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 站内搜索| xml
  • 网站首页
  • 罗大夫介绍
  • 关于便秘
  • 阳痿早泄
  • 治疗案例
  • 网站动态
  • 养生课堂
  • 联系大夫
  • 【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6期
    发布:罗大夫    时间:2019-05-19 14:11
    经文: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开窍于鼻,藏精于肺,故病在背,其味辛,其类金,其畜马,其谷稻,其应四时,上为太白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其数九,其臭腥。
    【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6期

    金匮真言论第16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冬,依然是请教于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你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是的,《素问·金匮真言论篇第四》。上一期的时候呢,我们讲到了“中央黄色”,一直讲到了“其数五,其臭香”。有没有补充的呢?
      徐文兵:没有了。
      梁冬:好,那今天呢,我们开始讲“西方白色,入通于肺……”
      徐文兵:嗯。
      梁冬:白色?
      徐文兵:呵呵!
      梁冬:很奇怪哟!
      徐文兵:东南西北中发白,呵呵!
      梁冬:白板,呵呵!“西方白色”,怎么解释这个事儿?
      徐文兵:把“中”定了以后,我们就知道,我们说的西方指哪儿。啊,“中”是指我们说的中原地区。西方呢,就是以中原地区往西,相当于现在甘肃呀,西域,新疆、青海这一带。
      梁冬:那您说,美国,算西方还算东方?
      徐文兵:当然算西方了。就是按咱们这个地球是圆的来讲,你以谁为坐标?他在你的哪个方向?而且还是走多远?我们就把朝鲜……朝鲜为什么叫“朝鲜”?
      梁冬:“朝”,就是朝(zhāo)嘛。
      徐文兵:朝(zhāo)日新鲜。
      梁冬:对呀!
      徐文兵:所以就管它叫“朝鲜”,意思它在我们的东面。叫日本——日本呢,据说考证它的名字的来源嘛,就是唐朝的时候,就是唐朝的皇帝说,“啊,你们是从日出的地方来的人。”就是太阳从那儿升起。这个“本”呢是树干,不是根。啊,也是在我们的东边。这就是我们的定位。西方人把我们叫什么?远东,是吧?他们也承认自己在西方。西方白色,西方人都是白色的,白色人种。
      梁冬:所以西方人结婚就要穿白婚纱,中国人就不能穿白婚纱!
      徐文兵:中国人穿那个当丧服。啊,现在都乱了!
      梁冬:还送白玫瑰,哇!
      徐文兵:哈哈!
      梁冬:哈哈!
      徐文兵:诶,有白玫瑰吗?
      梁冬:肯定有啊!
      徐文兵:真有?
      梁冬:真有,连紫玫瑰都有,更何况白玫瑰呢?
      徐文兵:我就听说过“蓝色妖姬”,这都是人为作伪的东西。就说以中原地区为中的话呢,中原地区的西边呢,我们定为西方。西方的主要的颜色,跟它能产生和谐共振的,就是共鸣的那个颜色,是白色。
      梁冬:就光谱它可能也是有那个波长的?
      徐文兵:对,有波长,振动频率不一样。啊,我们经常说,“东方青龙”,西方就是“白虎”。
      梁冬:西白虎嘛。
      徐文兵:啊,西白虎。而这个“青龙”、“白虎”又跟星象有关系。二月二,龙抬头的时候,是指东方那个星,就代表青龙的那个星座,它刚刚露头儿。所以,西方那个白虎呢,也是指的星象。你到故宫参观的时候,你进到正门,我们从午门,啊,进去以后,它左边,左青龙,右白虎,后面叫“玄武”。
      梁冬:对。
      徐文兵:“玄武门”呢……你看,西安不是有个“玄武门兵变”嘛。
      梁冬:对。
      徐文兵:就是李世民“篡党夺权”,把俩哥哥杀了,自个儿当皇帝,叫玄武门兵变。这个故宫呢,原来也叫——它北边那个门——也叫玄武门。可后来因为康熙避讳——康熙不是叫玄烨嘛——避讳他那个“玄”字,就改成了叫“神武门”。这个“玄”和“神”,和“空”,和“黑”,都是一个意思。这就是故宫那个布局完全是按我们……
      梁冬:现在叫“故宫北门”。
      徐文兵:诶,故宫北!也叫,也叫神武门。
      梁冬:呵呵,是吗?
      徐文兵:神武门经常要搞一些展览,还叫神武门。在神武门往北一看,就是景山嘛,再往西北看,就是北海,就是这么一个方位。所以这个“白色”呢,我们把它对应到“西方”,它能感染,能收受,或者是呼应到我们内在哪个脏腑呢——就是内在我们的那个肺这个系统,叫“入通于肺”。
      梁冬:就是如果人的肺不好的话,就是……
      徐文兵:往西走。
      梁冬:往西走,穿白色的衣服?
      徐文兵:诶,穿白色的衣服。
      梁冬:“开窍于鼻,藏精于肺,故病在背……”
      徐文兵:“开窍于鼻”,就说,你看不到它的肺,那么,肺连通外界,跟天气、外界沟通的那个窍道……肝是木。心,我们上期讲了,书上说是舌,其实是咽喉。
      梁冬:对。
      徐文兵:从脾胃来讲呢,我们指的口,就是口腔。从肺来讲呢,就是连通的人的鼻子。啊,“开窍于鼻”,也就是说,肺有毛病,会体现在鼻子上。鼻子如果吸入了一些不干不净,或者是六淫的邪气,会先伤鼻,后伤肺。
      梁冬:所以很多人感冒,比如说,流鼻涕呀,这些……
      徐文兵:感冒早期症状就是鼻塞,啊,鼻子突然不通气了。有的人表现是轮流的——啊,一会儿左鼻孔不通气,一会儿,右鼻孔不通气。
      梁冬:我以前就曾经问过这些问题,诶,这为什么它会……
      徐文兵:人是交替工作、交替休息的,鼻孔也是这样。不是说,两个“人”同时开放。
      梁冬:那平常我们鼻子没堵的时候,也是一边一个?
      徐文兵:也是一边强,一边弱。你试试把某个鼻孔堵住以后,你再呼吸就有点费劲。诶,打开那个鼻孔的时候,就有点顺畅。它是开,这就是我们说,人的身体变化,对应的时间,它有个交替,它换班、轮岗的。所以,这个人感冒之后呢,首先表现的就是鼻子出问题,有的人鼻子痒、打喷嚏,有的人流清鼻涕,啊,流清水。
      梁冬:有些时候,我会鼻头会很痒,突然,那是什么意思呢?
      徐文兵:呵呵,鼻头很痒——过敏了!
