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 站内搜索| xml
  • 网站首页
  • 罗大夫介绍
  • 关于便秘
  • 阳痿早泄
  • 治疗案例
  • 网站动态
  • 养生课堂
  • 联系大夫
  • 【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篇第07期
    发布:罗大夫    时间:2019-05-30 14:01
    经文:其治宜導引按蹻,故導引按蹻者,亦從中央出也。
    -异法方宜论篇第07期

    异法方宜论篇第07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对面呢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你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从今天呢我们还是继续《素问?异法方宜论篇第十二》,诶!之前呢我们讲到“中央者”然后讲到“其治宜导引按跷”。
    徐文兵:上次呢,就是我们特意说了这个导引,就是梁冬问我说导和引有什么区别。
    梁冬:对。
    徐文兵:我当时说了,向心呀、离心呀,其实就是说,平常我们老说这话,真正一问啥意思?不知道,回去还得琢磨。
    梁冬:对。
    徐文兵:琢磨了以后呢,我们就是有这么一个观点啊,跟大家分享,看看不知道对不对。我一直特烦这个简化字,为什么烦简化字,就是这个简化字搞的我们对汉字的根源起源啊,就搞的不清楚。不清楚以后呢,我们就对这个,就出现一问题,就是认字不识字——写出这个字认得,啥意思?不知道!
    梁冬:嗯。
    徐文兵:你看繁体字那个導怎么写?繁体字导上面是个道,底下是个寸。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是吧!什么意思导?一看这个繁体字我们就知道,指引你走那个正确方向,是吧?
    梁冬:那为什么是寸呢?
    徐文兵:寸可能是一步一步走,慢慢走。
    梁冬:呵呵……
    徐文兵:但是它上面是一个道。
    梁冬:对。
    徐文兵:你看那个韩愈说什么叫“师”?
    梁冬:嗯。
    徐文兵:《师说》么,韩愈说“师者”。
    梁冬:传道授业!
    徐文兵:“传道授业解惑也”,他第一位就告诉你是传道。
    梁冬:对。
    徐文兵:我们以前讲过这个“道法术器”。
    梁冬:对。
    徐文兵:就是说,现在人都不管方向,都是在乎一个武器装备先进不先进,开的车好不好,驾驶技术怎么样——关心术和器的层面。不关心方向。如果说你这个方向错了的话,你那些技术手段越高明,你离正确的那个目的地越远。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所以这个导引的话呢,我们说让你的气血回到它的正路上、正道上,如果他人病了以后出现什么问题?我们叫气血逆乱。逆是什么?
    梁冬:回流!
    徐文兵:诶,经逆是回流。你看我们说,本来说营血就是这个走在血管里面的血,是从心脏搏出,经过动脉到末梢,然后再回流,这叫顺。
    梁冬:对。
    徐文兵:如果逆了呢?
    梁冬:就不那么走了。
    徐文兵:诶,不那么走了,就说我们有些人出现了手脚冰凉,这是逆!我们以前讲过“反顺为逆,是谓内格”,自个跟自个就打起来。
    梁冬:对。
    徐文兵:在《上古天真论》时候我们还讲过,会养生人叫“气从以顺,各从其欲,皆得所愿”。
    梁冬:嗯。
    徐文兵:这叫顺。那么碰到这种不顺的,逆的人你需要让他什么,把他捋顺了,这叫导。另外一个就是从大乱变成大治,气血乱了,乱了的情况呢,以前人说怎么回事?怎么叫乱了?我们说每个经络都有他循行的路线,每个人都有“鸡往后刨,猪往前拱,各有各的道”。如果你走错了路,你本来这个足阳明胃经我们说从脸上下来,经过脖子穿过乳头,然后往大腿下面外侧方走。我经常看到的病人是什么?就是肝经气往上顶,阳明经气往下沉,然后两个人就顶起来,打起来,这两个人本来就是说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走你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梁冬:对。
    徐文兵:但有些人的经络就会拧在一起,然后这两个:一个是往上,一个往下就会顶起来,这叫乱了,啊。还有的我临床上看到的就是这个人的冲任脉,冲脉和任脉往上走,然后呢他边上也是足阳明胃经,也是绞在一块了,他这个经络走着走着就胃经就跑到那条道上了。举个例子来讲就是黄河不是经常龙摆尾么。
    梁冬:对。
    徐文兵:黄河经常乱到什么时候?就从那个黄河就入淮了。就是黄河和长江中间不是有个淮河吗?它一走乱,就是那个黄泛区就是抗日战争时期炸花园口,黄河一下就跑到淮河从淮河入海了。这就说你不走你的道,跑到我这来。那么怎么让它复位,这就需要导,就是说让它回去正道上,这叫导。
    梁冬:那什么是引呢?
    徐文兵:诶,什么叫引呢?就是说归位叫导,到位叫引。诶,就是说你已经回到正道了,但是你没有达到你的位置。比如说你这个手三阳经或者是手三阴经,手三阴经从胸走手,它没乱,但是它气不够,我把你慢慢引引,一点一点的,一点一点的引到这个手指末梢了,一看原来手冰凉,或者是手不温乎,现在一引手暖和了,这叫引到位了。所以呢归位叫导,把它带到正路上,到位叫引,这叫合起来两个字又导又引,有没有道理?
