就是河图传下来的我们把这个数和这个象或者是五行归类归到起来的。所以说肝气弱的人多用三八,肝火和肝气太旺的人最好就不用这个数或者用克它的肺经的那个数:九和四来平和自己一下。
      梁冬:或者用他生发的那个把它泻掉呢?这样可不可以呢?最好不要?
      徐文兵:最好不要。这也是一个方法,就是我们说实则泻其子,虚则补其母。这在五行理论里面有。我们简单说呢就是:第一,肝气肝火太旺的人不要用这个数。这就是我们讲的对应的。
      梁冬:我觉得您讲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啊,其实呢带出来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叫全息宇宙理论。
      徐文兵:对对对,中国人从来就把它看为一体的。
      梁冬:对,东方和什么时间、和什么数字、什么颜色什么的、它全都是一体的。
      徐文兵:对!
      梁冬:后面就是同气。
      徐文兵:同气就是同……我们讲的这一系列,鸡啊,草木啊,麦子啊,这都是一系列的,就是说一旦三和八鼓舞起来,这些一类的东西都起来,一下就是弱了(都弱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都是一类的。
      梁冬:所以讲到其数八,是以知病之在筋也,其chòu臊还是其xiǜ臊啊?
      徐文兵:xiǜ。
      梁冬:xiǜ啊。其致病在筋,我们这个大概知道,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肝出现问题的话呢,可以看筋。
      徐文兵:对,肝主筋。就是我们讲,以前讲过很多次了不重复了。肌腱,就是那个连接附着这个肌肉在骨骼上的那个肌腱,韧带,这都属于筋;包括我们神经的那个纤维,都属于筋。所以肝气太过的话,筋就老在动,不由自主在抽搐,或者多动。肝气虚的话,筋不能动。甚至要(是)宗筋呢,就是阳痿。宗,祖宗的宗。宗筋,繁殖后代的那根筋,代指男性性功能,这都是筋。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以前讲过很多,这就是筋一类的。我也劝大家,今儿还有一个人问我说我们孩子近视眼儿,能不能……其实近视眼也是屈光不正,其实也是那个筋出了问题。可以就是……
      梁冬:可以调肝呐。
      徐文兵:嗳,可以调一下肝。
      梁冬:其致病在筋,其臭臊,什么意思?
      徐文兵:臭是指气味,这个“臭” (xiǜ)呢,就是我们自大一点就是“臭” (chòu),臭味相投的那个臭。这个臭呢有两个发音,一个是xiǜ,就是人能够闻到这个味道,嗅觉嗅觉就是一个口字加一个那个臭,就是嗅。就是我们知道了它舌头上尝的那个味儿,就叫什么?酸苦甘辛咸。我们还有一个鼻子要闻到的味儿,它也会影响到我们内在的脏腑。这个臊,我们这个两个版本,黄帝内经还有一篇,在这儿写的,包括那个吕氏春秋和淮南子写的是膻。膻和臊,什么意思啊?知道臊狐狸吗?其实就是人狐臭,有人有狐臭,有味道。
      梁冬:哦,就这个味道吗?
      徐文兵:吃肉吃多了,肉毒太重的人有这个味道。我们说有的地方有这个尿臊味,就是排出去那种肉毒和热毒,也是这个味道。但我更倾向于把它认为“其臭膻”,为什么?我们知道吃草的这些牛羊,包括骆驼,肉都有一种什么味?
      梁冬:膻味?
      徐文兵:膻味!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吃草的它就这样!你看吃肉的动物,老虎啊狮子啊这些猫啊,它身上带一种臊味。
      梁冬:臊和膻还是不一样?
      徐文兵:不一样!因为木生火嘛,你吃草木多了,身上带着膻味。然后呢你吃草木的这些动物呢牛啊羊又被老虎吃了,它就木生火,变成一种臊味。所以我更倾向于呢把它归到两个,一个是膻味,一个是臊味。现代人吃肉呢,就是很多人吃羊肉不愿意吃这种膻味,他不喜欢那个膻味他怎么办?他就吃羊羔肉,羊羔还没来得及吃草。
      梁冬:还吃奶呢。
      徐文兵:还吃奶呢,所以吃羊羔肉没有膻味,吃出来的是臊味,它还等于还是个肉食动物,还没吃草。所以真正补益人的肝胆的还是有点膻味的那个肉。
      梁冬:太有意思了,今天晚上吃个带膻味的羊肉串。“其臭臊”。
      徐文兵:嗯,臊。
      梁冬:臊!今天呢时间呢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小时,如果每一次上课都是那么愉快的话,其实我年轻的时候可能会更加享受课堂的生活,是吧?好,感谢徐老师今天和我们一起学习,谢谢!
      徐文兵:再见!

    本文标签: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2期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luobaoke.com/ketang/158.html



    上一篇:【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1期

    下一篇:【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3期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 首页 | 秘方治疗便秘| 阳痿早泄原因| 阳痿早泄危害| 治疗阳痿早泄|

    友情链接: 罗大夫博客 罗大夫百科 贴吧

    ICP备案: Copyright © 2002-2017 LUODAIFU 版权所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