      梁冬:过敏了,哈。
      徐文兵:啊。但是它的根儿在哪儿呢?就是它的物质基础在哪儿?“藏精于肺”。“木”的“眼睛”,“藏精于肝”。啊,这个口腔是“藏精于脾”。就是它内在的根据地,是在肺。
      梁冬:这个,有些时候,古代面相书啊,说这个人的鼻根高呢,啊,是比较好一点的,是吧?
      徐文兵:嗯。
      梁冬:通天地之气。但是,从您的角度来看,就是说,从中医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什么?这一个鼻梁比较高的话?
      徐文兵:中国人重视“形”的意义之上,我们更重视它的“气”。就说,形状大小,就说这个长得什么样儿,不重要,它这个功能更重要。有人鼻子、鼻孔很大,未必他就呼吸顺畅。有的人鼻孔不大,未必就,整天就堵鼻子。所以,这个,我们要重视它的形和气的这么一个关系。所谓有形(无气),就说,这个人来上班了,人到了,但是他干活吗?如果他在那儿整天想家里那些事儿,或者……
      梁冬:QQ嘛。
      徐文兵:诶,QQ,然后,或者说炒股票啊,这叫有形无气——人来了,功能没发挥。所以这个鼻根呢,高啊,或者啊,鼻孔大小啊,或者这些事情,有它的影响力,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它的功能。
      梁冬:噢。
      徐文兵:所以相书也好,相面也好,相人也好,或者看风水也好,真正的高手是看它的功能。
      梁冬:看神。
      徐文兵:看它背后那个神气或者神韵,而不是看它那个形。现在人都是拿肉眼凡胎看形:啊,一看这个地儿不错,这条山“青龙”,那条“白虎”,前面还叉一条河,后面怎么怎么着……这都是瞎扯——千百年来没地震,那个形没变,为什么风水会变?所以背后那个能量更重要!
      梁冬:啊,有道理!
      广告片花……
      梁冬:“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开窍于鼻,藏精于肺……”这,我们看到它每一“脏”里边都有说,“藏精于脾”呀,“藏精于心”呀,所谓“藏精于肺”,怎么解释这句话呢?
      徐文兵:就是,我们说到脏腑叫——“六腑”是“传化物而不藏”,“五脏”是什么?
      梁冬:就是封藏。
      徐文兵:“藏精气而不泄也”。
      梁冬:五脏嘛,藏也,任务是藏嘛,对吧?
      徐文兵:就是藏精气而不泄也。所以大家记住,“藏”和“脏”,它是一个字,就是把我们最宝贵的东西封藏在里面。
      梁冬:嗯,“藏精于肺,故病在背”?
      徐文兵:为什么病在背?
      梁冬:就说,肺出现问题的话呢,会在背上体现出来?故病在背——刚才说这个“西方白色,入通于肺,开窍于鼻,藏精于肺,故病在背”。
      徐文兵:诶,我讲站立姿势的时候说过,我们后背有两个肩胛骨。
      梁冬:对。
      徐文兵:肩胛骨应该是平的,或者是圆的,把这个后背盖住,罩住。现在人们老是挺胸抬头,把自己变成半个鸡胸——啊,胸挺出来,然后后背凹进去,肩胛骨翘起来。这时候呢,人特别容易得肺系的疾病,为什么呢?后背那儿,就是平第二胸椎那个棘突下旁开一点五寸,那个穴位叫“肺俞”,就是肺的气从那儿输到体表。肺俞边上再旁开一点五寸,就在那个肩胛骨边儿上,就当肩胛骨翘起来,是第二膀胱经的经过的路线,就肺俞边上那个穴,就是我们说的那个“魄户”,就魂魄的“魄”,就是“肺藏魄”。我们经常说,“要练出一个健强的体魄”,这个“魄”呢,就是当你睡觉了以后,“魂”休息了,“魄”还在工作。最大一个体现你知道是什么?
      梁冬:是什么?
      徐文兵:就人还在呼吸呀。
      梁冬:对呀。
      徐文兵:但是如果一个人肺受伤以后,这个“魄”就受影响。所以很多人在睡觉中就会被憋睡,会打呼噜……
      梁冬:啊,这都是魄的问题吗?
      徐文兵:就“魄”的问题。
      梁冬:我还以为是这个喉咙或者是那个里面那个……
      徐文兵:那你说喉咙谁控制它?为什么你那个小舌头白天它不堵你,到晚上堵你?
      梁冬:对呀?
      徐文兵:是不是?那就是控制它背后那个气有问题。控制背后那个气的又是什么?
      梁冬:是肺?
      徐文兵:就是“魄”。
      梁冬:噢。
      徐文兵:我们讲“魂魄”,是吧?白天叫“神”,到了晚上,分两拔儿,一拔儿休息叫“魂”,藏在肝里面。还有一个还在继续工作,最主要那个,你还在呼吸,那个就是“魄”。所以这个背呀,受伤以后呢,一个,肺俞,气会沿着这个肺俞伤害到你的肺里面。然后你那个魄户,会……本来是关着挺好的,你给它打开,伤到你的体魄。这个肺俞上面啊,就是肺俞是平的第三胸椎棘突下,第二胸椎棘突下那个门,肺俞上面有个穴叫“风门”。
      梁冬:嗯。
      徐文兵:就是你老这么站着的话,这个风啊,又从这个穴位进去了,这人啊,就开始什么——过敏——就开始出现皮肤发痒,然后就咳,我说是咳,不是嗽啊。
      梁冬:咳和嗽有什么区别呀?
      徐文兵:这个人呀,把那个气管里边的这种痰液、粘液排出来,这叫咳。你把胃里面,食道里面粘液排出来,叫嗽。
      梁冬:吥(做嗽状)。
      徐文兵:所以咳是肺有问题,嗽是什么呀?
      梁冬:脾胃有问题?
      徐文兵:脾胃有,确切说是胃有问题。所以好多人找我看病说,“徐大夫,我咳嗽好长时间了。”我说:“你是咳呢?还是嗽呢?”不一样!
      梁冬:所以呀,没法儿来找您看病,讲不清楚,哈哈!
      徐文兵:哈哈,有法来讲,你说不清楚,我能给你弄清楚呀!
      梁冬:呵呵,“故病在背”。诶,所以那些女青年搞,老是搞那个露背装,是吧?
      徐文兵:啊,露背装,还耸一个特别性感的……
      梁冬:肩胛骨。
      徐文兵:肩胛骨,翘翘的,啊,这个,穿个晚礼服,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整个上上半身全露了,很容易伤到肺。
      梁冬:“其味辛”。“辛”和“辣”又不一样,对不对?