    梁冬:有道理!这个问题啊,我问过另外一个中医老师倪海厦老师,导和引,他跟你的解释几乎一样,他是这样讲的,他说呢导呢——就是让这个方向对,引呢——是到那个点。
    徐文兵:哎,你看看!诶,倪海厦老师非常敬仰啊,我们那天也小聚了一下,倪老师气很盛啊很多观点跟我们那个,我还有红叶老师观点不谋而合。
    梁冬:所以呢我们对倪海厦老师的一个访问呢,即将在近期推出,敬请大家留意。啊! 好了,那上一期讲的导引按跷。

    徐文兵:这个导引呢就说到一个问题,就是说谁把它归到这的,谁把它引到那个路上的?我们现在说如果自己无能为力的话,我需要个医生,我需要个导师,你看古代啊……不是古代,就是以前,就是演艺界拜师,他有引师、有导师、还有督师、还有带师,相声里边叫引保带。什么叫引师呢?谁把你引见给我的,就咱们俩结个缘,那么多人为什么咱们俩就碰上了,为什么我要教你,这引荐人很重要,相当于现在北大不是,校长,中学校长可以推荐?
    梁冬:对,推荐制,实名推荐制。
    徐文兵:实名推荐,那就看名分和利益哪个翘的高了,你尊重自己的名声还是什么。这叫引师,还有个就是那个保师,这保师是干吗的?
    梁冬:你犯的错,连带责任。
    徐文兵:哈哈,对这个保师的作用是我们以前中医里边叫督师,就是监督一下,一方面我监督这个学生要好好学,另外我要监督这个老师要好好教,相当于教务处这么个角色。还有呢,叫带师——如果你拜的老师年事已高或者是中间有什么事变故,没有把你学业给你弄完,那么老师会委派一个他认可的人继续把你的学业给你带完,相当于你看你拜邓老为师……
    梁冬:邓老就指定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杨志明老师,做我的指引,这叫带师,入门,带我入门。
    徐文兵:所以这个我们平常学习,希望有这么个导师、引师、带师,来就是把我们要带上正路,带到位,这叫导引。那么对身体来讲,谁来做这事?
    梁冬:按摩师啊,导引师。
    徐文兵:导引和按跷区别就在这——导引是求医不如求已。
    梁冬:对,噢!
    徐文兵:按跷是求别人了。
    梁冬:噢,一个是自求多福,一个是寻求外力。
    徐文兵:寻求外力。
    梁冬:啧!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国学堂。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仍然是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聊到这个问题。复习一下上一周的时候讲到的这个话题啊,导引按跷,其实我到上一周的时候呢我就随便问了一句,导引和按跷有什么区别,导和引又有什么区别,今天呢我觉得是我让我比较信服的一个答案了,哈。而且刚才徐老师也特别讲到了导引呢是自求多福的,按跷呢是要再寻求外力的。
    徐文兵:对!我们上次节目也说了,就是说这个广播体操和我们的传统的中国功夫的区别在哪儿?广播体操是用意,是吧,我怎么动,指挥的是什么——随意肌。我们传统的内家的这些功法包括导引他是忘我。忘的什么呀?忘掉你后天灌输给你的那个意识,就是说你别在那儿动,别在那儿想动哪儿就动哪儿。那你把这个我忘了以后,谁出现了?
    梁冬:本我!
    徐文兵:本我,呵呵。就那个先天赋予你那个本神出现了,他是在干嘛?他是我们伟大的导师。他是真是天赋的那种正确的,而且是有能量的那个什么什么什么啊。他会把你的气血的逆乱,逆给弄顺了,乱给扶正了,这叫他在导。而且当你那么做的时候呢,你练功要站桩,站桩叫蓄气,蓄气是为了引气做一个准备。就好像你水库,三峡水库蓄水。蓄水的目的是为了发电,是为了那个气歘的一放一下飞流直下,由势变成一个气。而且你站桩的那个过程,就从自己念头纷起,啊。就是整天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身体不由自主的乱动,最后归到静,归到忘我,归到了那个……
    梁冬:活在当下。
    徐文兵:他就站着站着好像自个儿没了那个感觉。这时候正是那个意,就是“不怕念起就怕觉迟”嘛!就是念头纷纷乱乱的起一个灭一个,你不要管他。慢慢的就是那个真正的那个力量或者真正的那个信息,或者真正的那个指引,带你走路的那个人就出现了。那个人出现就会他首先拨乱反正,就把你这么多年瞎折腾,破坏自己,把自己搞得拧吧扭曲的那些经络气血慢慢地扶正。这时候人在站桩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些知觉或者叫感觉,一个觉是什么?觉得有些地方突然觉得一种酸麻胀痛。
    梁冬:痒,酸麻胀痛痒。
    徐文兵:痒,有的地方就是发凉,有的人站着不由自主地要流眼泪。
    梁冬:我就是,我每次都是哎!
    徐文兵:不可理解是吧?不可理解是你的意识不可理解,是吧?
    梁冬:我是专门想问一下流眼泪是什么原因?
    徐文兵:流眼泪一个是出寒气。我们说这个涕泣啊,就是流鼻涕……流眼泪本身也是一个出寒气,出寒性液体的一个过程。另外一个流眼泪就是你曾经悲过,曾经伤过,曾经哀过,但是你靠后天那个意识压迫着自己,强制自己不要流泪,啊,男儿有泪不轻弹,咱们就不流。但是他是本能自然的该流啊,但你把它压制住了。当你站桩忘我以后就是压制你那个力量,人为的、作伪的那个力量没有的时候,这时候他宣泄出来了。宣泄出来以后呢,你会觉得你以前有一个耿耿于怀的忘不了的事情,当时觉得释然了,释然就觉得,哎!我怎么跟这事不较劲了。我原来那么恨一个人,现在看了他也没什么那种恨的感觉了。这是一种我们就讲的气和物质的一种平衡,谁来完成这个事?本我。
    梁冬:Somebody。
    徐文兵:呵呵,Somebody,就是我们说的精气神的那个神。所以这个导引背后驱动你做那些奇奇怪怪动作的那个什么什么什么,他是你的本神。我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有些同学也练这些传统的武术,我们宿舍有个老五——上次说我们宿舍老七,老七是说那个鼓楼医院号脉的一个。
    梁冬:一个人做节目之后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会被他拿出来,哈哈哈。
    徐文兵:不是,我觉得上大学啊,一部分学问啊是在学校跟老师学的,一大部分,包括做人,处事。大的学问,是和同学学的,所以同学太重要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一屋那哥几个,我们一个十几平米的屋住了七个大小伙子。
    梁冬:阳气太足。
    徐文兵:阳气足到什么程度,冬天不觉得热,我们宿舍没有空调没有风扇。
    梁冬:冬天不觉得热?
