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 站内搜索| xml
  • 网站首页
  • 罗大夫介绍
  • 关于便秘
  • 阳痿早泄
  • 治疗案例
  • 网站动态
  • 养生课堂
  • 联系大夫
  • 【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7期
    发布:罗大夫    时间:2019-05-20 16:15
    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二陰,藏精於腎,故病在谿,其味鹹,其類水,其畜彘,其穀豆
    【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7期

    金匮真言论第17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共同学习《金匮真言论篇第四》。徐老师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上一次,上一周的时候呢,我们讲到了这个“西方白色”,这个“入通于肺”,话题呢,讲完了。你有什么特别要和大家补充的吗?
      徐文兵:我们说到“皮毛”的时候,说到洗澡的问题。
      梁冬:对!
      徐文兵:就提了一下,就是我不赞成人不洗澡,也不赞成人……
      梁冬:常洗澡,太常洗澡。
      徐文兵:太常洗澡。这个洗澡呢,有这么几个说法:一个叫“沐”,一个叫“浴”。
      梁冬:诶,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呢?
      徐文兵:“沐”,单指洗头发。
      梁冬:噢,是吗?
      徐文兵:嗯,你看,有一个古代典故说周公嘛,叫“一沐三握发”。
      梁冬:啊?
      徐文兵:就说,他洗头的过程中,不断有什么招贤纳士,有人来拜访他,要处理国家的事儿,他就不断地把头发先握起来,或者是包住,出去见客人……
      梁冬:啊。
      徐文兵:回头呢,再洗。正洗的时候,还没洗完,又来人了……所以留下个典故叫“一沐三握发”。一说“沐”——洗头呢。后来曹操不是写那个“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时候,他说,“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嘛。就说,他的意思是说,他自比周公,因为有个皇帝在那儿,他替皇帝执行权力。这个周公还有个典故叫“一饭三吐哺”,就说,吃饭过程中,又有国家的事儿要处理,又有人来了,他就吃了半截儿,还没嚼,嚼没嚼,还没咽下去,只好吐到碗里,出去办事儿,办完事儿回来接着再吃。就说这个人有多勤奋!这个“沐”,洗头。
      梁冬:嗯。
      徐文兵:现在我们有很多人洗头不当,得病。
      梁冬:嗯?
      徐文兵:我上次,还是上上次说过,就是女性来月经的时候,洗头,就能把月经给激回去,就闭回去。
      梁冬:对!
      徐文兵:特别是用点凉水洗头。
      梁冬:是。
      徐文兵:或者是热水洗了头,洗完了没吹干,就是带一个湿漉漉的头发就睡了,睡了以后还做个恶梦……
      梁冬:对。
      徐文兵:然后第二天身体就有变化,这叫招病。
      梁冬:对。
      徐文兵:最近,我发现我一个长期找我看病的一个病人,他是找我看病,当时是严重的失眠加荨麻疹。失眠呢,跟他——就是三十多岁,担任厅局级干部,这个工作压力大,啊——这个年轻有为有关。但是这个荨(xún)麻疹呢就是,或者叫荨(qián)麻疹啊,过敏,反反复复不好,反反复复不好,但是在我的调理下呢,就是睡眠也改善了,荨麻疹也减轻了。后来这个人又得到一个更大的提拔,又上了一个台阶。但是他又落下一个什么毛病呢,就晕!这个脖子呀,不能向左转,一转就天旋地转开始晕。
      梁冬:那他怎么开车呢?
      徐文兵:后来……诶,你看啊,他有,他有……人一得病以后呀,就开始找同类,他就发现他周围圈里边这些中高层干部里面有不少人有这个问题。
      梁冬:啊,就不能左转?
      徐文兵:诶,不能,他就不能左转。他有一个朋友是大老板,挺好的车,但是就不能开。为什么呢?他不能,他是不能往右转,他开车不能右转弯。
      梁冬:哈哈,左转,左转,再左转。
      徐文兵:哈哈!
      梁冬:哈哈!
      徐文兵:诶,对,只能那么着。所以他就添这个毛病。这个病呢,其实就是,你到医院检查呢,他就说,内耳——我们就说耳朵里面有个掌握平衡的这么一个内耳系统——它那儿充血、水肿的时候,这个人就是晕的。
      梁冬:嗯。
      徐文兵:那么我们就分析它为什么那儿会充血、水肿?每次到我那儿治,诶,睡着了,不晕了,过一段时间又犯。后来他夫人陪他来找我看病,他夫人说“徐大夫,我听你这节目,听了这么长时间了,快一年了,但是我老公有一个恶习,他到现在都不改。”诶,我说,“什么恶习呀?”我也想为我给他老治不好病这个找个,找个借口,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个人,就刚才说这个病人呀,很帅的一个人。诶,就是我见过我的病人里面,每次衣着笔挺,皮鞋锃亮,特别注意仪表的一个人。他有一个习惯你知道是什么?不论春夏秋冬,每天早晨上班出门前洗头。
      梁冬:洗完头就湿漉漉地……
      徐文兵:湿,诶……
      梁冬:打那个发胶,显得很帅的样子。
      徐文兵:然后就那么出门。然后,他不是有专车接送吗?
      梁冬:对。
      徐文兵:他夫人老说“你头发还湿着呢,你就这么出去?”“没事儿,有车呢。”我就认为呀,他那个荨麻疹,还有那个,就是眩晕,那个病的病根儿,你猜是哪儿?
      梁冬:给吹的?
      徐文兵:就是头发一湿,然后被风一吹,这个虚邪贼风夹着湿气就进去了,进去以后这人就肿。所以,这个沐浴的问题呀,这说沐,洗头不当。所以我说大家洗头啊,也别,別真的,别那么天天洗,为什么呢?人啊,跟鸭子不一样,鸭子是水禽。你看鸭子躺在,浮在水上没事儿的时候,它,老拿个嘴呀,就从,往后叼,然后在身上,这个啄来啄去的,为什么?它尾巴那儿有个分泌油脂的那个腺,皮脂腺。它呢,就用它那个“喙”,就那个“肉烂嘴不烂”那个,呵呵,那个鸭子嘴,把那个油脂挤出来,然后均匀涂抹到它羽毛上。这时候它在水里面什么呀?它就不沾水。
      梁冬:对。
      徐文兵:那个水,就对它没伤害。你看那个鸡,它就没这个功能。所以鸡进到水里面,你看什么样儿?
      梁冬:落汤鸡。
      徐文兵:呵呵,落汤鸡。这个人呀,本来自然分泌点皮……皮肤上有油脂,头发上油脂,它也有一种自我保护。然后现在人们什么?洗,洗一遍不够,还得拿热水,还得拿上香波,啊,香波不行再打肥皂……就把自己那点油脂呀,全洗没了。洗没了以后,人体就没有保护。这些老洗头发的人,先伤头发,再伤自己的皮肤,然后就,自己的防线就被攻破。
      梁冬:哦!