      徐文兵:“辛”我讲了,它是一个发散的感觉。再往回捯一点儿。
      梁冬:捯一点,捯一点。
      徐文兵:这个背……
      梁冬:“故病在背”。
      徐文兵:好多人出现了这个,这个肩背的一些问题,或者是症状。啊,现在包括这个伏案工作的人,是吧?就是出现了这种颈肩综合征啊,或者是动不动这个肩背就疼啊,这些其实你从根儿上捯,就是伤到了肺,和你吸入了很多冷的空气也有关系。那么已经吸入了这种风和寒,或者湿气,怎么办?我们说,应该把它散出来。
      梁冬:啊,那怎么散呢?
      徐文兵:“其味辛”——吃一些有辛辣、辛热、辛温,或者辛凉的药,把进去的这个气,给它散出来。这个受风以后的人的感觉就是痒。啊,风啊,“善行数变”,在身体里面四处游走,人会出现痒,这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过敏。
      梁冬:我以前请教过不同的老师啊,这个痒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徐文兵:痒——“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痒是一种主观感觉,但是,又达不到那种疼和痛的感觉,是一种撩拨的感觉——拿个小羽毛撩拨你,这叫痒。其实就是一种轻度的风袭。
      梁冬:噢,轻度的风袭。那你刚刚说了,“其味辛”啊,那什么东西是辛的呢?
      徐文兵:薄荷、肉桂、麻黄、细辛。
      梁冬:啊,或是“麻黄附子细辛汤”?
      徐文兵:对。
      梁冬:这个伤寒里面很著名的嘛。
      徐文兵:这本身就是辛味的,啊,“麻黄附子细辛汤”,治少阴病,“但欲寐”——一天到晚就是迷迷糊糊,没精打采醒不来,“麻黄附子细辛汤主之”,啊,所以用辛味的药。辛味的药它有一种宣散的作用。中医方子里面有很多治疗这种受风感冒的,风热呀,风寒的药,用的都是辛温,或者清凉解表的药,都有一个从里透达皮毛的这么一个效果。我以前讲过,肺主呼吸、主人的皮毛,皮表也是有呼吸功能的。就是把它散出去就是腠理开放,把邪气赶走,要吃辛味的。
      梁冬:所以,理论来说,有些人把那个鼻子堵住了还不呼吸,他也能够维持生存的哟?
      徐文兵:诶,有!我听说过有个道长是在水下就闭关嘛,好长时间。
      梁冬:对呀,闭息嘛。
      徐文兵:对。
      梁冬:但是他在水里面,他皮肤它也不能呼吸了呀?
      徐文兵:水里面也有氧气呀!鱼在水里面怎么能活着呀?
      梁冬:嗯。
      徐文兵:呵呵。
      梁冬:您这个问题问得真深刻啊!
      徐文兵:哈哈!
      梁冬:哈哈!
      徐文兵:我告诉你,人就是从水里面来的。
      梁冬:对。
      徐文兵:海洋是万物……我始终不认为人是猴变的,人是海里过来的。有几个证据,人体毛比较少……
      梁冬:你的意思是说,人和猴子不是一种喽?
      徐文兵:绝对不是!质变,完全有质的区别。
      梁冬:好,那你说说看,第一,毛少?
      徐文兵:毛少。第二,人有泪腺。
      梁冬:猴子没有吗?
      徐文兵:呵呵!
      梁冬:猴子不哭吗?
      徐文兵:不知道,你让猴子哭过呗。
      梁冬:我,我,我见过牛哭。
      徐文兵:牛哭。
      梁冬:啊,就有一次小的时候,很小的时候我看见杀牛啊……
      徐文兵:杀牛的时候,牛在哭。
      梁冬:哇,那牛很大的一粒眼泪。
      徐文兵:所以就,“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梁冬:真的。
      徐文兵:“吾不忍闻其觳觫”,所以,“君子要远庖厨”,别看杀牛。
      梁冬:那可以吃,哈哈!
      徐文兵:哈哈,可以吃。这个泪腺啊,其实就是人体排多余盐分的一条途径。海洋里边现在有很多哺乳动物,海豚……
      梁冬:对。
      徐文兵:鲸鱼……
      梁冬:对。
      徐文兵:都是哺乳动物。所以,我认为,人是从海里过来的。
      梁冬:呵呵,好。还有一个说明,就是人都是,小的时候,在胎盘里,都是在水里呼吸。
      徐文兵:对,羊水嘛,对吧?
      梁冬:对。
      徐文兵:他整个一个人的胚胎发育过程,就重复了人类进化的一个历史。开始像个小蝌蚪,后来像个小鱼,啊,整个一个过程。
      梁冬:那最后像一条小猪啊。
      徐文兵:哈哈!
      梁冬:哈哈!
      徐文兵:小猪。
      梁冬:诶,“其味辛,其类金……”
      徐文兵:这就是我们五脏的五行的分类了。啊,肝是木,心是火,脾是土,这儿是金。再给大家补充一点,我们经常戴个玉镯子,那个“玉”属于是什么?
      梁冬:“玉”应该也是属金的吧?
      徐文兵:金玉,一类的。
      梁冬:所以叫“金玉良言”。
      徐文兵:啊,对了,温润如玉。啊,金玉。所以这个,西方啊,从地域上来讲,我们就发现西方,不是“皇天后土”,反而是戈壁沙漠比较多。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它不是一个生长中原出产这些粮食庄稼的一个很好的地方。所以,它那儿的水土跟我们的这个中原的水土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这个西方的矿产,和玉,出产是最好的。
      梁冬:新疆的“和田玉”嘛。
      徐文兵:诶,所以这个跟地域有关系。
      梁冬:对。“其类金,其畜马……”
      徐文兵:嗯。
      梁冬:诶,奇怪了,哈?
      徐文兵:嗯。
      梁冬:之前说马不是说热……
      徐文兵:火马,午马……
      梁冬:午马嘛。
      徐文兵:诶,午马。
      梁冬:那为什么在这里是“其畜马”了呢?
      徐文兵:哎呀,《黄帝内经》是“黄帝学派”的集大成书,中间各章节会有差异。在有的章节里边,它说的就是“其畜狗”。
      梁冬:对,我看狗可能偏向这个。
      徐文兵:这个啊,这就体会一下,就是补益我们肺的这些食物,不管是动物或者是植物,它都有一种润燥的功能。秋天——我们现在已经秋天了——秋天了,秋高气爽,爽过头了就变成干燥了。但是,老天爷是平衡的,到秋天就出产很丰富的好多东西,水果,啊,然后让你滋阴润燥。所以,吃这种食物的话,我个人认为,《黄帝内经》说的这个马,就是比较合适,它有一种润燥的功能。你要是把它变成狗,那狗可是特别升阳动火的一个东西。
      梁冬:对呀。
      徐文兵:特别热!它是补益肺和肾的那些食材都偏凉。
      梁冬:所以马肉偏酸,是吧?
