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网站地图 | 站内搜索| xml
  • 网站首页
  • 罗大夫介绍
  • 关于便秘
  • 阳痿早泄
  • 治疗案例
  • 网站动态
  • 养生课堂
  • 联系大夫
  • 【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篇第08期
    发布:罗大夫    时间:2019-05-31 15:10
    经文:故聖人雜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異,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體也。
    皇帝内经,异法方宜论

    异法方宜论篇第08期字幕文字如下: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晚上的国学堂。对面呢依然是厚朴中医学堂堂主徐文兵老师。徐老师你好!    
    徐文兵:梁冬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梁冬:在上一周的时候呢,我们用了一个小时讲两个字——导引。    
    徐文兵:呵呵,导引按跷。今儿呢,回答几个问题呀,就是现在这个甲型H1N1的这个事儿。以前呢,我们在春天的时候就说过这个事儿。说今年呢是个土运不及,太阴湿土太重,容易闹这个……这种瘟疫,而且现在这个,看来这个趋势呢就是……不能说失控,但是大家谈之色变。以前呢不敢谈这个事,就是说咱没有实战……没有实战经验,也没治过。而最近呢!就是很多人已经觉得对中医有信心了,已经被查是,然后就冲到我这儿来要开中药。治疗几例呢,就是中药退烧效果也不错,啊,基本上都是一付药。对这个病呢我们就多说两句,就是应着上次说那个“中央”,啊,“其地平以湿”,容易得“痿厥寒热”。这个寒热瘟疫呀,就是这种伤寒的流行,历朝历代都有。    
    梁冬:对,张仲景年代就有嘛。    
    徐文兵:诶,这个……不必惊慌,啊,人在地球上生存这么多年了,都是跟细菌、病毒这个和谐共处的,啊,你活你的我活我的,偶尔这个时间,这个时运到了,咱们那个……战斗一下,然后呢又相安无事。所以不管它是什么病毒,我们现在分析问题角度老是站在什么……这个研究病因的角度上去说这个事,就是得一病先分析病因是什么,然后去治疗,这是目前的一种流行的方法。这种流行方法是从西方来的,它叫对“因”治疗。就是说,你得了什么病我发现原因,把原因解决了你病不就好了嘛。他忽略了什么?忽略了就是发病条件。所以说他注重的是什么——外因,他不注重发病条件。意思就是说:有因不见得有果。为什么?    
    梁冬:还有一个内在的“因”,是吧?
    徐文兵:“缘”字。啊,有“因”有“缘”才能结果。而中国人关心的是什么?关心的,我不关心你的“因”,我关心的是我这个内在的这个系统这个“缘”,如果我这个内在系统保护得非常好的话,第一,我不会发病;第二,即便发病了,我很快把它干掉。然后我又恢复到常态就完了。所以按这个西方的那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呢,所以它第一要找到病因。现在不是有这个什么……就是核糖核酸的分析,也就是这个DNA的分析嘛。一查,噢!你是H1N1型病毒,你是否有变异再说,然后根据这个病毒给它灭活做个疫苗给你注射,你对它就有免疫力了。灭活的病毒它有个特点它不能复制,这就是给它在你体内大规模地这种,这个发生发展呢就限制住了,但是它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呢?就是说,如果这个病毒变异了怎么办?啊,你是不是还得再做新的疫苗?真正地想解决问题还是什么——内因为主,外因为辅。解决我们人本身的问题。相信……你既然相信这个疫苗起作用前提是什么?    