      徐文兵:这叫洗头不当!还有这个“浴”。“浴”,古代专门说是,就是洗身子了,也有人解释说洗脸。这个“浴”呢,我自己感觉呀,有几个事儿是散气的。我自己就说站桩呀、练功呀、打,就是练武术体会,第一个散气是喝完酒以后……
      梁冬:对。
      徐文兵:喝完酒,明显我的感觉,我的气,呵呵,在往出冒,散气。为什么喝完酒以后,人冰天雪地不怕冷?就把里面气……
      梁冬:气都在往外走。
      徐文兵:诶,往外散。第二个呢,就是,洗完澡,洗完澡以后,气是往外散的。
      梁冬:对,你看那个人,热腾腾地就出来了。
      徐文兵:诶,出来了。
      梁冬:像包子一样出来了!
      徐文兵:诶,你看,你我这个感觉,气是散的。为什么感觉到,洗完澡以后气是散的呢?就是,有时候呀,我是洗完澡,我说,一身汗,洗个澡,再去站桩。洗完澡以后站桩就特别困。
      梁冬:哦?
      徐文兵:就觉得那个神呀,就凝不住,就收不回来。平常吧,没事儿,你往那儿一站桩,一入定,很快就感觉全身发热呀,这个气脉流通呀,有。后来我专门请教过我的那个形意拳老师……
      梁冬:马老师,是吧?
      徐文兵:马世琦老师。马老师说,“啊,你也有体会呀?我忘了给你说了,洗完澡以后,不能站桩!”
      梁冬:这都是属于秘传,最后的时候才告诉你的一点小秘诀哟!你自己感觉……
      徐文兵:对,对,对,真传一句话。这会儿气是散的。还有一种气散呢,就是房事以后,气是散的。
      梁冬:哦。
      徐文兵:所以这个气是散的,和我们以前讲的那个“聚精汇神”、“独立守神”,正好是相反。所以你老去散你那点气,本来就魂不守舍、魂飞魄散,然后还去不停地洗个澡,而且很多人一洗澡,搓揉一两个小时,呵呵,恨不得把自己那层皮都搓烂了。你等他洗完澡,且等呢。所以这个洗澡不当,我们上次不是提了嘛,上上次啊提了一句,今天就说,“肺主皮毛”的事儿,别忘了,别做那些人为的蠢事儿。啊,人体设计了一套防线,挺好。你非要给它搓干净,洗干净了,啊,有点强迫。
      梁冬:如果有一个喝完酒,再去洗完桑拿,再入房,哗,这个……
      徐文兵:神了……
      梁冬:piang,piang,piang,连追三枪。哈哈哈哈哈……
      徐文兵:哈哈,“财经五连发”!
      梁冬:呵呵,呵呵!那也不容易。我以前有一个小小的体会呀,很多年前,有一次呢,人家带我去那种北京老澡堂子去洗,啊,说体会一下。结果他有那种搓澡巾给你搓,哇,那个泥呀,搓出来,恨不能捏一个泥人。以前觉得自己挺干净的,但是呢,那次洗完澡之后呢,感冒了好几天。
      徐文兵:对呀,你以为……
      梁冬:是不是……
      徐文兵:你以为那是泥吗?
      梁冬:其实……
      徐文兵:你脱落下来的那个皮屑,还有一些刚刚生长出来的这些小的那种细胞,也给你搓下来了。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这个,不是个应该老干的事儿。
      梁冬:对!啊,最近呢,北京有些老的澡堂又重新出来,还蠢蠢欲动呢。先还是考虑一下,是吧,考虑一下。好,咱们继续往下聊了哈。就今天开始讲“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嗯,“开窍于两阴”?
      徐文兵:“北方”呢,就说,我们北半球的北方。
      梁冬:北半球的北方?
      徐文兵:对,对,对。
      梁冬:那南半球的北方又是怎么处理呢,稍事休息一下。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向徐老师啊,请教“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徐老师讲呢,“北方”是北半球的北方。
      徐文兵:对。如果你到南半球,到澳大利亚、南非以后呢,正好是翻过来的。
      梁冬:对。
      徐文兵:它是什么?越往北越热,越往南……
      梁冬:越冷。
      徐文兵:南极越冷。所以到那儿,正好这个五行是反的。那我们中国处在北半球,以这个黄河、长江为界,为中,以这个方位来定,我们越往北走,啊,就是外蒙,啊,到俄罗斯,再到就是北极,越往北越冷。它的颜色呢,越寒。啊,就是我们讲,“黑色”。黑色还有好多其它的名字,“皂”,穿青挂皂。还有呢,“玄”……
      梁冬:“玄铁剑”。
      徐文兵:啊,玄铁,就说,黑到了极致,黑到了极处,没准就变白了,就玄铁。啊,还有“乌”,我们管这个叫乌云蔽日,这都是黑色。这个是正好对应了北方的这个方位,对应了我们五脏中的那个沉静的、内敛的,啊,含而不露的那个脏,就叫肾。啊,叫黑色“入通于肾”。诶,上次我们说肺呀,中医用很多入肺经的药,是白色的。我们经常说吃长条的那个山药,那叫“薯蕷”,我们就用它来补肺气。最近经过中里巴人推荐,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喝这个山药薏米粥。
      梁冬:对。
      徐文兵:其实那个粥最好就是在什么时候?立秋以后,干燥以后,补肺的时候喝。我们经常吃的梨,北京有著名的京白梨,酸酸,甜甜的、酸酸的,啊,有营养,味道好,补肺的,白色。还有我们经常用的贝母,就贝母是古代治疗这种肺里面有空洞,有破损,能给它修补的最好的药。就是,治疗这个人咳,也没劲,但是还在咳,就虚损那种咳嗽,贝母。贝母有两种,一个是川贝,就个头比较小,价钱比较贵。还有一个叫浙贝,就浙江出产的贝母叫大贝母,或者叫象贝,就是大象的“象”,也是白色的。最厉害的一味补肺药,叫白芨。
      梁冬:哪个芨?
      徐文兵:草字头一个及格的“及”。
      梁冬:噢。
      徐文兵:啊,这个药呢,就,我记得,文革的时候吧,不是糊大字报吗?他们来不及打浆糊,你知道怎么办?就到中药店抓白芨,然后碾成末儿,拿开水一浇,就是一盆稠稠的浆糊。所以这个补肺的效果特别好。
      梁冬:所以那个时候的人还挺有文化的哟?