      徐文兵:偏酸、偏寒。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你如果没吃过马肉,你到内蒙肯定喝过马奶子酒。
      梁冬:嗯。
      徐文兵:你喝羊奶就上火,你喝马奶子酒就不上火。所以这个马呢,咱们没吃过马也不舍得吃马,但你吃过驴肉吧?
      梁冬:哦,马和驴是在这个地方……
      徐文兵:一类的。
      梁冬:对哈。
      徐文兵:一类。这个马呢,我们说,马肉很少吃,大家可能吃过驴肉,大家还知道一个著名中药……
      梁冬:驴皮。
      徐文兵:阿胶。
      梁冬:对呀,就驴皮嘛!
      徐文兵:阿胶,滋阴润燥的效果特别好。而且它用的水特讲究……
      梁冬:就是当地那一口井,那几口井,是吧?
      徐文兵:东阿古井里面的水,它是井水。
      梁冬:极其寒凉罗?
      徐文兵:极其阴寒,而且里边含的这种矿物质特别多。它这种矿物质就是说明水沉。
      梁冬:对,金嘛。
      徐文兵:金,特别沉。
      梁冬:金气。
      徐文兵:诶,所以这个驴,阿胶的滋阴补血的效果特别好。
      梁冬:滋阴又怎么补血呢?按道理来说,应该是阳气才是鼓舞血啊?
      徐文兵:诶,如果血的容量不够,你说是气不够,还是血不够?
      梁冬:嗯。
      徐文兵:如果血的动力不足了,就说它不流了,那我们说,这是气不够。如果本身血管一按下去是空的。
      梁冬:就里边血量不足?
      徐文兵:血容量不足,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这叫“阴不足”。
      梁冬:哦。
      徐文兵:血不运动,这叫“阳不足”,要分清楚。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所以这个,“其畜马”呢,我们从这儿呢,就做了一个类似的这么一个说明。泡茶,你看《茶经》里边说水——山泉水最佳,井水最次。
      梁冬:井水太沉?
      徐文兵:非常沉!你要是煲汤炖肉用井水特别好,你要是泡茶,想把那个茶的馨香——茶叶是得肝气的精啊,是吧——把那个茶香,把那茶气泡出来,你用井水,任你烧开到100度,没用。我们中国人研究水呀,不光看水里边含什么物质,我们还要看那个水气,我们说的那个气,说的就是这个。所以,山泉水,山上,咕嘟咕嘟从地上冒出来那个水最好。
      梁冬:对!“其谷稻”,诶,有意思。
      徐文兵:那么,我们刚才说了,滋补那个肺的那个动物啊,或者是肉类,我们说了马,驴,或者阿胶。那么滋补……那碰一个吃素的人想补肺,想益肺怎么办?吃什么?
      梁冬:就大米。
      徐文兵:难道是吃麦子吗?不是!难道吃黍子吗?难道吃小米吗?不对!这些都偏温,麦子偏热,那个黍子偏热,小米偏温,那你就想润燥,吃这些就不合适了。那吃什么呀?“其谷稻”——磨出来的,就是我们现在吃的所谓的大米,啊,糯米。
      梁冬:那我向有些朋友……肝不是那么好的话,就应该少吃点米,多吃点小米什么的?
      徐文兵:肝不好的人,你看他是肝怎么不好?是虚是实?是寒是热?我们以前讲过,如果他是肝气虚、寒,那么吃小麦。如果他有实火、实热,我们吃荞麦。就是根据他的寒热、虚实来用不同的麦子。我们说的“其谷稻”呢,就说,稻子,大米能够入肺,能够滋阴润燥,能补肺气。你吃那个小麦的吃馒头是嚼一嚼,你觉得是甜的。吃大米,除了甜以外,你还能体会到一个味道,酸的。
      梁冬:哎呀,这真是生活需要慢慢品味呀。坦白地说,我觉得绝大部分的人不会,慢慢去吃大米,是吧?
      徐文兵:大米嚼一嚼是酸的。所以,你看,南方用大米酿酒呀,做醋呀,都是用大米。大米这种因为什么,它含蛋白质偏少,含糖、淀粉偏多。所以跟上面那三个,麦子、黍子、小米来讲,大米还是偏凉,尤其是水稻,当然也有旱稻啊。水稻呢,生性就更凉,而这个滋阴、润燥、补肺的功能就更强,所以,正好,老天爷平衡了,南方热,诶,出产大米。
      梁冬:所以北方人就少吃点米了。
      徐文兵:北方人最好是少吃大米。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啊,也有南方的同学,南方同学一吃我们那个馒头、面条,吃不下去,硬。我们那是一到南方吃人家大米,吃几顿以后,受不了,胃酸,胃酸。这就是说,你本来是一方水土养成了你这种,消化食物的这种功能状态,突然变换水土,你就适应不了。所以北方人想吃大米而不胃酸,怎么办?你就要想办法。第一,平衡它的寒性;第二,平衡它的酸性。
      梁冬:对。
      徐文兵:平衡它的寒性,平衡它的酸性,就要加一些辛温的东西。所以我看到南方很多人,焖米饭的时候,里面要加香料,加什么——桂皮。
      梁冬:哦。
      徐文兵:有的时候呢,有些人家还要加点那种孜然,小茴香。
      梁冬:紫苏叶什么的。
      徐文兵:诶,紫苏叶,就是这些辛温芳香的。我去巴基斯坦的时候,我发现当地人,巴基斯坦人也吃大米。他们这种大米呢,就是那种不粘的大米,就是一根儿一根儿独立的那种,互不粘连。
      梁冬:独立守神。
      徐文兵:呵呵,独立守神大米。
      梁冬:哈哈。
      徐文兵:他们也在里面加香料。土耳其的我一些朋友,他里边有时候还要加那个,就现在我们比较贵那个藏红花,都是辛温的。这样吃大米的话,你保证你不胃酸。
      梁冬:诶,那个印度人加那个咖喱。
      徐文兵:咖喱,对对。
      梁冬:咖喱其实是各种的香料粉磨在一起的嘛。
      徐文兵:噢哟,那咖喱,到印度那咖喱味,真让你受不了。真是,天气又热。
      梁冬:人家到中国还觉得没咖喱味受不了呢,呵呵。
      徐文兵:还有呢,就是实在加不了香料,那你就吃炒米饭。
      梁冬:什么叫炒米饭?
      徐文兵:炒饭!