    梁冬:它真的起作用!哈哈哈。
    徐文兵:相信人体的免疫系统会对它……会能消灭它。是吧?这是你相信疫苗的前提。既然你相信人的系统能消灭它,那与其那样那还不如真刀真枪干了。你怎么帮助一个得了这种病的人去尽快地恢复,帮助他的免疫系统或者我们中医讲的正气去变的强大,把它干掉了那就终身免疫了嘛。或者来个变异我再把它干掉不就完了嘛。所以你不要想着把病毒全部消灭掉,是吧?你应该想到咱们就和谐共处,相安无事。你也有你存在的原因,我也有我存在的条件,就完了。所以,这个,对这个病毒,我就说,人类没有灭绝,就因为人有这种天生的本领,能把它干掉。啊,愿意打疫苗,可以打。相信自己,就是能够战胜这种病毒或者是比这更厉害病毒的人呢,那就去:第一,预防,增强体质;第二,得了病以后,用中药去调理。这就是我的建议。另外呢,就从时运上来讲,中医讲“五运六气”。    
    梁冬:对。    
    徐文兵:五运,我们以前讲了,就是,它是由天干来控制的,啊。天干呢,就是一共有十个,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啊。今年,这个,就是戊己年呢,是一个土运不足的年,啊。土运不足的年呢,容易产生这种湿气,啊,容易得脾胃的,消化系统的疾病。另外,什么叫六气?六气是指风、寒、暑、湿、燥、火。它每年啊,对,就是上半年和下半年,它对这个,中国的气候啊,影响都不一样。这个六气呢,是跟我们的那个地支有关系,啊,子、丑、寅、卯……那个有关系。它是六组,诶,两组。一组有六个。每两个呢,都有相同的气。你比如说,今年这个己丑年,是我们说是丑年,啊。丑年和未年,就是轮到了属羊和属马的那一年,它上半年的气,和下半年的气,都有共同点。    
    梁冬:对。    
    徐文兵:上半年叫太阴湿土,下半年叫太阳寒水。所以,今年的上半年,湿气比较大,雨水比较多。到了下半年以后呢,就寒气比较大。今年都奇怪,从十一月份到十一月中,下了三场雪。    
    梁冬:对。    
    徐文兵:啊,就是寒气和湿气比较大。记得非典是哪一年吗?零三年。    
    梁冬:零三年。    
    徐文兵:零三年那一年叫癸未年,就是我刚才说的未,属羊的那年。今年属牛的年。    
    梁冬:对。    
    徐文兵:你查一下《黄帝内经》,它里面专门对五运六气有论述。到了这个未年和丑年,它流行的都是寒和湿。唯一的区别是什么?就是那个,天干不一样。    
    梁冬:嗯。    
    徐文兵:啊,癸未年那年,天干是火,啊,所以呢,火有点克金,表现在肺上。    
    梁冬:对。    
    徐文兵:今年是什么?湿气,土年。土是克水的,所以,今年甲流,甲流这个流感,死了很多人,都死在什么?    
    梁冬:肾炎这上面?    
    徐文兵:脑水肿。    
    梁冬:哦,肾和脑又是一个整体的啊!    
    徐文兵:诶,颅内出现了水肿。有几个新生儿都这么去世的。所以,你看一下《黄帝内经》对这个论述呢,你就会明显感到,哦,今年主运是湿土,就是土年。再加上,上半年又是湿土,下半年又是寒水。    
    梁冬:寒水。    
    徐文兵:整个一个寒和湿碰到一块儿。所以,会造成这种,给这种病毒的发生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缘——条件,人才这么得这种病。如果这个源没了,病毒还在——病毒你是消灭不了的。    
    梁冬:对。    
    徐文兵:你看我们开始防这个病毒,坐个飞机,前排、后排,都去调查,然后关到宾馆里……最后,地铁都出现了,这人坐地铁了。最后,就说,这地铁可能传染性不大,是吧?与其去防那个因,不如去解决它那个缘。所以,今年年初,我就给大家提醒,我说,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肠胃,肠胃系统,不要呢,吃那些什么?寒性的,湿气大的东西。我不是一直强调“四大不能吃”吗?    