      徐文兵:那会儿,那个文化传承还在。我们这个工作也有一个中药可说,叫“续断”。
      梁冬:啊?有一个药叫“续断”?
      徐文兵:续断。
      梁冬:续断有什么用呢?
      徐文兵:腿,骨折了,断了,加这味药,叫续断。
      梁冬:它真有效?
      徐文兵:诶,当然有效喽!
      梁冬:诶,那刚才讲到这白色就入乎于肺,那就黑色肯定就入乎于肾的喽?
      徐文兵:诶,入乎……你会观察到一些颜色偏黑的,或者看起来就乌黑锃亮的那种东西,都会跟肾有一种共振的频率。
      梁冬:何首乌?
      徐文兵:何首乌!
      梁冬:是吧?
      徐文兵:对。
      梁冬:木耳,黑木耳。
      徐文兵:黑木耳、黑豆、黑芝麻。
      梁冬:啊,这真是哦。
      徐文兵:对。还有最黑的一个入肾的叫熟地黄,或者叫生地黄。它出产的时候是黄色的,但是经过炮制以后变成黑黑的,这叫地黄,叫地髓。
      梁冬:所以有传说中的“六味地黄丸“。
      徐文兵:诶,对,就是它为君药。
      梁冬:Ok,好了,说回来。“北方黑色,入通于肾,而开窍于两阴”。
      徐文兵:嗯。
      梁冬:这有什么说法吗?
      徐文兵:人有几“窍“?
      梁冬:七窍嘛。
      徐文兵:人有九窍!
      梁冬:噢,是,上面有七窍。
      徐文兵:诶,头颅上边有七个窍,七个窟窿眼儿。这是说,我们说这人七窍流血……
      梁冬:哈哈,太狠了吧,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徐文兵:七窍流血,就说你能看得见的。但人还有两窍,两窍就是指我们,中医比较含蓄的说法叫前后二阴,因为它藏在阴部,比较隐,比较藏,不露在外面。但这个,控制大小便的,我们中医讲,主管它的那个脏腑就叫肾,因为“肾主封藏”。
      梁冬:哦。
      徐文兵:人到快死了……
      梁冬:就大小便失禁嘛。
      徐文兵:大小便失禁。
      梁冬:对呀,有些时候呀,我们跟人谈事儿呀,大家就以为,诶,有些人一会儿就站起来去上回厕所,一会儿又去上厕所,啊,一看,这哥们儿,应该吃点黑木耳,是吧?马上点两个黑木耳吃,哈哈!
      徐文兵:哈哈!
      梁冬:以示赞助。
      徐文兵:对呀,什么叫“看人下菜”?
      梁冬:对呀。
      徐文兵:高手给人点菜,都是看,今儿什么季节?我们在哪儿?然后你老人家什么体质?我给您点俩菜。你跟这种人去吃饭。别上来,就点“你这儿什么菜最贵,来一盘。”有钱,穷得就剩钱了!
      梁冬:很可怜。开窍于两阴,什么叫开窍于两阴,是什么意思呢?
      徐文兵:“脏”是藏在里面儿,含而不露的。但是呢,它有一个Window,向外开放,你可以通过窥视这个Window或者检查这个窗户,来了解它内在的变化。中医是反对把人开膛破肚打开看,为什么呢?第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要毁伤。第二,你打开看又怎么样?你看到的永远是那个“像”,就是单立人儿,加一个大象的那个“象”。至于它,谁让它长的肿瘤?谁给它提供能量?谁给它提供这种支持?那背后那种无形的东西,你看得见吗?与其那样,就别打开。但是呢,通过一些窍道,你可以窥见,“窥一斑而见全豹”。
      梁冬:对,管窥嘛。
      徐文兵:或者叫窥一斑而见(xiàn)全豹。
      梁冬:对。
      徐文兵:就你们那个……
      梁冬:吴伯凡。
      徐文兵:吴伯凡老师所指正我们的。啊,所以,也就是说,当人的大小便出现问题的时候,你除了要考虑跟它紧密相联的膀胱、直肠,或者是大肠以外,还要想到总负责,是肾。所以,很多人在漏,什么叫漏?不停地撒尿,或者不停地拉肚子。这种漏,那就不是大肠的问题了,你再跟大肠较劲呢,就解决不了它根本的问题。
      梁冬:噢,原来是这样。
      徐文兵:嗯。
      梁冬:好,“藏精于肾,故病在……”这个字念什么,念xī,对不对?故病在谿。
      徐文兵:诶,病在谿。
      梁冬:一个,旁边一个“奚”,右边一个“谷”。
      徐文兵:诶,你那是个繁体版,非常好。这个就肾脏出现问题以后,它会表现在一些对应的穴位上,而这些穴位呢,是什么,小块肌肉接缝处。《黄帝内经》,以后我们会讲穴位,它有一句话,叫“肉之大会名曰谷”,这一般都是脾胃的,就大块肌肉的接缝儿。我们上次说,看一个人肌肉有没有萎缩,脾胃有没有毛病,把合谷穴:这个大拇指、二拇指一夹,一看,合谷穴这儿拱起一块肉,这叫“肉之大会名曰谷”。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肉之小会”呢,
      梁冬:“名曰谿”呀?
      徐文兵:“名曰谿”。
      梁冬:噢。
      徐文兵:“溪”呢,简体版是一个三点水,一个那个姓奚……
      梁冬:奚秀兰。
      徐文兵:哦,奚秀兰那个“奚”。在古代呢,不这么写。最著名的一个“溪”,叫“太溪”,太溪那儿没肉。它是什么?跟腱,筋膜。太溪在哪儿?
      梁冬:太溪呀?
      徐文兵:啊。
      梁冬:在脚上吧?
      梁冬:脚踝,脚的内踝高点与跟腱的中间,那个。
      梁冬:那个位置。
      徐文兵:穴叫太溪。你要在太溪扎根针,穿过去,对面……
      梁冬:就昆仑。
      徐文兵:诶,我们经常说,把一人武功废了,怎么废呀?
      梁冬:就把他那个筋腱给剔了?
      徐文兵:把那个脚筋挑了。挑哪儿?就那儿。把那儿一挑,这个力就发不出来,“力由足起,气由脊发”,这个力就断了。没有力,哪有气?
      梁冬:刘翔跑步拉伤的就是这个地方吧?
      徐文兵:就这个地方。
      梁冬:哦!