      梁冬:噢,炒饭。
      徐文兵:扬州炒饭!就是拿大米过一下油,一炒,诶,这时候你吃了就不胃酸。所以,北方人想适应南方的生活,你且得,服水土得服一阵儿,南方人到北方也一样。
      梁冬:嗯,所以有些时候我觉得在北方生活时间长了以后呀,应该经常晚上吃点馒头,哈?
      徐文兵:嗯。
      徐文兵:不过,现在我已经几乎很少见到大家晚上在家里面吃饭的时候吃馒头下菜的,是吧?
      徐文兵:那你吃什么下菜,都是米饭?
      梁冬:米饭呀。
      徐文兵:噢,因为米饭容易嘛。我后来觉得吧,你别从化学成分上研究这个食物,你就从你吃饭这个动作上,直接会影响到你的消化。
      梁冬:此话怎讲呢?
      徐文兵:你吃馒头嚼得多,还是吃米饭嚼得多?
      梁冬:馒头嚼得多一点。
      徐文兵:因为米饭本身就是颗粒。扒拉扒拉一放嘴,一搅和就咽了,那馒头你得嚼。我突然发现,你吃惯馒头的人,省略了这个咀嚼的这个功能以后,你吃进东西就不好消化。我们小时候吃那个面包啊,面包不是虚虚囊囊的吗?
      梁冬:对呀,对呀。
      徐文兵:你猜我们怎么吃那馒头。
      梁冬:把它捏紧了吃,是吧?
      徐文兵:pia,一下拍扁了。
      梁冬:哈哈,暴殄天物!人家一个厨师把它做成那种松的,是很不易的。
      徐文兵:不是,我的同学就说啊,“你要吃面包饼呀?”
      梁冬:哈哈!
      徐文兵:因为你那么虚囊的吧,一口咬下去,把嘴给闪了一下。
      梁冬:哈哈!
      徐文兵:你这么一吃吧,你连……
      梁冬:闪到嘴了!哈哈!
      徐文兵:好像有个踏实,有着落的感觉。所以这个吃饭嚼多少下,嚼不嚼,都会影响到你的消化。
      梁冬:哈哈!
      徐文兵:我们现在人吃饭,都是跟喂猪一样,呼噜呼噜就进去了。
      梁冬:哈哈,我被面包闪到了嘴!
      徐文兵:对呀。
      梁冬:要被“青春闪了一下腰”一样。
      徐文兵:对呀,就这个嚼嘛,我们说细嚼慢咽。
      梁冬:呵呵,真是这样的啊。
      徐文兵:吃什么不重要,怎么嚼怎么咽很重要。
      梁冬:诶,以前我们在学校的读书的时候,有些西藏的朋友呀,就是藏区来的朋友……
      徐文兵:青稞。
      梁冬:他们就馒头——比如说学校里的馒头吧——都拿到手上捏捏捏,捏很紧了以后再吃。
      徐文兵:啊,对呀。
      梁冬:吃完以后手都很干净!
      徐文兵:哈哈!
      梁冬:哈哈!
      广告片花……
      
      徐文兵:所以这个大米呢,就是说北方人吃应该这么吃。但是现在呢,我们说,有些地方呢,能种两季稻,甚至三季稻,但是,大家记住,土地的营养就那么多,真正这么几季稻出来的大米,口感、营养都比较差。
      梁冬:所以小孩子呀,也不要发育太早。一下子发育成熟了,啊,吸收这个天地的能量时间就不够。
      徐文兵:所以这个光追求亩产量,不重视这个产出的这个种子的质量,我觉得也是个不好的这种趋势。
      梁冬:我听您的节目之后,基本上没什么东西可吃了。哈哈!
      徐文兵:呵呵。
      梁冬:是吧?“其应四时,上为太白星”,太白金星嘛,我们都知道。
      徐文兵:哎哟,这个“太白金星”,太有名了。
      梁冬:是呀。
      徐文兵:对吧?太白金星,为什么有名?
      梁冬:这个,《大闹天宫》嘛,是吧?
      徐文兵:嘿嘿,对呀!咱们都从哪儿知道的——“大闹天宫”。
      梁冬:动漫产业还是要发展,哈哈!
      徐文兵:诶,你说我们中国人做那动漫片多好看啊?
      梁冬:对,那个时候真的挺棒的。
      徐文兵:你在什么什么没流行外国的东西没进来之前,我们那真是做得太漂亮了,太白金星下来招安嘛……
      梁冬:对呀。
      徐文兵:封那个孙悟空当个“弼马温”,那就是太白金星。
      梁冬:噢,所以太白星就是金星。
      徐文兵:金星。啊,这就是金星的变化运行会影响到人的肺、大肠、皮毛这些功能。甚至会影响到水稻的产量。
      梁冬:所以,就是说,从中医的五运六气来讲,是吧?今年金气太过,会不会,水稻就……
      徐文兵:稻子就好。金气太过的以后,麦子就差。这是我们的这种推论,是不是对呢,大家可以去实践。
      梁冬:对,“上为太白金星,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
      徐文兵:诶,上次我们说的那个“脾胃病在肉”,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这个“肺主皮毛”——人的肺系统出了疾病,就会反映在人的皮和毛上。
      梁冬:这个毛,特指什么毛?
      徐文兵:我个人理解,包括所有的毛,还有发。
      梁冬:噢,这样子。
      徐文兵:诶,就是狭义的理解呢,就是指人的汗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啊,人体有体毛。这个表现在体毛上,一个呢,就是人会脱发,啊,包括有一些腋毛啊,阴毛啊,这个都会脱落。这就是说,诶,这个肺有问题了。
      梁冬:所以说那些就是有些女子就“白虎星”,说的是不是就是这个?
      徐文兵:不是。
      梁冬:哦,不是指这个啊。
      徐文兵:那是天生的。
      梁冬:OK。
      徐文兵:我们说有个“席汉氏病”,就产后流失大量的血液,伤到了人的精气,那会出现那种阴毛、腋毛脱落,卵巢萎缩,那是一种病。
      梁冬:那有一些人腋毛长得不多,是不是不健康呀?