    徐文兵:诶,不是不是,夏天。
    梁冬:为什么阳气足,夏天不觉得热嘞?
    徐文兵:这个阳气足他可以推动两个功能,一个是制热功能,大家都说阳气足啊,我冬天不觉得冷。阳气足还有个表现是夏天不觉得热,他还有个制冷系统。
    梁冬:氟利昂。
    徐文兵:对,氟利昂。就把那个肾精发动以后,诶,夏天你看这个人,那个阳气不足的人一到夏天什么,手心热,烦躁。阳气很足的人很静,很静的人。但你要跟他打架,那劲儿可大了。
    梁冬:这个我最近是有体会,最近我站完桩以后啊,没有那么容易觉得冷,也没有那么容易觉得热,自我的身体的空调系统。
    徐文兵:自己调和。所以这个我觉得,我现在录取员工啊,招生,有一个我就专门要了解一下,您上的是函授,还是什么自考,还是这个走读大学。
    梁冬:还是大专还是本科。
    徐文兵:还是……这个,这个我就是想了解一点,就是说你的同学对你影响有多大。所以这个同学啊我就非常重视。我的这些同学对我都有影响。我们宿舍老五,他上大学的时候就练那个五禽戏。他是有老师,但是也等于老师给介绍了一下,他就看一本书练。那本书我到现在那名字还记着,它叫《自发五禽戏动功》,自发,什么叫自发?
    梁冬:自发嘛!跟自觉不一样,由自觉状态到自发状态嘛。
    徐文兵:诶,你看当你入静站桩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人自动打出一套拳来,那个动作就是五禽戏,他不是人教的,他自个儿就打出来了。我专门啊!就是他们现在练功,我们学校有一个操场每到晚上他们到操场上就站桩啊,练。我就好奇,那会儿我不信气功嘛,我也不信气,我就看他们好玩。我就跟我们宿舍老五去学,嗷呦,待会儿这个人就打起来了,就是自个儿就打起那个拳来了。就是虎、猿、熊、鹤这个,猴。一套打下来了,而且他那个状态是无意识状态,那个眼睛是迷离状态。
    梁冬:虎上身,猴上身,基本上是这样吧,是吧?
    徐文兵:所以说这些东西,体操和那个五禽戏或者是内家拳的区别在哪儿?他是用自己的本能神明在动,不是你那个傻帽儿意识在动。
    梁冬:会不会有危险呢?
    徐文兵:诶,收不住就有危险。
    梁冬:真的,我是觉得哈。
    徐文兵:而且我们当时他练的时候,都是我们那时候十八九,二十岁嘛,那会儿身无疾病,气脉还比较通。我现在觉得可怕一点就是古代人是先治病,后修身……
    梁冬:对。
    徐文兵:你看陶弘景讲了,他说夫道学辈,欲修成道,必先祛疾,意思就是说,您一身毛病的时候,气血是逆乱的时候,你那会儿就是说就非要想到,悟到去看到真景,得到那种大小周天或者是什么什么境界,那会儿很容易什么呀?
    梁冬:走火入魔。
    徐文兵:走火入魔,什么叫走火入魔啊?就是说气血走的不是正道,你身体还有一种邪恶的力量在推动着你,这时候呢你非常容易出偏。所以很多人练气功把自己练废了,练惨了。所以这个需要注意。所以练功呢,最好还是需要有老师的护持,当你出偏的时候老师马上给你纠偏,这也是说自导自引不行的时候呢,需要有一个人帮你去按跷。所以我说这个导引背后的这个力量就是我们天赋那种本能,大家要珍惜它,重视它,最好能把它利用起来让他维护自己,这是最好的。
    梁冬:到底该如何维护呢?稍微休息,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和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一起来聊聊这个导引按跷。刚才讲到如何维护,尤其是很多人呐,这个自我以为觉得可以自我打通自觉是吧,立地成佛,所以呢很容易变成立地成魔。
    徐文兵:呵呵, 真的,真的立地成魔。
    梁冬:啊!
    徐文兵:有些人好多练功练得收不住,出现很多奇奇怪怪的病。
    梁冬:千万要记住。
    徐文兵:这都是要这都是悲剧啊。前段时间就是啊我们比较流行一本书叫《求医不如求己》。
    梁冬:对。
    徐文兵:很多做医生的人反对啊,就说这本书怎么怎么不好。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因为什么?扁鹊说过。
    梁冬:嗯!