      徐文兵:你特意看一下他那个解剖图。“溪”呢,还有就是它那个小的,肌腱、筋膜接缝处,它那儿肉不多,但是,受劲、受力比较大。
      梁冬:对。
      徐文兵:还有一个“溪”呢,叫“后溪”。这个后溪在哪儿呢?后溪是小肠经的第三个穴。它在我们的小拇指……我们把,把这个手半握拳,在小拇指的前面,就是掌指关节的前面,离这个指尖很近的那个穴,是小肠经的第二个穴,叫“前谷”,它的后面,“后溪”。
      梁冬:Ok。
      徐文兵:这个后溪呢,它是通督脉。它属于小肠经的穴,但是它通督脉。所以很多人,就是有颈肩问题,因为小肠经过肩胛骨,过脖子。还有呢,就腰背的问题,这个督脉是整个贯穿人的正中间嘛。一般我们说后溪是通督脉。这个穴一扎,也是能够解决很多这个腰背疼的问题。所以它表现在了:很多叫“溪”的那个接缝处。所以检查肾有没有问题,第一件事,我以前讲过,按太溪。
      梁冬:太溪?
      徐文兵:一看太溪和昆仑,一捏,薄如蝉翼,呵呵,您老人家虚得,快崩溃了!
      梁冬:我有一段时间啊,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他观察一个女孩子,有没有这个,好不好看,优不优雅,主要看小腿下面这个,就是跟脚跟关节那一块。有些女孩子很宽,就不优雅,有的女孩子很窄。其实那个很窄是肾虚的表现,是吧?
      徐文兵:消耗过度,要嘛就是先天不足。
      梁冬:噢哟!
      徐文兵:是呀。
      梁冬:可惜,可惜,所以娶媳妇还得……
      徐文兵:你说的也有道理,就因为在消耗中才磨练出的那种优雅。
      梁冬:嗯。
      徐文兵:不经事,你哪儿能练出来?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要娶媳妇的话,还得娶一个厚一点儿的。
      梁冬:哈哈!你的言下之意……嗯,明白了,哦,明白了。“故病在溪”,“溪”呢,我这个册子上面有解释,“指四肢上肘、腋、膝、胯处的大关节”,它是这样讲的吗?
      徐文兵:大关节叫“溪”?
      梁冬:对啊,它这样写的。“四肢上肘、腋、膝盖的膝、胯等处的大关节”。
      徐文兵:哼!诶,这样吧,《黄帝内经》呀,就这么一本书,就跟《红楼梦》,一本书养了几千几万人一样,都在那儿说《红楼梦》,挤兑《红楼梦》,我也是其中一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你就根据你的理解去选一个你认为对的。我是这么解释。
      梁冬:这,这,这,本来这个读书就应该如此,否则的话,那多无趣啊!
      徐文兵:嗯。
      梁冬:好了,那您讲完了之后人家还讲不讲《黄帝内经》啊,是吧?好了,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啊,一起来学习。刚才呢,讲到这个“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两阴,藏精于肾,故病在溪,其味咸……”,怎么看这个“咸”?
      徐文兵:咸能润肾。就说我们学《黄帝内经》呢,你把它所有对味道与五脏的对应归结起来,你就发现里面有很多,比较乱,而且互相矛盾的地方。
      梁冬:对。
      徐文兵:有的说这个是入心,有的说那个就入肾。其实,我们后来又学的一个传承叫《汤液经法》,就是那个伊尹写的,那个厨子,有的网友给我留言说,你管人叫“厨子”是不是有点不尊重?我说,“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说,我跟你说我的理想,我说不当大夫,你知道我做个什么?
      梁冬:做个厨子啊?
      徐文兵:我想当个厨子。
      梁冬:哦,是吗?
      徐文兵:我想做的人,你说我不尊重吗?
      梁冬:噢!
      徐文兵:就是你理解。或者咱们发音叫厨子(zǐ)……
      梁冬:这样就显得。
      徐文兵:叫孔子(zǐ)、孟子(zǐ)……
      梁冬:哈哈!
      徐文兵:我想将来做个厨子(zǐ)。
      梁冬:哈哈!
      徐文兵:诶,处子,“静若处子”,呵呵。
      梁冬:哈哈!
      徐文兵:所以根据伊尹的那个《汤液经法》呢,他对味道把握呢,比较好。这样说来呢,就是说,任何一个脏,它就有,一般都有两三个味道对它会起作用。
      梁冬:对。
      徐文兵:绝对不是说,一对一的啊。我就,酸就入肝。酸还入肺呢,是吧?望梅还能止渴的嘛。
      梁冬:对。
      徐文兵:对不对?所以这个“咸”呢,我告诉大家,大家先记住,咸能润肾。就是肾啊,如果它封藏太过,就产生了什么结石啊,肾里边产生了肿瘤或者是癌症的时候,你想让它,就好像推动一块,就是粘连在一个地方的那种大石头,想让它推动它一下,加点咸,就能推动它,就像加了润滑油一样。苦味药呢,能坚肾。
      梁冬:把这个肾固住?
      徐文兵:诶,固住。也就是说,如果你得了肾结石,或者产生了肾的肿瘤,你就要少吃苦,多吃点咸的药,就润它一下。所以,以后我们会学《黄帝内经》,《黄帝内经》有一句话,叫“肾苦燥,急食咸以润之”。
      梁冬:嗯,所以,如果这样的话,把那个黑小豆拿盐水泡过吃,会不会是很补肾的呢?
      徐文兵:你说得太对了!
      梁冬:诶,真的有这样的啊?
      徐文兵:我们古代人吃黑小豆这些豆类的,都得加点盐。最典型的叫“豆豉”。
      梁冬:噢,对,豆豉就是黑的嘛。
      徐文兵:豆豉什么味道?
      梁冬:咸的嘛。
      徐文兵:对啊,吃过吧?“豆豉鲮鱼油麦菜”。古人早就发现,你老吃那个豆子就能吃出肾闭藏太过。怎么办?反佐一下,加点咸。
      梁冬:噢哟,看来我慧根还可以啊。
      徐文兵:哎呀,到一定水平了。
      梁冬:关键时该有点对不住“水平”了……
      徐文兵:不用读《黄帝内经》了,将来自个儿写它一本。
      梁冬:谢谢徐老师,谢谢徐老师,还差远了,差得很远呢。好,“其味咸,其类水”,你是怎么解读肾和水之间的这种?
      徐文兵:我以前解读过,你又替大家问。肝,“其类草木”;心?
      梁冬:“其类火”。
      徐文兵:脾,“其类土”;肺,“其类金”,是吧?肾,“其类水”。这个“水”啊,我告诉大家,不是地上的水。“黄河之水天上来”,肾的水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那个水。
      梁冬:所以有个地方叫“天水”嘛。
      徐文兵:“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诶,叫天水。
      梁冬:说的就是这儿?
      徐文兵:对。所以这个为什么对应黑呢?地球上有生命,就是因为“地气蒸腾为云,天气下降为雨”。有了一番云雨,一番云雨过后,才孕育出生命。
      梁冬:是,人间也是如此嘛。
      徐文兵:人也是这样。所以这个下雨的时候那个云……
      梁冬:是黑色的?