      徐文兵:腋毛不多,说明,一个是肺的问题,再一个说明心,心的问题。
      梁冬:对。
      徐文兵:我看到有些人就乱服那个发汗药,就“阿斯匹林”药。
      梁冬:对呀。
      徐文兵:啊,有人说,防止血栓形成,整天就吃阿斯匹林。这个《伤寒论》说了,人要发汗了,叫什么?“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不要让人出汗出太多,因为什么?“汗为心之液”,是吧?你出汗太多,也伤到你的体液,伤到心,伤到肾。可是这些人老是吃这些阿斯匹林以后,最后闹得腋毛就,开始变枯、变黄,最后全部脱落。这个中医治疗皮肤病啊,所有的皮肤病,根儿上都在肺上。
      梁冬:噢。
      徐文兵:都在肺上。我最近治了一例牛皮癣,牛皮癣患者,来找我,也是听广播来的。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能治牛皮癣?”我说这就不擅长,或者根本就不会治这个病。他说,“徐大夫,不是,我不是让你来治我这个病,”他说,“我是听您广播说啊,这个人受了这种寒凉刺激以后会出现很多奇怪的病。”我说,“你受什么刺激了?”他说,“我跟我的工厂朋友们打赌,说我能洗冷水澡。结果有一天呢,我正冲热水澡的时候,就来了一个家伙,就弄了一盆冷水,啪,就泼在我背上……”这人在热的时候,咵一下受一凉,他当时一口气提起来,就没放下去,到现在二十多年,他还有这个毛病,就老吸半口气,就下不去。他说,“你说我是不是被激着了?”我说,“你这肯定就是被激着了啊!”
      梁冬:但是那些洗桑拿的人,不都洗完了,就,嘣的一声跳到那个冰水里边去吗?
      徐文兵:请看那是什么人?
      梁冬:我不知道。
      徐文兵:什么种?
      梁冬:哦。
      徐文兵:以后会得什么病?
      梁冬:那是芬兰人。
      徐文兵:反正这个人就这么来找我。后来我就给他慢慢地,我说,既然咱知道这个病由,就皮肤出的问题,肯定是“形寒饮冷”,我们就伤到了肺,然后出现这么多病。我们就不按皮肤病治,我们就按这个,你本身是热,突然受了冷来治疗,扎针。诶,扎针以后,他觉得,哇,背热了,而且觉得平常都不出汗,现在有点出汗了。后来慢慢治呀,他那皮肤啊,原来皮肤特别厚,诶,现在慢慢变薄了,这说明什么?这个皮毛的功能慢慢恢复了,邪气在退。
      梁冬:噢。
      徐文兵:所以这个,说起这个看似是皮毛,啊,小问题,其实,根儿上说……
      梁冬:是肺的问题,哈?“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
      徐文兵:你看他那个肺的问题就表现他为什么说他吸半口气,对不对?外面受刺激影响到他呼吸的功能,我们本来一呼一吸很正常,他老捯那个半口气儿,老在那儿就好像下不去。这不是影响到肺了?你怎么就不知道人们这种呼吸,就好像一个泵一样,把这体液输送到体表,这功能被破坏以后,你这个末梢会出现什么问题?我想,等他那个肺如果恢复到正常那个工作的节奏以后,就像踩上那个点以后,他那些健康的营养液就能到了末梢。然后,那些污浊的废液也能被回收,这个人皮肤就会变得光泽,是吧,恢复到正常。
      梁冬:那个时候说啊,说这个重庆女娃,女娃子,个个皮肤都很好,就是因为吃辣椒吃的,是有道理的吗?
      徐文兵:辛散!重庆,啊,重庆,你想想什么地方?
      梁冬:哇,那是火炉,就是火锅的样子,整个重庆长得像个火锅一样。
      徐文兵:一个火炉,再一个它那个是三条江的汇合之处,对吧?
      梁冬:对。
      徐文兵:嘉陵江、金沙江,或者说长江在那儿交会,湿气很大的。如果在一个湿气不大的地方,你那么吃辣椒,你那么围那个火锅,流汗,那你绝对要出问题。一定要因时、因地、因人制宜。不能说人家吃辣椒,皮肤光鲜,你吃了辣椒……我告诉你,满嘴起泡,脸上还长包儿。
      梁冬:但是今年北京的水土,这是雨水这么多,可以多吃点。
      徐文兵:今年我们不是说了吗,今年“土不足”嘛,就容易……
      梁冬:湿气比较重,是吧?
      徐文兵:就容易湿气太重,脾胃功能会弱,所以,今年,而且立秋那天下雨……
      梁冬:太可怕了!
      徐文兵:北京话说,立秋那天下雨,能下出个“秋愣子”,“秋傻子”,这一秋天都会下雨。湿气大,啊。
      梁冬:有一天我在北京开车,一眼看过去,我还觉得好像在马来西亚开车一样,就那个北京那个树呀,今年特别那个郁郁葱葱,哈?
      徐文兵:郁郁葱葱!
      梁冬:所以这个地球的表面的皮毛,今年也是厉害呀。“是以知病之在皮毛也”。“其音商……”啊,就是“宫、商、角、徵、羽”,“商”。
      徐文兵:是1、2、3、4、5的哪个?
      梁冬:哦,是re,do、re、mi、fa的二。
      徐文兵:哈哈!
      梁冬:这个人比较re,就比较二,哈哈!
      徐文兵:哈哈!re,啊!
      梁冬:比较re!
      徐文兵:这个“商”啊,我们中医经络上有很多穴位,它命名呢,都跟这个有关系。
      梁冬:诶!
      徐文兵:你比如说,手太阴肺经,它有十一个穴。啊,就是起于中府,从那个胸走到手,它的末端在我们手大拇指的内侧这个指甲的那个边上,角上,这个穴,也就是说,手太阴肺经的第十一个穴,叫“少商”。少商,我研究了一下,好像是比那个“商”稍微低半个音阶,它还是“商”调。因为我们do、re、mi、fa、so、la、xi七个音啊,我们才五个音,不够,所以有个“商”,有个音叫“少商”。这个“少商”到底对应哪个,以后研究完了,跟大家说。还有呢,就是手阳明大肠经,它有二十一个穴,它的第一个穴叫“商阳”。商阳,商阳是什么?食指的,就是靠大拇指这一侧的这个指甲边上,就是大肠经的第一个穴,叫商阳穴。这都跟“商”有关,跟肺有关,跟金有关,跟这个调子有关。
      梁冬:嗯,所以中国古代人真是太有文化了,有文化倒显得我们没文化了。“其数九,其臭腥”。
      徐文兵:九。九减五等于四。
      梁冬:对,四和九都是。
      徐文兵:四、九都是跟肺有关。如果你肺气弱,选四,选九……
      梁冬:啊,这个数字。
      徐文兵:诶,选这个数字。
      梁冬:那你说这个,每一个东西,它真的是全息宇宙统一哈,又跟数字,又跟这些东西有关。
      徐文兵:关键可爱的是,我们古老的先人,中华民族的祖先……
      梁冬:他怎么知道的?