    梁冬:对。    
    徐文兵:绿茶,您别喝了,太寒;水果,您别吃了……    
    梁冬:吃少点儿。    
    徐文兵:太湿;牛奶,您别喝了……    
    梁冬:太寒。    
    徐文兵:太寒,又湿;还有,就是喝冷饮。而且,去年我们说过,这个非典时候得的是什么?小儿、老人幸免。我说,今年不好说,如果一个小孩老是这么喝冷饮长大的话呢,得这个病很有可能。    
    梁冬:哈哈!你知道我为什么刚刚笑吗?我又想起我一个朋友,他们家是北冰洋汽水厂的……    
    徐文兵:啊,是吗?    
    梁冬:好,稍事休息一下,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跟徐老师讲到这个今年五运六气这个话题,说今年还是比较寒湿的一年啊?    
    徐文兵:寒!就是太阴湿土,太阳寒水,过了小雪以后就入到了我们这个,就是我们一年要分成六个气嘛,初之气厥阴风木,二之气呢,是少阴君火,然后呢,这个到了三之气就叫少阳相火,到了四之气叫太阴湿土,到了五之气叫阳明燥金,到了最末的一个气,就是从小雪到大寒呢,又是太阳寒水。所以下半年又赶上了——今年是土运不及,然后呢,本来这个下半年叫太阳寒水,然后又赶上正常的六之气又是太阳寒水。所以今年的冬天肯定要比往年要冷。再加上今年这个湿气,所以大家一定要,不要碰那些,就是饮食上不要碰寒性的和湿气大的东西。我们说那四大不能吃,您一定要注意。另外从治疗上,上半年我们就说了,现在说抗猪流感呢,最好的就是那西药叫达菲嘛。达菲从哪儿提炼出来的呢?大料!就是那个八角、茴香里面提炼出来。    
    梁冬:噢!都是纯阳之物啊。    
    徐文兵:就是我们说,中药怎么去治这寒湿?寒气和湿气,我们中药里面专门有很多香料药都是芳香化湿的。比较就是……入的比较深的,有这个大料,还有草豆蔻,还有这种白豆蔻,还有肉豆蔻,这都是我们平常炖肉的时候用的这种香料药。还有的就是我们经常用的叫苍术,苍是苍白的“苍”,术是那个算术的“术”,我们这儿念zhú。就说起这个中医治疗这些就是瘟疫呀,中医救了很多中国人的命。就靠这个中医药,远的咱不说,就说建国以后。建国以后在1954年,在石家庄,华北地区,华北平原这一带,突然流行叫乙型脑炎。乙型脑炎都是小儿得,而且高烧,然后就抽搐,就是角弓反张,就是整个就抽起来,最后就死掉。乙型脑炎当时就是各种……当时中国是一边倒,亲苏的嘛。来了很多这个西医的专家。最后也没办法。最后用中医治疗。当时用的药都是什么?清热解毒的,清大热的药,包括一些清热养阴的药。主要用的方子就叫白虎汤。白虎汤里面四味药,石膏、粳米、知母、甘草四味药。为什么叫白虎汤呢?我们都知道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    
    梁冬:西方白虎嘛!    
    徐文兵:对,北方玄武。西方它一方面代表秋天,另外就是什么?东边日出……梁冬:西边雨?    
    徐文兵:西边日落。
    梁冬:哦,日落。
    徐文兵:就是说日落的时候就是这个发烧人就不烧的时候,阳气退进的时候。就是说白虎现,而高温退。就说我们给它起个名叫白虎汤。而更有意思里面……白虎汤里面主要的两味药,粳米和……     
    梁冬:石膏。    
    徐文兵:石膏,都是白色的,啊。这是一种这个咸寒入肺的药,所以用白虎汤效果特别好,马上当时主持这个用中药治疗乙脑的这个功臣姓郭,是石家庄地区的一位中医。当时还受到政府的表彰。然后第二年,55年,突然在北京地区也流行乙脑。当时人们又用白虎汤。    
    梁冬:就不行了?    