      徐文兵:乌云!黑云压城城欲摧呀,那个乌云下出来的那个水是诞生生命的水。大海里的那个水,咸的,你在那儿游,能把你渴死。但是呢,这时候天降大雨,赶紧舀一瓢,一喝,淡水。所以,这个水是天上的水。我们身体里边最高处是?
      梁冬:头顶嘛。
      徐文兵:头颅。
      梁冬:对呀。
      徐文兵:头颅又叫什么呀--首级。
      梁冬:对,首级。
      徐文兵:对呀,又叫头脑,又叫元首,是吧?我们说,“国家元首”,我说,“您是国家元,还是国家首?”诶,“元”和“首”有什么区别?
      梁冬:真不知道。那到底元和首有什么区别呢,徐老师?
      徐文兵:那我们用数字来表达一下。“首”,你用几?咱们用一到零。
      梁冬:“首”,那就应该用“一”喽。
      徐文兵:对呀,排名首位嘛,排行榜位居首位。
      梁冬:那“元”是“零”喽?
      徐文兵:对了!
      梁冬:噢!在这里等着呢。
      徐文兵:那么“元”是什么,零,是玄,是看不见的,在哪儿呢?那个“首”是你的头。头,又叫脑袋——是装脑的一个袋子,只不过它硬了点儿。那个“玄”,那个“零”,那个“元”,就是你的脑髓。
      梁冬:哦,就是“无极生太极”嘛。
      徐文兵:诶!那么说了,那就是,我们的水在哪儿?我们的那个……
      梁冬:天水。
      徐文兵:你看,就跟那个塔楼一样,里面有个水箱,那个水箱在哪儿?
      梁冬:在顶上。
      徐文兵:在楼层最高处。我们这个“水箱”,就是我们的脑袋。脑袋里面,咱们不是大脑进水了啊,也不是脑积水,我们装的全是脑髓,这个脑髓就是我们的“天水”,它慢慢沿着脊髓往下渗,然后再渗到我们的四肢、骨骼,变成骨髓,这就是我们的“水”,本元的水。
      梁冬:那这东西能装新东西进去吗?
      徐文兵:呵呵,它是在……女性呀,28岁之前,是递增:不断地补益精髓,吃五谷,化成精髓,渗到骨空里面,这个《黄帝内经》都有讲。你吃五谷之精,转化成你的髓,就填充进去。女性28岁以后,就开始什么?还在补充,但是用得多,补得少。男的是什么?32岁。所以你之前在补,慢慢就在漏,最后全漏干。漏干是什么呀,大脑萎缩,脊髓空洞,这就“水”干了,这是真正的水。这个水,可不说,你拿一瓢冷水,喝一杯冰红茶能补上去的。
      梁冬:这个样子的。
      徐文兵:对!那么你想补益脑髓,你吃什么最好呢?《黄帝内经》就接着就说了……
      梁冬:“其畜彘”,是吧?
      徐文兵:对了,彘。
      梁冬:“彘”呀,就猪嘛。
      徐文兵:哼,对!
      梁冬:这个彘就是猪肉喽,猪肉是补脑髓的?
      徐文兵:有个特著名的故事,就是毛主席,毛主席要,就是写东西太多,操心,劳神太厉害了,就叫补补脑子,马上就叫厨师做一碗“红烧肉”。
      梁冬:怪不得我这么喜欢吃红烧肉,原来是在这儿呢?
      徐文兵:“毛氏红烧肉”。我们去韶山去参观,也是,啊,最有名的毛氏红烧肉。这个毛主席呀,伟人,大哲学家。他为什么那么倡导中医?中医药是伟大宝库,应该加以什么?发掘!提高!而且毛主席,举手一挥,“西学中”,呵呵,让一帮西医来学中医。
      梁冬:现在都是“中”学“西”了,哈哈!
      徐文兵:哈哈,现在都不是学习,都是叛习。就是全,全叛变了。毛主席他哲学,就是这是一个哲学家,他也是一个诗人,他伟大在哪儿?他的有些想法就是《黄帝内经》的那种想法。我记得他的保健医写过一本书,就说他给他看病过程。他保健医发现他有牙龈的那个感染,他白细胞就有点高,然后他就给他用抗菌素啊,建议他要什么漱口呀,刷牙。毛主席就来了一句,“老虎不刷牙,为什么老虎的牙不掉?”
      梁冬:这个问题实在是问得太好了,到底答案是什么呢?为什么老虎不刷牙,老虎的牙齿又不掉呢?广告回来之后,和大家一起来分享!
      (广告片花……)
      梁冬:诶,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刚才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为什么老虎不刷牙,但是老虎的牙齿又那么坚硬呢?
      徐文兵:这个,大自然天造地化,给人和动物都设计好了一套系统,这叫我们叫“自愈”,啊,自我修复,自我康复这套系统,本身就有,只不过我们人呢,就是把它搞得退化了。退化以后呢,你又不去回到正路,去想办法修复这套本身就有的系统,然后就借助于外力。你说刷牙这个事儿,古代都是用盐水漱口。
      梁冬:对。
      徐文兵:古代还有那个用竹盐,竹子是苦的,盐水是咸的,正好这是一个搭配,这也是漱口。这个漱口远比刷牙效果要好。就说,你干脆就把它那个食物的残渣余孽全部清掉了,它就没有,它就不可能在那儿兴风作浪了。刷牙和剔牙呢有个什么毛病呢?有人特狠,就是把自己的牙能刷出沟槽来,是吧?滴水还石穿呢嘛,天天刷能把自己的牙……还有人剔牙,把牙缝剔得特别宽,现在人用牙线,这都是在一个错误道路上你说他做的,在这个错误方向上做了一点对事儿。毛主席说这个老虎不刷牙,其实呢,老虎的那个唾液呀,腐蚀性特别强。它能够,就是把吃进去的肉,能够在嘴……我们像吃个馒头,我们吃出甜味,我们也就把,充其量把植物蛋白给化一下。老虎这个唾液就很厉害,所以老虎这种自洁系统它就没有得到那种,就是异化,还保存了一种天真。另外毛主席支持中医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毛主席在延安的时候,他住那个窑洞啊,有点潮。他本身常年征战,那个关节呀就有点那种风湿。
      梁冬:对。
      徐文兵:延安当地有个著名人物叫李鼎铭先生。李鼎铭本身就是个特别好的中医。就是李鼎铭给他做针灸,开中药,调治以后,毛主席这个风湿关节炎,完全好了,所以他从那面儿就对中医就有特别好的印象,所以他就要大力发展它。最著名的就是毛主席说,诶,脑子累了,吃碗红烧肉。他能感觉到,吃完这个猪肉以后,对肾精的那个补益,效果非常好。这个“其畜彘”,古代对猪呢,有几种叫法:一个叫“彘”。这个比较有名就在“鸿门宴”上。这个项羽招待刘邦、张良,这个范增呢,屡屡举起自己的那个玉玦,让这个项羽就把这个刘邦宰了算了,是吧。就是项羽没宰刘邦有一个原因,就是……后来樊脍,樊脍上来了,樊脍上来表现特威猛。你说他干件什么事儿?