      徐文兵:他们是靠“悟”到的,“智”是靠意识,有些东西是拿意识解释不了的,是靠“慧”……
      梁冬:“其音商,其数九”,就是说到的这个“西方白色”这一段,“其音商”,“商”呢是re,do、re、mi、fa、so、la、xi、do的re,二,哈。
      徐文兵:你搜到那音乐吗?给大家放一下。
      梁冬:好,稍微放一小段儿。
      插播琵琶曲《春江花月夜》片断……
      梁冬:回来,说到这个“商”,“其数九”呢,这个四和九,它这个东西就是……我们之前讲到三和八,是吧有关系,四和九有关系。
      徐文兵:五和零,五和十。
      梁冬:五和十。
      徐文兵:嗯,六和一。
      梁冬:五十铃。
      徐文兵:啊,五十铃。
      梁冬:哈哈,这个数字很猛哦,纯土之格啊。
      徐文兵:纯土,纯土,五十铃!诶,五十铃从哪儿说出来的。
      梁冬:啊,汽车牌子“五十铃”嘛。对,纯土之格。
      徐文兵:对,这个九,九就不再多说啥了,下面一个就是“其嗅腥”。
      梁冬:腥?
      徐文兵:请问什么味是腥?
      梁冬:鱼腥味嘛。
      徐文兵:诶,鱼腥味。伊尹啊,就我们说的那个中医那个《汤液经法》,写《汤液经法》那个真人,那个厨子。伊尹,他跟那个,就是汤王对话的时候,伊尹他不是做了一顿特别好吃的饭,吃得这个汤王……当时他这个汤王是一个小的这么个郡主,所以他们就说……
      梁冬:夏、商,汤嘛,是吧?
      徐文兵:对,那会儿他还没,没成为统一中国那个商朝的那个皇帝,他还是个小的那么个郡主。他请伊尹说,说你“为什么饭做得那么好?”伊尹回答呢,就在,我们可以看一下《吕氏春秋》和《淮南子》,里面都有记载。伊尹说了几句话,伊尹说,这个各种动物啊,都有它特殊的味道,“食草者膻”,吃草有膻味儿,“食肉者骚”,水生者,什么味?
      梁冬:腥。
      徐文兵:腥。不光是鱼有腥味,水有时候都有一种腥味。
      梁冬:是。
      徐文兵:那么怎么跟我们这个“金”能联系起来。你闻过铁锈的味儿没有?
      梁冬:对,也是这样,是吧?
      徐文兵:腥的。
      梁冬:金生水。
      徐文兵:诶,金生水。所以这个,腥味是一个金属的味道。同时呢,当你闻到这种腥味的时候你就意识到这种腥味能什么,提高我的肺气。
      梁冬:噢!
      徐文兵:能补益我的肺气。大家说追腥逐臭(chòu),或者说追腥逐臭(xiù),有时候这种腥呢,也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一种味道。
      梁冬:就是,你之所以要“追腥”,就是缺腥嘛。
      徐文兵:对。
      梁冬:你需要腥这个气味。
      徐文兵:我到海边闻的那种海风的味道,腥味。
      梁冬:对,他有一种那个,就是,说不清楚就是叫作海边的味道。
      徐文兵:诶,就是海边的味道。这个腥味儿呢,因为各种味道会影响到人的脏腑的功能,所以中医煎药的时候,特别讲究用这个器具,就不能用什么呀?
      梁冬:铝锅啊、铁锅啊这些东西?
      徐文兵:绝对不能用铁锅来煎药!
      梁冬:哇,有些人用压力锅、高压锅煎,那也不行吧,是吧?
      徐文兵:现在人都变了,都不相信这个。这个如果你用铁锅煎药,那说明什么?你给人大夫开的药里边又加了一味药,加了一味补肺的药。那如果这个药是补肺的也倒罢了,如果正好是跟肺相反的,诶,人家要补肝,人家说肝气弱,你拿铁锅给人煎这个药,那就等于给人弄了副毒药,所以古代人用药都是用陶瓷。
      梁冬:中性的。
      徐文兵:诶,陶瓷。
      梁冬:“入土”的嘛,对不对?
      徐文兵:土的,中性的,不偏不倚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用,穷人家用铜锅,铜锅那种腥味儿就不重,啊,就是比较中和。皇上讲究用什么?金锅,银铲。同仁堂,就制作那个“安宫牛黄丸”啊,用的就是金锅、银铲。这就是说,金本身有一个镇静和安神的作用。早期那个“安宫牛黄丸”还用到金箔,就把那个金呀,打成极细极细那个箔,放在里面。现在用这种某种学科去研究,“这是无稽之谈”,啊,“这根本不会有用”。但是中医认为这种,用金属入药的话,它有重,就是重镇安神的这种效果。我治疗几个小儿夜啼的。
      梁冬:好像老哭,是吧?
      徐文兵:“我家有个夜哭郎”嘛……
      梁冬:对。
      徐文兵:以前人们都贴个纸条放到路边电线杆子上,“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三遍,一觉睡到天大亮。”
      梁冬:这有意义的吗?这是?
      徐文兵:“祝由”嘛。
      梁冬:噢。
      徐文兵:就是借路上行人的念,就发个愿,然后让我们家……这是古代“祝由科”的一个东西。
      梁冬:嗯,祝由科在唐代的时候还是属于……
      徐文兵:十三科。
      梁冬:属于“主流科目”。
      徐文兵:哎,现在都没落了,开慧的人越来越少。这个,说废话的人,像我这样说废话的人越来越多。真正能通神祝由的……
      梁冬:人民需要,人民需要!
      徐文兵:不多。所以这个真正治疗它呢,我们说,重镇安神。还有老百姓知道说,诶,在孩子枕头底下放点桃木啊,或者放点什么剪子啊什么的,但是怕它危险。我,其中有个外国病人问我说,“诶,你们那个,你让我放把剪子,我是不是拿个什么布包起来?”我说,“你让放我把刀,再,我是不是带着个鞘?”哈,这就是现代人的问题。但是有一个非常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用金戒指。
      梁冬:嗯。
      徐文兵:你给他开点什么安神的药,比如说用些茯神啊,神龙果呀,生牡蛎呀,菖蒲呀,这些药,煎药的时候,把金戒指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到锅里,那个效果,就和不放金戒指差得很多,这就起到一个重镇安神的作用。所以这种金属的腥味,大家一定要意识到。我我……
      梁冬:所以要让女青年镇静下来,送个金戒指就可以。
      徐文兵;对呀,千万别送钻石啊。
      梁冬:啊,送金戒指。
      徐文兵:钻石那是火中金啊,让人家更兴奋。
      梁冬:噢!
      徐文兵;中国古代“金玉良缘”,一个是送金,一个是送玉,这是我们的传统,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心性和体质。
      梁冬:嗯。
      徐文兵:现代人都盲目西化,来个“钻”吧,其实那不就是一块碳吗!
      梁冬;哈哈!一堆铅笔!