    徐文兵:说他把那个虢太子起死回生,尸厥嘛。
    梁冬:嗯。
    徐文兵:所有人都认为死了,他跟学生们给救好了,后来人们说他能起死回生,扁鹊说我不能起死回生——“因其自当生,余使之起尔”。是吧,他有这种自愈的能力或者还有生机,医生是起一个辅助的角色。所以从人体这个康复,自愈或者治疗疾病上来讲,如果人的这个自愈功能没有了,纵你医生有天大的本事,你也没有办法。所以从“求医不如求己”这口号我觉得是对的。而且我本人跟这个写这本书的中里巴人,叫郑幅中。
    梁冬:郑幅中。
    徐文兵: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我厚朴一期开课我还专门请郑幅中来给我们这个学生讲课。很多人还说,他们这个不是医生或者是没有什么行医资格为什么能给人们治病?我是这么说:郑先生是一个练家子。 
    梁冬:嗯。
    徐文兵:他祖传的练这个八卦掌和太极拳的,他就是能够悟到这个经络气血的这种……
    梁冬:走势。
    徐文兵:走势啊,或者经停——经络气血经停的地方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个穴位。
    梁冬:嗯。
    徐文兵:我给外国学生讲。
    梁冬:因为这是站嘛哈。
    徐文兵:我说这就是bus station。
    梁冬:station。
    徐文兵:这停一下啊,你在这抓它比较好抓。所以这个他本身对这种武术和气功的这种修行和锻炼,其实就是学中医的最好的入门的门径。
    梁冬:嗯。
    徐文兵:包括我们现在想学中医,我的学生,我的……第一件事我说去修身。
    梁冬:嗯。
    徐文兵:去站桩,自己站桩出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症状以后让老师再帮你一下,就是从自修变为什么?被人修!是吧?这样的话纠正过来以后呢,人会对自己产生很多这种敏感,啊,就恢复了知觉。我以前有过一个法国学生。他站完桩以后他感觉是什么?他说啊我以前啊,打篮球跟人打篮球跟人传球,老是篮球砸到我眼镜上我才伸手——反应迟钝。这就是我们说的这种魄力不足。就同时一杯水被人烫一下最快收回手的那个人魄力就足。
    梁冬:嗯。
    徐文兵:反应就快,但是他自从他站完桩以后他眼镜一副也没碎过。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诶,这就是我们说恢复了他那种魄力。 
    梁冬:噢。
    徐文兵:就是天赋那种本能的那种反应。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还有人修炼到一定更高境界是什么?咵,我拿个锥子扎你眼睛,我眼皮都不眨,这就是什么?这就是我们说的……
    梁冬:定力。 
    徐文兵: 诶!这就是定力了,这就是我们说那个真人叫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啊,到了圣人和贤人就是顺应阴阳,逆从阴阳——这就是更高的一个境界了。还有人,古代说……人说射箭,你能够在平地上射一箭,那么我在千仞的高山上搭个木板,你站上去你再射箭……这就是我们说对人的心神的一种从让他发挥作用,最后到顺应他最后到……
    梁冬:收敛他。
    徐文兵:诶,把握他。
    梁冬:嗯。
    徐文兵:这就是不同修行的层次。那做普通人来讲呢就是说我建议大家都去先去静一静,体会一下自己,恢复一下知觉,啊,这就是在有意识的呢,跟老师去学一些这些太极拳、形意拳或者是五禽戏的这些姿势,就有助于自己身体的恢复。
    梁冬:嗯。
    徐文兵:我觉得跟老师很重要,然后呢健身要比健体要重要。
    梁冬:嗯。
    徐文兵:这就是我们对这个居于中央湿地,我们这些人容易得这种痿厥寒热的人,最好的一种修行的方法。
    梁冬:对,补充一句哈,我前两天看那个《遵生八笺》啊,它里面专门讲到了这个导引按跷,尤其是导引术的时间问题。好比如说,在冬天的时候,如何用你的,应该是哪几个动作,怎么戳,怎么呼,怎么呵,然后怎么,这个动作怎么扭曲变形,当然是这么说的,就说,然后呢,就可以把那个气血引到哪里去补肾经。
    徐文兵:可以呀!
    梁冬:夏天怎么怎么样,是吧?
    徐文兵:对,它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姿势,或者是想达到不同的目的。上次你不是跟我说了,谁传你一招吗?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怎么把这个气引到这个中指上。
    梁冬:对对对。那,没法,咱们不是电视节目,没法再演示给大家看,但是呢,我用了大概一秒钟,就立刻意识到原来真的有效,就是一下子,你就知道,哦,原来气是可以这样传到中指的。
    徐文兵:这就叫导引,这叫你有意识地去导引。那我们说最高境界是放弃意识,让自己那个“本我”去引气,它知道。因为我们现在啊,用意太过以后呢,就干扰了自己的神明,神明本来要去那儿干活工作,清除长出来的垃圾、癌细胞,是吧!结果你就把气引到你认为重要的地方去。长此以往,积累下来,这个人就会觉得,诶,突然得一场大病。我觉得世界上没有偶然的事,都是必然的,你就分析一下它前面的所作所为,你就知道了。
    梁冬:嗯,诸果皆有因啊!好了,刚才讲到“故导引按跷者,亦从中央出也”。
    徐文兵:啊,这个按跷呢,我们再补充说一句。上次我们不是说了,这个按跷术,我认为仅次于祝由的这个最高的一种治疗手段。
    梁冬:对。
    徐文兵:可贵在哪?可贵在它是以人治人,它要用人的力,要用人的气。好的大夫呢,他还要用意,他有职业素养。最高的大夫呢?他还要用心。
    梁冬:用神哈!