      梁冬:他怎么样?
      徐文兵:就是,项羽赐给他一块猪肉,彘肩,翻译成现代话叫猪肘子。生的,生的啊,然后樊脍接过来以后,就放在自己——带一个盾牌,带一把剑嘛——放在那个盾牌上,咔、咔、咔一切,就吃,生吃。这个项羽呀,本身就是一个武夫,是个莽汉。他就欣赏这种——“同气相求”嘛——欣赏这种生猛的人,所以这个樊脍的这个表现,也促成项羽没杀,没起杀刘邦的心。生吃猪肉。但,你想想,樊脍以前的职业是干嘛呀?
      梁冬:屠夫,是吧?
      徐文兵:嗯,就是个杀猪杀狗的。
      梁冬:哦,怪不得。
      徐文兵:跟张飞一样。
      梁冬:是。
      徐文兵:这一个叫“彘”。还有叫“豚”,就“月”字边,一个那个海豚的“豚”。这个猪呢,我考证了一下,什么时候叫豚,什么时候叫猪?
      梁冬:对。
      徐文兵:就唐宋的时候,管家养的猪,叫“豚”,管野猪叫“猪”。
      梁冬:哦,是这样的。
      徐文兵:对。就是你要是现在吃野猪肉,超市也有野猪肉。野猪那肉味特香,特冲。家猪呢,就比较……
      梁冬:比较肉。
      徐文兵:比较肉,比较柴。
      梁冬:那这个猪,最好做、最好吃是怎么样?上次你说的还是烤来,烤焦了有点……
      徐文兵:不,不,不,根据你的体质。
      梁冬:对。
      徐文兵:猪,本身是个水性,有没有“杨花”不好说,水性。
      梁冬:哈哈!有没有杨花!哈哈!
      徐文兵:呵呵,猪肉嫩。
      梁冬:对。
      徐文兵:你比一下所有的,咱们从羊肉、鸡肉、牛肉,还有上次说那个驴肉、马肉,所有的肉里面,猪肉最嫩。是吧?
      梁冬:对。
      徐文兵:而且,为什么说猪肉这个水性杨花呢?百搭,跟所有的菜,都能配。
      梁冬:对。
      徐文兵:就自个儿没个性,跟谁在,嫁给谁就是谁的老婆。
      梁冬:这倒也是一个品格,是吧?
      徐文兵:是一个非常好的品格。这个“水”呀,你想想那个水,老子对水是,水是非常……
      梁冬:“利万物而不争”,是吧?
      徐文兵:对呀,不争,不显摆自己。不能说,你像炒片羊肉,马上那个膻味就出来了。
      梁冬:嗯,有个性。
      徐文兵:啊,切盘牛肉,马上,那个卡牙缝,纤维那个粗糙劲儿就出来了。猪肉是最随和。什么叫随和?逆来顺受。啊,就是它跟所有的菜都能配上。四川人把猪肉做到极致。
      梁冬:对,川菜,那就是把……
      徐文兵:川菜是把猪肉做绝了。所以你想发挥它滋阴的效果,咱就炖。如果说,你想中和下它的阴性、寒性,啊,你不想我吃得跟猪一样胖,那就烧,或者是在里面多加点那种反佐的佐料。能提高猪肉鲜味的,最好的佐料,就是那个八角、茴香,大料。
      梁冬:对。
      徐文兵:就是那个。这个大料是提升猪肉鲜美味道最好的,也能反佐一下猪肉的寒性。但是,如果你炖羊肉的时候放点大料,那就巨蠢。想衬托羊肉鲜美香味,一个是葱,一个是姜,再一个就是小茴香。
      梁冬:啊。
      徐文兵:孜然。
      梁冬:对。
      徐文兵:你要放大料进去,整个就把这肉的那个羊肉的鲜味也没了。
      梁冬:啊,好吃的羊肉就是拿清水煮的。
      徐文兵:清水煮也行,加点盐,就行了。
      梁冬:哎呀,太好了,太好了。
      徐文兵:这个猪肉里边最寒的部位,你知道在哪儿吗?
      梁冬:是哪里呀?
      徐文兵:猪脑子。
      梁冬:哦,对哦,对哦,天水嘛。
      徐文兵:天水。我告诉你,猪脑子凉到什么程度?能把一般阳气,就是一般有阳气的男人吃到阳痿。
      梁冬:我以前高考的时候呀,隔壁的阿姨说,这个你要补补脑油哦,拿猪脑和鱼脑炖起来给我吃啊。
      徐文兵:你那会儿多大?
      梁冬:对,十八九岁。
      徐文兵:对呀,“相貌堂堂真男子,未亲女色少年郎”,那会儿阳气足啊!
      梁冬:怪不得!
      徐文兵:你能把它化掉补你脑子。如果人到中年了,还出去吃“海底捞”,然后涮几片猪脑子,回去以后就起不来。
      梁冬:噢哟,无量寿佛。
      徐文兵:特别凉。但相反来讲,如果碰到一个阴虚火旺的人,就是阴液极端不足的人,就是整天手心、脚心烧,然后心烦,烦得就是出盗汗,烘热,哄一下就热了,然后无故发脾气——更年期嘛,这种人就需要滋阴。中医里边有个方子叫“大补阴煎”。大补阴煎,里面有知母、黄柏,这就中药吧,但你知道主药是什么?
      梁冬:就是猪脑?
      徐文兵:猪脊髓一条!仅次于猪脑子,是猪脑子流下来猪的腔骨里边那个脊髓。所以,那个你一般用草木的药滋阴没有效果的时候,只能用这个。所以这个,我们有人爱吃腔骨,有人爱吃排骨。吃排骨的人要掂量一下您的这个阳气啊。
      梁冬:哦,排骨是很寒的,对不对?
      徐文兵:排骨比起腔骨来,不寒,因为它里面没有脊髓。腔骨是什么?猪的脊椎骨,它带脊髓的。
      梁冬:那羊蝎子也是,就是这个,是吧?
      徐文兵:羊蝎子那个脊髓比猪的腔骨要好一点,它热嘛。
      梁冬:对。
      徐文兵:羊本身是热。
      梁冬:对,前些年北京特别流行吃羊蝎子。今年,这几年没了,跑哪儿去了?