    徐文兵:就不行了!人们说为什么不行了?当时出来个名医叫蒲辅周。
    梁冬:对!很著名。    
    徐文兵:蒲辅周啊,我就想了这个中国那么传承几千年,有几位高人都是解放初年……北京有四大名医。这个蒲辅周是从四川调入北京的,这么一个名医。非常高明,通神灵的一个名医。当时为国家领导人看病嘛。都是他,效果非常好。他当时就用五运六气去推测,他说,这个五四年的那个……五四年是个甲午年,它这年的特点,就是那种火气比较旺,啊。火气比较足的那年。就是它的和第二年,第二年以后就是变成了什么啊?乙、未,乙未年。    
    梁冬:嗯。    
    徐文兵:乙未年呢,就变的湿气重。甲午年呢,火气重,所以它那个五运六气一推算它就变了。变了以后呢,他就……蒲辅周就说,湿气重的话呢,就应该里面在白虎汤清热基础上,加一味苍术。    
    梁冬:嗯。    
    徐文兵:就加了一味药,马上就有效。又把这个北京地区的瘟疫又给……就是这个乙脑又给灭掉。而到了五六年,乙脑又起来了。这时候呢,蒲辅周又根据这个五运六气推算,说,这种湿气呢,是什么啊?就说就是靠发散解决不了,应该让他从下面小便排出去,为什么呢?这个湿气特点是什么?“湿”你说是个阴邪还是个阳邪?
    梁冬:还是阴邪吧?    
    徐文兵:湿气跟水一样,还是个阴邪。    
    梁冬:嗯。    
    徐文兵:这个阴邪的东西都最后要伤人的阳气。
    梁冬:对。    
    徐文兵:中医治疗湿……就是最早治疗湿邪呢,就用就好像那个大炮打蚊子一样,用的是麻黄、附子啊、细辛啊就给它散。但是这个湿邪有个特点,它就是什么?如油入面。
    梁冬:嗯,如油……后面很难剥离出来。    
    徐文兵:很难剥离。所以用那种简单粗暴的用这种辛温药,就是用经方的那种方法的话呢,就有点不大合时宜。所以蒲辅周这时候又根据当时的那个五运六气的特点,它是到那年是丙申年嘛。    
    梁冬:对。    
    徐文兵:他推算以后他说,这应该从下焦把那个湿气给他渗出去,叫淡渗利湿,所以他用的三仁汤和杏仁滑石汤,都是温病的方子。然后给他治,又有效。非典那年,是你的师傅邓老,邓铁涛老先生高举着这个中医药防治这个,治疗……不是防治啊,就治疗非典这个大旗,用纯中药,也是,他邓老强调一个“湿”字。    
    梁冬:嗯,去湿。    
    徐文兵:他当年,那个是红叶老师也参与了这个,呃,中医局的这个治疗非典的方案。他当时用的这个方子,就叫“甘露消毒丹”,啊,里面用的,白豆蔻、藿香,啊,杏仁、滑石、木通、菖蒲,用的这些,就是上面清热,中间呢就化湿,下面又……    
    梁冬:利水。    
    徐文兵:利湿的方法。    
    梁冬:嗯。    
    徐文兵:去把这个,就是被人们看那么——谈非典而色变的这个瘟疫给它治好了,而且死亡率几乎为零。    
    梁冬:对。    
    徐文兵:我记得有一例死亡是因为,刚转进来,还没来得及治,他就死了。    
    梁冬:对。    
    徐文兵:这,我在零三年的时候,不是那个非典起来了么?
    梁冬:嗯。    
    徐文兵:我的外国学生和病人都回国了。人都跑了,我也没事干了。    
    梁冬:没事干了。就是后面那有很多的机缘呢,也不是一个两个人、一个两个事情能解决的是吧?