    徐文兵:这个人跟人有接触,有了肌肤的接触的话,他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那种带的那种,我们称之为影响力吧,和你这个没有接触,这个对人的影响完全不一样。所以我老说,这个朋和友是不一样的——朋是肉挨肉的,啊,两个“月”字。友是志同道合,朝一个方向走,是神交,是柏拉图式的那种交往。这个朋就不一样了,就有肌肤之亲。所以我现在有个建议呢,就是说,我们这代人的父母,他们的那种生长环境是什么样的,大家都可以回想一下,那种生长环境呢,就是对他们身心带来的伤害以及导致他们现在的这个疾病,它之间有个必然的联系。我得出个结论,就是说,那代人缺什么?就我们想孝敬父母,我们整天喊一口号说:为人子女者不知医为不孝。那我们想孝敬父母,我们从哪入手?我们上一辈人缺什么?
    梁冬:我们上一辈人哪,缺温暖,缺信任。
    徐文兵:缺乏被关爱,而且缺……他们都是在奉献,你看我们现在国家说,建国六十年,各方面多大的飞跃发展,那里面都是几代人啊,无偿的奉献,他们就是被革命的那种热情鼓舞着去无偿的奉献,可能自己就,最后就落下了一身病。那这些人无偿奉献,到现在,他留下的那个亏空,就会造成疾病,或者就造成疾病的隐患。那你现在想,孝敬父母的话,怎么办?我觉得就是要去给他们以关爱。而这种关爱,好多人说,我给他买房子,我每个月给他钱——没用,他们需要那种实质性的关爱,就是什么?他们需要肌肤之亲。
    梁冬:嗯,抱一抱他们。
    徐文兵:不容易啊,真不容易。这种我们都知道,婴儿现在需要那种抚触训练啊。
    梁冬:对呀。
    徐文兵:我说,我告诉你,现在很多老年人反而需要这种抚触训练。最早提供,就是给我提供这种思路的就是上海应象学堂那个李辛大夫。李辛大夫他是研究,他本科跟我一个学校毕业,他后来到天津中医学院学心理学,他也发现这个问题。他是说,父母缺乏被这种拥抱,所以他就建议我和我妹去摸,说回家呢,跟父母最好有这种,接触,但是我就发现,我是从小啊,调皮捣蛋,挨打长大的,我爸跟我也有肌肤之亲……
    梁冬:主要是隔着一个藤条,哈哈!
    徐文兵:呵呵!隔着一种介质藤条的肌肤之亲。所以这个,咱们分三个等级,一个是没有肌肤接触,姑且称之为不炒股——是零!
    梁冬:哈哈,不炒股!
    徐文兵:最好的境界是拥抱,这是正面的。那个挨打是比零还坏,还他妈是负面接触。所以我当时就…… 
    梁冬:对!那徐老师是怎么跟他父亲负面接触的呢?稍微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国学堂。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刚话讲到此处啊,就是很多的父母和子女的接触啊,不仅仅是零接触……
    徐文兵:而且是负接触。
    梁冬:是负面接触。是用藤条来接触啊!
    徐文兵:这个,以前有句话叫棒打出孝子嘛!你要说真的反对这句话呢,也没道理。
    梁冬:对!
    徐文兵:我亲身经历也是一会事儿,另外我也观察。我有个同学,她的……她是女儿,她有个弟弟,小时候调皮捣蛋特厉害,就是特出格那种。他妈妈打他,打的特狠,也是打到接近成年。但是后来他妈妈得病,得癌症以后呢,那个儿子对她照顾特别好。包括她没得病之前,亲,你说是跟没打这个亲,还是跟打了这个亲?结果她妈还是跟这个儿子亲。后来他母亲去世在医院的时候,就是去世了,清理遗体,就是开始洗,擦洗遗体。那个就是我那个同学,可能就稍微有点犹豫,可是那个儿子就没有一点隔阂。就没有那种什么啊,这是已经是怎么……怎么遗体了,尸体了。这就是说他这个,中国人这个棍棒底下出孝子,他有他,背后有一种东西,血亲怎么打也打不散。但是也有打的反目成仇的。但是我个人的观点就是说老一辈人缺乏这种肌肤之亲的话,你要去慢慢的融化他,改变他。然后呢,你能够收到一种更好的效果。
    梁冬:我前几天看这个Discovery 啊,它有一个纪录片。他讲什么呢?他说他偷拍和记录了,包括就是从暗中啊,去拍了很多那种服务员。他们统计下来呢,就是说如果这个……比如说餐厅服务员,和这个客户有一个身体接触,比方说手的接触什么的,她拿到小费的比例要比没有接触的高。 
    徐文兵:诶!你看看!
    梁冬:他无意识的,但是别人不是刻意的因为这个要给,可肯也是那种无意识的。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接触之后,立刻由身体的这种距离的变小,变成心理距离的变小。
    徐文兵:对呀,人的……人跟人的距离他有一个生理距离。啊,就是说咱俩站的多远。但是这个距离,就是说关系越好那个距离呢,就是越近!最后到了就是零距离,那就是朋了嘛!
    梁冬:对!
    徐文兵:另外这个服务员跟你,就是能不能拿到小费啊,你观察一下,他跟你,他接不接你的眼神。我到任何一个地方,餐厅也好,饭馆,或者住宾馆也好,我就发现,体现一个,这个服务机构的服务水平和管理水平,就是那些所有的人员,包括那个拖地的那个人呀,或者是前台人,他接不接你的眼神。好多地方是……服务差是,他躲你,还有就是恶狠狠瞪你一眼,意思说你怎么这么“事儿”呀! 
    梁冬:哈哈,那你不敢跟他接触!
    徐文兵:吓的,你就灰溜溜的,你都躲。好的服务都是……都迎见,眼神中流露就是说:May I help you? 您有什么事吗?我可以怎么帮你吗?这种眼神不用躯体接触你也愿意多给他小费,是吧?大家其实都不差那几块钱。差的是一种心理的感觉嘛!