      徐文兵:嗯,火大了。
      梁冬:特别热,是吧,那东西?
      徐文兵:特别热。啊,所以这个猪里面呢,也有讲究。还有呢,就是我们有的人爱吃猪头肉。
      梁冬:对。
      徐文兵:吃猪头肉有个讲究:一个是要加蒜泥,或者要大瓣蒜。还有,吃猪头肉的时候,一定要喝“二锅头”。
      梁冬:猪头肉到底是指的哪一块肉呢?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依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讲到猪头肉的敏感话题。
      徐文兵:诶,以前啊,古代祭祀要用“三牲”嘛,就牺牲的“牲”。
      梁冬:对。
      徐文兵:三牲:牛头、猪头、羊头。
      梁冬:对。
      徐文兵:这是最高级别的祭祀。祭祀完了以后干嘛?
      梁冬:吃啊?
      徐文兵:得吃啊。你祭祀完神,啊,神一看,你们诚意到了,心领了,然后,那个猪头、羊头、牛头,拿回就吃。所以吃猪头肉呢,是从这儿来的。就把那个祭祀品也放冷了,是吧?就剔下来,就做成凉菜,下酒,是非常好的下酒菜。所以,吃猪头肉,一定要下酒,如果你喝着凉啤酒,还吃猪头肉,那叫作病!
      梁冬:啊,这样子啊!
      徐文兵:就说有的人在做事儿,有的人在做人,有的人在作病,这叫作病。还有以前“祭孔”。祭孔的礼仪呢,虽说比不上祭天那么隆重,但是也用猪头,也用猪肉。有的时候会用点什么,那种就是腊肉。
      梁冬:对。
      徐文兵:祭孔呢,是不用豆腐,你知道为什么不用豆腐吗?
      梁冬:好像有点过节吧,是不是?好像说是……
      徐文兵:呵呵,对了,豆腐是淮南王刘安发明的,是道家传承。道家历来看不起儒家,认为这帮人玩形式主义,玩虚的,违背自然。所以祭孔都不用豆腐,但一定要用这个猪肉。而且都是最后呢,祭完孔子以后,“分而食之”。所以管儒生你知道什么?“吃冷猪肉的”。
      梁冬:哦,呵呵!
      徐文兵:你以为干嘛呢,吃冷猪肉的。或者就是挤兑那些假模假式的那些人,“腐儒”,管腐儒都叫吃冷猪肉的。你看一下《老残游记》里边都有很多对这些人的讥讽和挖苦。我们临床上看到很多人得了这种阴寒内盛疾病的,就是又居住在内陆,但他又没有机会接触海鲜,一般都是吃猪肉不当吃出来的。
      梁冬:这刚才说的这个吃猪头肉,是说整个猪头上的,各个部分的肉,是吧?
      徐文兵:他是这样,剔下来以后压!它本来这个猪的那个猪皮呀,它很有胶性和粘性,所以我们一说那个吃猪耳朵叫“千层脆”嘛。
      梁冬:对。
      徐文兵:他把一层一层猪耳朵压实了,然后一切,是吧,里面有脆骨,外面有这个皮,有胶,很好吃。我那会儿,我九零年毕业嘛,在,留在东直门医院。东直门医院往北就是“簋街”。
      梁冬:那个时候还没那么火,是吧?
      徐文兵:那会儿就刚刚起步。我们原来吃食堂。食堂呢,不好吃,就跑到现在的簋街,那会儿还,那会儿叫“鬼街”。那个“鬼”就是鬼神的那个鬼。现在就改了那个“簋”,就那个瓷器那个簋。我吃过最香的一次,这个猪耳朵,就千层,就是在簋街上。我一生中留下印象,就说吃过特好吃的饭,这是其中一个就在簋街上吃的,特别香。另外呢,就说滋阴最好的一个药呢,就是猪皮冻,拿猪皮做成的皮冻,我们现在都叫肉皮冻嘛,现在人们觉得好像就是一般的菜。其实,猪皮冻的这个养人的皮和肤……
      梁冬:说回来这本书啊,“其类水,其畜彘,其谷豆”。
      徐文兵:好,“五谷”,复习一下五谷啊。
      梁冬:对,五谷。真的是学完后面的,忘了前面的。
      徐文兵:肝?
      梁冬:肝的那个呢,是什么?
      徐文兵:麦子。
      梁冬:麦子,是吧?对,“其谷麦”;火,“南方赤色”;心,“其谷黍”,有点像“黎”的那个。
      徐文兵:诶,有点像“黎”那个。
      梁冬:对,有点像黎,反正这个字。啊,然后呢,“中央黄色”呢,“其谷社”。
      徐文兵:社稷的“稷”。
      梁冬:呵呵,对,社稷的稷。
      徐文兵:钟表的表。
      梁冬:哈哈!对,对,对,以前我们一位姓钟的老师,每次打课台,“先生贵姓?”“钟表的表。”哈哈!
      徐文兵:我姓钟。
      梁冬:啊,钟表的表。
      徐文兵:钟表的表。呵呵!
      梁冬:哈哈。“西方白色”呢,“其谷……”
      徐文兵:稻。
      梁冬:“其谷稻”。那这个就讲到了黑色,黑色呢,“其谷豆”。
      徐文兵:诶,豆那个形状就像人的肾。
      梁冬:对。
      徐文兵:刚才说这个,就是这个猪肉。猪肉,还有一个特别好的滋补肾叫炒腰花。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我们一到饭店点一个“火爆腰花”。他为什么要这么叫火爆一下?他这个油温比较高,另外呢,它这个腰子比较脆,所以你切好刀功以后呢,基本上就爆一下就行了,但是必需要爆。另外呢,炒腰花儿,火爆腰花儿,前提是,一定要把那个腰子收拾干净。因为这个腰子都知道,它是个泌尿器官,它是把血液里边那个尿液通过这儿,肾盂,给它过滤出来,所以你要不把里边那个白色那个筋——老百姓管那个筋叫“臊筋”,就是有尿臊味那个白筋儿——不把它切干净,那个腰子老是那一种尿臊味。话又说回来了,你就切得再干净……
      梁冬:它还是在?