      徐文兵;哈哈!一堆铅笔,送一堆铅笔算了!
      广告片花……
      梁冬:那是不是说,理论上来说,这真正奢侈的药房,比如说以后啊它应该有五个锅,针对不同的这个主题?
      徐文兵:真正的,我告你,同仁堂啊,以前老的药房,你知道拿工资最贵的人是谁?
      梁冬:就是熬药的那个人,是吧?
      徐文兵:噢哟,你怎么知道?
      梁冬:你这不正问了吗?哈哈!
      徐文兵:哈哈!这叫诱供!
      梁冬:对啊,属于诱供嘛!
      徐文兵:同仁堂,工资拿最高的是煎药的那个人。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人这么重要?我最近在学茶,我就体会到了,同样一杯茶,同样一份茶,同样的水,我们都用很好的那个桶装的那个矿泉水。
      梁冬:对。
      徐文兵:啊,不是矿泉水,就就……
      梁冬:正就,农夫山嘛,就。
      徐文兵:哈哈,就是某个品牌的水,不同人泡出来的那个茶,味道完全不一样。很简单,你炒菜,给你原料都一样,你不同的厨子,学过没学过,炒出来那完全不一样。那个药,那个懂得煎药的人,用心煎药的人,用意煎药的人,煎出那药都不一样。所以古代同仁堂那个煎药工呢,工资是最高,我们现在,嘿,大锅一煮。
      梁冬:嗯,现代很多那中药都是拿那种铁,那种,那种现代的所谓那种铁锅。
      徐文兵:对,煎药机。这种煎药机呢,我也研究过,研究过什么呢?就说,《伤寒论》的用药,用的药味少,但是用量特别大,所是它是煎出来以后,就分几次服。就煎一次,相当于我们现在这个煎药锅。后来就是说,用量变小了,一天煎一包,每天喝两顿或者三顿,然后就这么一天喝下去,是现代的演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现代那个煎药机,就是把几副药放在一块儿煎,是有它的道理的,但这煎药机不方便的地方在哪儿——先煎的怎么办?后下的怎么办?是吧?这就需要这个人不厌其烦地去,啊,真的把这锅药先放一个锅上先给煮上。那,那没煎的药先拿冷水给泡上。这个药能不能煎出疗效来,这个泡药泡多长时间有很大关系。好多人说,我看你煎的药跟那个,跟那饮料似的透亮的,清淡,一看这药,没泡!所以先煎的,跟泡好的药一煎,然后快开锅前一两分钟把那后下的放进去,后下的味儿一出来,马上一开锅就出药,就封药。这人必须得用心,就象你泡茶、炒菜一样。可现代人们就,这,反正……
      梁冬:所以你要说从这样看的话,这中医呀,如果,不能极其昌盛的话,估计以后就得失传,因为,现代的人呀,实在是没有这样的一份雅致!
      徐文兵:所以真正煎药,我说呢,煎药也是治疗的一个过程。
      梁冬:嗯!
      徐文兵:是吧?如果真是大夫给你开好药了,静静地回去找个砂锅,然后是,泡药,先煎后下,自个儿就闻着那个药香。其实原来人治病都是靠“服气”嘛——闻着那个药的味儿把病就治好了,没必要等那个苦汤子进口,真正治病,就这么做。这样做呢,大夫用心开方,病人用心煎药、服药,这个“两好”合“一好”,效果是最好。
      梁冬:完成了一个和谐统一的过程,是吧?它是个互动过程。
      徐文兵:另外呢,就说一下我平常里写的这些,这个就是“淡水鱼对肺的作用”。
      梁冬:对。
      徐文兵:你想它有鱼腥味,它既然气味对肺有影响,增强肺的功能,它的肉同样也有类似的作用。我们临床观察到呢,就是治疗一些皮肤病,你比如有一种皮肤病,就是皮肤干裂,叫“鱼鳞病”。最后,就跟着裂着口子,一个个都能见到血丝儿,这种鱼鳞病你怎么治?
      梁冬:就是给他吃一些鱼鳞了?
      徐文兵:呵呵,首先给他炖着鱼吃,喝那个鱼汤,别吃那个鱼肉。那个鱼肉呀,鱼汤,放一段时间,也能出肉皮冻,用那个皮冻最好。
      梁冬:对。
      徐文兵:但是真正做这种鱼,还拿鱼鳞还可以做肉皮冻。我们吃的一种南方的鱼叫“石鱼”,它是带着鳞吃的。但那么细腻的鳞不多,我们就用普通的鲤鱼,或者鲫鱼、草鱼,把它的鳞刮下来,洗干净,然后蒸,蒸完了以后出来那个肉冻,就能治疗这个鱼鳞病。现在很多人说,“啊,我这个病是遗传……是什么基因问题,所以好不了。”遗传是因,有因不见得有果,是吧?有这个病就不见得不能治。所以我们一般用这种鱼的这种,就是“取类比象”嘛,用鱼的这个鳞,鱼的这个肉,鱼的这个汤,给它炖好了,去起到这个滋阴、润肺的这个作用。从飞禽上来讲,你觉得哪个比较腥?
      梁冬:鱼鹰?
      徐文兵:呵呵!
      梁冬:会不会?
      徐文兵:鸭子!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鸭子——水禽。
      梁冬:噢。
      徐文兵:鸭子、鹅,都比较腥。而且,那个鸭蛋、鹅蛋最腥。
      梁冬:是。
      徐文兵:我不知道你炒过那个鹅蛋?鹅蛋和鸭蛋嘛,你只能腌咸鸭蛋吃。如果你要像炒鸡蛋啊那么去炒它,你里面必须要放黄酒,那个白胡椒面儿。否则,那个炒出来那个腥,你都受不了。
      梁冬:这真没怎么吃过。
      徐文兵:但是反过来讲,鸭肉的滋阴润肺的功效就特别好。你煲个老鸭汤,再放点虫草,正好治疗那种肺的阴液不足,干咳,皮肤干燥,毛发脱落的。现在这个时候呀,秋天,咱们做这个节目,正好是补肺、润肺。秋天,应秋。
      梁冬:所以呀,希望大家能够在秋天,都过得舒舒服服。好了,特别感谢徐老师!
      徐文兵:不客气,再见!
      梁冬:再见!


    本文标签: 黄帝内经 金匮真言论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6期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luobaoke.com/ketang/179.html



    上一篇:【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5期

    下一篇:【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7期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 首页 | 秘方治疗便秘| 阳痿早泄原因| 阳痿早泄危害| 治疗阳痿早泄|

    友情链接: 罗大夫博客 罗大夫百科 贴吧

    ICP备案: Copyright © 2002-2017 LUODAIFU 版权所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