    梁冬:对!接着……
    徐文兵:现在就是……接着…… 
    梁冬:所以呢刚才就讲到呢,导引按跷这是一个大学问呐,以后呢我们再专门找一个时间呢再深入聊,哈!那“故导引按跷者,亦从中央出也”——
    徐文兵:这就是说,我们说《异法方宜论》啦,《异法方宜论》主要介绍了几种不同的治法,东方出砭石,南方出微针,西方出毒药。这西方毒药我们在这儿加一句啊,中国老说地道药材,但是你分析一下中药里面啊,有一大部分的中药,它的最好的产地都是西方,特别是川药!
    梁冬:对,附子嘛。
    徐文兵:呵呵。这个我们现在开药啊,什么川黄连、川厚朴、川贝。
    梁冬:川弓!
    徐文兵:你说那个川弓是川芎,草字头一个弓箭的弓,川芎,芎(同兄音)。它的本名叫芎藭(同穷音),四川出的最好。为什么?西方挺怪的,亦从西方来,“故毒药者亦从西方来”。你刚才说那个附子,就四川江油出的附子,附子呢现在就是自打“扶阳派”逐渐闻名以后,这附子也就被大家所熟知了。这个急救,回阳救逆离不开这个药。但是现在呢,这种医疗条件所限,他给你附子的用量,药典上就规定,10克。
    梁冬:9克。
    徐文兵:9克,我说10克还犯法了。所以搞的现在医生们都不敢用。不敢用的意思是什么啊?就是很多人能被救过来,就是最后白白地就送命,很可惜的一件事情。所以现在中药使用这个药的话呢,就很多不好说的东西。我刚才说这个“毒药者亦从西方来”,还有一个,就是你发现没有,中药里面很多的中药,并不产自中国。
    梁冬:是吗?
    徐文兵:嗨,你看所有带什么“胡”啊、“番”啊,这些药……
    梁冬:柴胡!
    徐文兵:不是那个“胡”。举个例子:胡椒、胡麻、胡瓜,是吧,藏红花。
    梁冬:番茄。
    徐文兵:番木瓜,是吧。很多所谓的这个药,特别是香料药,都从哪儿来?
    梁冬:阿拉伯地区!西方嘛。
    徐文兵:对,从阿拉伯,从西方来。这就是我们说,中国有丝绸之路,我们出产、出口,丝绸、瓷器,我们换回来什么东西?全是这些香料。你看福建泉州嘛,她也是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个海港。所以这个阿拉伯国家很多的香料药,都进口到中国。
    梁冬:包括印度。
    徐文兵:而且,这些药都是很有名的中药。你比如说我们现在用止痛的活血化瘀的叫“乳香没药”,这个没药啊,更有意思,叫“Myrrha”,从英文翻译来的。你知道这个“Myrrha”是什么?
    梁冬:更多啊?
    徐文兵:“Myrrha”,它就有那个树叫“Myrrha”,为什么叫没药,就从它这个发音来的。这个树本来就中国就没有,就是在中东地区。这个根据《圣经》记载,就是耶稣出生的时候,有三个King,去探望他,分别都带着不同的礼物,其中一个King拿的就是什么——没药!
    梁冬:哦,一个国王拿着一个没药。
    徐文兵:诶!这个没药啊和乳香都是一种树的流出来那个胶,凝固以后做成的药,我们拿它来用这个止痛、活血化瘀。你到一些教堂里,就基督教、天主教教堂里边,他们用个小炉子,底下放个小蜡、小火,上面就放着这些树胶这样颗粒,放出的那种香味儿,这就是乳香和没药。
    梁冬:这样啊!
    徐文兵:就是西方人用作香料,你看到中国以后呢,成为中药。所以这就涉及到一个中药的定义,什么叫中药?
    梁冬:呃,不是中国产的药,而是用中国思想来用的药!
    徐文兵:哎呀,高明!高明!所谓中药者,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用的这些药物,不管它产自哪儿。你看我们说的,砂仁儿、茴香,你看叫茴香,这些药都是从南方,就是赤道以南、赤道中、或者是西方国家过来的,但是这些东西为我所用,在我的理论指导下去用它,它才叫中药。可我们现在是什么?
    梁冬:用西医的理论来指导用药。
    徐文兵:哎!去西医理论去研究中药,分析它什么化学成分,然后得出个什么结论,然后给它用。对不起,你这么用挺好,我们不反对你,但是您不要说您这是中药啊!您用的是植物药,是吧!很多人就跟我抬杠啦,那都是药嘛,你管它是什么用呢!他的意思是那个药是恒定不变的,你怎么用它都会是那个药、就会有那种作用。
    梁冬:此言差矣!
    徐文兵:此言差的很远!我给你同样的油、调料、菜、肉,你给我炒盘菜。
    梁冬:是的。
    徐文兵:你炒出来的跟那个厨子炒出来的一样?你用的东西是一样的啊,是吧?咱俩下棋咱俩棋子是不是一样的!那为什么有输有赢啊?
    梁冬:啧,这个例子尤其精当!好,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徐老师跟我们讲到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就是什么叫中药的问题,是吧?
    徐文兵:嗯。
    梁冬:同样是一个棋盘,大家都是那些棋子,为什么有输有赢嘞?