      徐文兵:它还是稍微有一点,所以做火爆腰花必需用大量的香菜。
      梁冬:对,遮盖。
      徐文兵:诶,就是,就是和。
      梁冬:与之相和。
      徐文兵:这样和了。我见过一个最蠢的做腰花儿的方法,就是做凉菜。
      梁冬:对呀,那真的很臊噢。
      徐文兵:做凉菜,不火爆,然后呢,就加点其他的调料。而且他那个腰子也没收拾好。吃完几口以后,我就胃就受不了,就冲到洗手间全部吐掉。这就叫胡闹!古代人怎么做这个菜,啊,什么宫爆鸡丁、鱼香肉丝,几百年的传承,意思是说,我们试过好几遍了,这么搭配是最好的。现代人都出那种“幺蛾子”。
      梁冬:啊,叫创意菜。
      徐文兵:创意菜!啊,我见过几个比较蠢的,一个是这个凉拌腰花儿,吃得我就立马吐掉。另外一个,我那次做节目,他们说做海鲜,你知道怎么做吗?
      梁冬:嗯。
      徐文兵:牡蛎臭豆腐。
      梁冬:哇!
      徐文兵:呵呵,一个腥,一个臭,两个放一块儿,还让人吃?行,让他吃,啊,这个先把厨子拉来喂他三大碗,然后我们再吃。
      梁冬:主要是老板要求,强烈要求他,是吧?“其谷豆”,所以,你看,这个豆,如果这样的话,豆豉鲮鱼炒腰花,那就很猛了?这味菜?
      徐文兵:那就叫“同”了,那不叫“和”。
      梁冬:那就太同了,是吧?
      徐文兵:这个豆子的形状呢,本身就像那个腰子,就是我们说“取类比象”。另外呢,这个豆子呢,在五谷里面它的蛋白质含量是最高的。啊,如果你能把豆子里面的蛋白质转化成你身体的精,然后再储存起来,这个是利用价值是最高的。但是问题在哪儿呀?这个蛋白质含量越高,越不容易消,也不容易化。也就是说,我说最容易被你消化利用的,就是跟你脾胃匹配的那个小米,是吧?你说很多人大病一场,然后脾胃刚恢复,马上就说,喝碗米粥,啊,上面那个米精、米糊糊喝下去,慢慢越喝越壮。我的一个病人得胃癌,胃癌术后。他也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啊,那大公司的老总那了不得,就是还,还活着嘛。你要参加追悼会的人可能不多,一看这个,胃癌手术完又活出来了,这送礼的人还那么多,全送好吃的。我去看他的时候,因为我们私交,私交不错,我就说,我们老家山西的小米,广灵的小米最有名。
      梁冬:对。
      徐文兵:我说啊,“您呀,他们给您送那么多这个海参,那个燕窝,这海马……”海马还能壮阳的嘛,我说“您全别碰,只要沾这些动物的蛋白您都别碰,熬小米喝。小米呢,您也别怕浪费,你就熬得稠稠的,把上面那个米精下来喝。”这个人啊,官儿做大了,位置坐高了,他有个出什么问题,就是给他出主意的人太多。
      梁冬:对。
      徐文兵:啊,这个说东,那个说西。好在这人听我话,人就喝小米粥,最后养过来了。现在都胃癌术后两年了,活得都挺好。每次见面他就跟我说,“徐大夫,得谢谢你这小米,你看我就是这么,我什么都没吃,我就喝这个,养过来了。”我说,“我再给您送点儿?”“诶,我不是那意思,我这专门派人到山西搞了一点,是吧,让人农家拿那个石碾子磨的,小米。”我说,“你要是吃这个小米呀,带点儿糠,那您就更好了。”“哎?”他说,“是吗?我还让他们把糠给我筛干净。”我说我们中医治疗食道癌,古代叫食道癌叫“噎膈”,就噎东西,咽不下去,或者“膈”呢,就是什么,“膈拒”,就是吃进去“呱”又给顶出来了,食道癌。食道癌呢,有个著名的方子叫“启膈散”,就开启膈,就膈肌,肉字旁那个“膈”,散。这是清朝一个著名的医家叫程国彭:“程”是工程的程,国家的“国”,啊,“彭”是那彭德怀的彭。这人字钟龄,啊,钟,钟表的“钟”,呵呵!
      梁冬:呵呵!
      徐文兵:年龄的“龄”。他写了本著名的书叫《医学心悟》。这是我妈妈当年跟她的师父(大同的一个名医叫马衡枢)学医的,他们的课本。“启膈散”,启膈散里面全是治疗这种,就是早期胃癌或者早期食道癌的,里面用的什么?全是养阴、化瘀血的药,里面专门加一味药你知道叫什么?
      梁冬:嗯,麦糠啊?
      徐文兵:诶,你看我铺垫半天,最后,你可能早就不耐烦了,这家伙说半天……
      梁冬:诶,没有,没有!
      徐文兵:不就想说糠吗?就是糠!
      梁冬:我,我,我觉得有意思,这事儿有……
      徐文兵:这个人啊,吃五谷之精,本来是补你的精,但是它又没走到正地儿上,它就再另起炉灶长出个“精”,就长出了个肿瘤。然后他那个“精”又长出个“神”——就跟你的“神”不一样——它又开始无限扩张。所以你想把这个“精”干掉,你就去跟你那个“精”对应的,你去吃那个糠。我们六、七十年代那会儿农村啊,一般都是没粮食,粮食不够,熬点儿小米粥放点儿糠,其实我告你,这是干嘛呢?防癌呢,现在人吃精太多了。
      梁冬:我刚才还是,还有个另外一个体会啊,就中医里面呢,没有那么多吓人的病,所以呢,你说就是“噎膈”,是吧?
      徐文兵:噎膈。
      梁冬:你说这个病叫“噎膈”,你说,噢,也就没什么了。哇,说是食道癌,哇,那那就吓死了。所以,有的时候啊,我觉得哈,西医给它起了那么多吓人的名字啊,纯粹是一种自我保护。
      徐文兵:对呀。
      梁冬:就是说,他告诉你这东西不可以治,所以呢,你也没有办法去指责他。
      徐文兵:对!
      梁冬:哎,所以有些时候,当然我们不能那么阴谋论喽,不过呢……
      徐文兵:所以说是,“你得了该死的病,不是我没救活你。”
      梁冬:哎呀,这个这个,得宽容处且宽容啊,得善良处且善良。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国学堂之重新发现,中医太美。
      徐文兵:对,还,还没来得及讲“豆子”,下期节目……我们忽然回到“谷子”那儿去了。
      梁冬:对,对,对,好,谢谢徐文兵老师,下一期再见!
      徐文兵:再见!

    本文标签: 黄帝内经 金匮真言论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7期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luobaoke.com/ketang/184.html



    上一篇:【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6期

    下一篇:【黄帝内经】-金匮真言论第18期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 首页 | 秘方治疗便秘| 阳痿早泄原因| 阳痿早泄危害| 治疗阳痿早泄|

    友情链接: 罗大夫博客 罗大夫百科 贴吧

    ICP备案: Copyright © 2002-2017 LUODAIFU 版权所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