    徐文兵:对啊!大家都现在就是说,这种智在发达,这个慧在没落,大家都关系到有形有质的东西,啊,好像就是说,给你这个飞机大炮你就能打胜仗?对不起,后面那个人怎么用它很重要,而且他后面那个领导的那种指导思想是更关键的。为什么就是民国以后这个军阀混战,那些军阀都成不了气候——他就是个军阀。
    梁冬:嗯,他们没有站在国家的角度去看问题。
    徐文兵:你看看,他们不是政治家。
    梁冬:对,阎锡山就站在山西的角度看问题,陈炯明就站在广东的角度看问题。
    徐文兵:他不是政治家。这就是什么?好像就是,诶,我这个仗打的很好,枪法也不错。他这些人就是追逐蝇头小利,哪有钱我就打哪,我就去抢,哪有地盘我就占,他没有那种战略高度。真正有战略高度的就是我们说,诶,为了全民族的利益为了全中国的力量,我们一帮文人,文职在指挥这帮职业军人,这就不一样了。他就那种考虑,有的仗我就该打,有的仗我反而要退,是吧!这就有战略思想。这个中药的使用,如果你不懂中医理论的话,你用中药那就是说你直接说你在用植物药你就完了。
    梁冬:嗯。
    徐文兵:真正使用中药,如果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用的是同样的药,产生的效果完全不同。
    梁冬:嗯。
    徐文兵:所以前一段时间人们说,啊,我用龙胆泻肝汤,把人给吃出什么肾坏死、肾结石。
    梁冬:“是中医问题”!
    徐文兵:我说对不起,是那个使用者的问题,不是中药的问题,谁让你这么吃的中药?啊,现在出医疗事故了就说中药有问题——那中药肯定是有毒的呀,你怎么用它去发挥它所长,去用它的毒性去平衡你自身的毒性,这是需要指导思想的。现在人就是光研究中药,而且还用所谓的现代科学理论研究中药,最后把人吃坏了,最后骂中医。在日本表现的尤其典型,日本人很喜欢“汉方”。
    梁冬:对。
    徐文兵:他能够把《伤寒论》所有的条文、所有的方子用量都研究到了极致,伤寒论有多少个字他都知道。但这都是什么啊?就是……
    梁冬:只见树木。
    徐文兵: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这种研究方法都是什么?就是那种……啧!所谓的啊现代的科学的方法。他研究……你比如说,一场足球比赛,阿根廷队得世界杯了。他就说最后一场比赛谁踢的?谁射的门?啊,马拉多纳射的门。马拉多纳拿哪个脚射的门?拿左脚。然后触球点是左脚大拇指。然后他就开始研究那个左脚那个大拇指——这就是他的研究方法。中药治病了吧,你比如说我们用“白虎汤”退烧了。很多这个所谓的西医或者科学家就研究“白虎汤”里有什么东西:石膏、粳米。研究半天,这怎么能抗病毒呢?能抗感染呢?他研究不了,他思维方法本身就错了。所以用这种方法去搞中医,把中医都搞坏了。在日本出现了几起,用汉方,出现大规模的肝损害的这种医疗的事故。就是用“小柴胡汤”,他们把“小柴胡汤”制成那种非常好的制剂呀,就跟那个雀巢咖啡似的,即冲即饮。技术很高明。但是他不知道“小柴胡汤”的使用的那些禁忌症。他只要是肝炎都给人家用“小柴胡汤”,他不管虚实寒热。他只要说你符合这个“往来寒热,心烦喜呕,默默不欲饮食”,啊,他就给你用小柴胡汤。最后把好多人吃的肝都纤维化、肝硬化、肝坏死。最后,搞得那个制药厂最后倒闭。最后这些人不研究……不分析自个儿对中医理论没掌握、不精通。他却说什么——中药有害。这又是我们现在犯的极大,很多所谓的,这个药一说,我们搞的是现代中药。我说你们不要这么搞了,您说您搞植物药就对了。啊,您不懂中医理论搞中药那是您在——是“人祸”不是药祸。
    梁冬:在这个事情上啊,产业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啧!这个IBM啊,以前他是卖电脑的。后来他为什么把电脑卖给联想不干了呢?因为人家干的是total solution。他卖的是解决方案。
    徐文兵:他叫整合,是吧?
    梁冬:对,解决方案,就是说谁生产的什么设备,我也可以自己做,也可以买外面的。就系统提成,用intel的,用联想的,用什么cisco的,什么什么东西。但是呢,最后怎么解决你的问题。所以他变成了……这个公司后来他收了一家财务,好像哪一家公司来着?
    徐文兵:卖思想。
    梁冬:对,就卖思想去了。那么,这就是,那它实际上,IBM它从此完成了它一个有意思的转型。它就不再看这个器术法,它要看道的层面。
    徐文兵:所以,他们老说这个中药……那我其实告诉大家,中医离开中药是照样可以生存的。因为我可以不——就跟高手,最后就是比武一样,你用你的什么龙泉剑,我用我的什么青冥剑。大家都关注那个剑怎么样,没必要,拿个草棍儿我也能治好病。是吧?我不用针我用指头也行。所以这个中药不重要——中药使用药背后那个思想很重要。最早,就是上个世纪反中医流传一句话叫“废医存药”嘛,说中药是有效的,中医是没用的,我们把中药保留下来就完了。可以呀,你把厨子都杀了,你把那个菜都保留下来,你做吧。是吧?你做啊,你给我做盘菜。
    梁冬:有道理呀。啊,说到此处呢,徐老师我有个技术问题想问一下你呀。有一天晚上我夜读《本草纲目》,然后咧,就看到它什么东西都可以用药了,是吧?作为药,饭也是一味药,这个人上的头发也是一味药。其中讲到了一味药叫人中黄,什么东西叫人中黄诶?
    徐文兵:我给你讲过。
    梁冬:我忘了。
    徐文兵:哈哈哈,又忘了啊。
    梁冬:我!我就以为他是不是这个——也不是人结石了。
    徐文兵:不是,它是把甘草,放到一个竹筒里面。然后放到粪坑里去浸。
    梁冬:它有时间限制,我看到好像冬天什么时候浸,春天什么时候出,是吧?
    徐文兵:就是得——腐气,就是那个腐臭之气。它是治疗那种我说了,就是大肠杆菌已经全部被干掉,吃什么拉什么。有这么个笑话,挺恶心但是有道理。他说啊,有个病人说:大夫,我吃什么拉什么。我吃苹果拉苹果,我吃米饭拉米饭。你知道大夫说一句什么话?
    梁冬:你拉什么再吃什么吧。
    徐文兵:那你只能吃屎了。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对呀,吃屎就拉屎嘛。说的话很糙,但是呢,就是说利用这种腐臭的、发酵的东西去培养人体那些有益菌。颇有道理。你说的人中黄就是说的这个东西。所以说西方毒药,北方用艾灸,中央者,其实是最高明的,导引按跷。他说导引按跷亦从……我觉得中国如果将来说对人类最大贡献的话,那就说这个导引和按跷的技术。可是呢现在都不把它当成个治疗手段,一说,我是保健的。不对!真正的导引和按跷是能治病,而且是能治大病的。
    梁冬:而且吧现在按跷呢比较被大家看得到,因为按跷它可以收费嘛,服务嘛是吧。导引呢你得自己弄,它没法收费,所以导引呢就比较没落了。
    徐文兵:导引的话你可以,不是收费,你可以……
    梁冬:教他。
    徐文兵:你可以让一个老师好好带你。我的很多病人被我治好了以后,我说:去,跟那个——我们学堂不是请了马老师马世琦老师教形意拳,我说你以后就跟马老师去站桩,你以后就可以保证你不会再来找我看病。是吧。马老师呢60多岁了,没吃过药,没住过院。
    梁冬:对,我试过,推过他一次。
    徐文兵:推不动。
    梁冬:哇,弹开了。
    徐文兵:推不动。
    梁冬:他身上有股气呀。
    徐文兵:对,他这种气其实人人都有,只不过他有一种特定的方法,他把那气聚到一块儿,这是本事。
    梁冬:诶,他是怎么聚的呢?
    徐文兵:嗨,这就是导引。聚精会神嘛,站桩的时候其实就是聚气,收心、收神的一个过程。你打他的时候……真正聚气的人啊,我好像跟你说过,他一只鸟落在他身上,然后它飞不走。你知道为什么飞不走吗?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那个鸟要飞它要蹬一下吧?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当你要蹬他的时候,他那儿嗒一下就软了。就是你一脚踏空。
    梁冬:哈哈哈。
    徐文兵:那个鸟一蹬——
    梁冬:一鸟脚踏空。
    徐文兵:一鸟脚一蹬踏空,飞不起来,再一蹬还飞不起来。练功练到一定程度他叫听劲儿。
    梁冬:那很敏感了呵?
    徐文兵:什么叫听劲儿?这就相当于我说那个视察的那个视,眼睛是闭着的。听那个劲儿。你一拳头打过来你力量是怎么走的,他本能有一种反应就把你拆解掉。
    梁冬:嗯。
    徐文兵:这就是马老师说呢就是站桩站到一定程度他叫练出神明。什么叫神明?就那个本我的感觉。就我刚才说那个法国那个学生,再接篮球不会砸烂眼镜的那种感觉。还有我的学生说站桩挺有意思,他说我现在站桩以后我能听出来谁在跟我说假话。
    梁冬:一模一样!诶,徐老师,最近啊我发现我长出一种能力。我以为是那什么,就是一个人如果跟人说假话呵,我一眼一看,有时候都不看……
    徐文兵:你不看,你是在视。
    梁冬:我都知道他在说谎。
    徐文兵:你知道他在说谎。其实人在说谎的时候……
    梁冬:他有股劲儿不一样。
    徐文兵:他那个声和音都不一样。
    梁冬:对。
    徐文兵:这些东西你说拿理性分析,他那个什么打磕巴啦,他说那个话时候什么脸红心跳出汗啦,这是你完全从实证的研究上去说他说假话——真正这是一种感。你练出神明了以后你能知道,噢,这人在说假话。而且你练出神明以后有些人你不爱搭理,有些人你愿意跟他亲近。
    梁冬:嗯。
    徐文兵:就说什么叫同气相求啊?你的正气足了以后,对那些身上带有邪气邪念的人,你就有点退避三舍。
    梁冬:所以你要真正的洞察一个人呐很简单,看他经常接触的三个人、五个人。
    徐文兵:嗨嗨,就知道。有个人说过嘛。
    梁冬:说什么?
    徐文兵:评价一个男人就看,一个是看他娶什么样老婆,另外看他怎么死的。
    梁冬:怎么死的?
    徐文兵:就是看他是怎么死的,最后盖棺定论评价一个人。
    梁冬:大家呢有机会的话呢再去看看各种好的导引按跷术,不过特别要提醒大家,不要自己修练,因为呢这还是会有危险。
    徐文兵:啊,对。
    梁冬:好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谢谢徐老师!
    徐文兵:再见!

    本文标签: 黄帝内经 异法方宜论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篇第07期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luobaoke.com/ketang/234.html



    上一篇:【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篇第06期

    下一篇:【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篇第08期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 首页 | 秘方治疗便秘| 阳痿早泄原因| 阳痿早泄危害| 治疗阳痿早泄|

    友情链接: 罗大夫博客 罗大夫百科 贴吧

    ICP备案: Copyright © 2002-2017 LUODAIFU 版权所有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