    徐文兵:但后来就是……你看,呃,樊正伦教授,当时在零三年就推断嘛,他说这个非典他是个太阴湿土。    
    梁冬:嗯。    
    徐文兵:等到,非典的下半年呢,又换了一个这个,当这个少阳相火起来以后……   
    梁冬:就没事儿。    
    徐文兵:就风能胜湿嘛。    
    梁冬:对。    
    徐文兵:你看得非典的时候,出租司机不得。    
    梁冬:嗯。    
    徐文兵:都吹着风。地下室里面那些人都得。而且很多医院的急诊室都在地下,空气不流通里面全得,湿气大嘛。    
    梁冬:对。    
    徐文兵:整天还拿巴氏消毒液墩地那地方,更容易得非典。    
    梁冬:对,湿气大。    
    徐文兵:湿气大嘛。所以樊正伦教授当时就预测,他说,当这个就是三之气,呃,少阳相火起来以后呢,风能胜湿,它就不会那么嚣张了。    
    梁冬:嗯。    
    徐文兵:诶,最后没了。    
    梁冬:对,然后那个广东人民又说再去涮那个,呃,那个穿山甲。    
    徐文兵:嗯。    
    梁冬:呵呵……    
    徐文兵:然后更可笑的是什么?零四年。    
    梁冬:啊。    
    徐文兵:零四年,就是国家试验室不是研究这个非典病毒嘛。    
    梁冬:啊。    
    徐文兵:居然有个蠢货,就带着病毒,就回趟家,就带着病毒出来了。    
    梁冬:他揣兜里还是怎么着?    
    徐文兵:不是,他被感染了。    
    梁冬:噢,我还……    
    徐文兵:他就出去了。    
    梁冬:啊。    
    徐文兵:还坐火车啊,什么就玩一趟回来了。后来他发病。吓得当时说,你看这个带毒者……    
    梁冬:人民也没事。    
    徐文兵:啥没事,为什么呢?    
    梁冬:时间过了。    
    徐文兵:病毒还在,时间过了。不是那个年,没有那个缘,它不可能有发病的机会啊。    
    梁冬:所以很多年轻人,在对待一些爱情上执迷不悟,就是不……没有看到,时间过了,就没有爱情了,就让他过去吧。    
    广告片花……
    梁冬:重新发现,中医太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呢和徐老师呢讲到这个五运六气啊,对这个疾病的影响。刚才也讲到一句话,关于爱情这个事情。爱情也是一种激素嘛——某种程度上来说。
    徐文兵:你说“素”,还是停留在一种物质。它有一种对气和对神的那种感应。你为什么说两个人一对眼儿,就……就……    
    梁冬:来电呢!    
    徐文兵:那不是说什么物质注射到人的体内了,它是一种更高级的那种交流。为什么这个人那样,然后在那个人面前老就那么犯贱呢,啊,为她死也愿意、这也愿意,那也愿意!被勾了魂儿了!    
    梁冬:对!但是呢,也还有个时间,就像五运六气一样:这几年,就像有首歌嘛:“总之那几年,我们两个没有缘”;就是“总之那几年,也有缘”,就是说这个爱情,这两个东西啊,两个人心生感应,感应到了就有几年爱得死去活来。过几年,诶!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对吧!所以刚才咱们在中间休息讲了一个话嘛,是吧,去看看自己初中的初恋情人,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简直是人生悲剧啊!    
    徐文兵:对,它这个你挑……比如说结婚这事儿,你就是说挑结婚对象的时候,有时候你也得看看两个人的出生的年份,很多人说是什么(梁冬:封建迷信。)“白马配青牛,到老什么不到头”什么互相克,其实他们看的是地支,比这更重要的应该是天干!就是说你看你是那年出生的是什么年,啊,我们说甲乙丙丁戊己庚辛。有些人说,啊!娶个老婆旺夫,你推下她天干,他们的天干是一种相生的关系。有些人是娶了以后,就败家,就倒霉,有时候有可能就是天干不合。所以那个有人说,你这配阴婚才算地支呢,配阳婚应该算天干。    
    梁冬:呵呵,这个技术问题太复杂,咱们也不在这里探讨了哈。但是呢,就是说,关于五运六气呢,我常常跟一些完全不了解这个领域的朋友说哈,你只要能够理解,有几年,诶!这个鱼就很多产,有几年这个荔枝就高产或者说就减产,你就理解,其实天地啊它有它一个它自己的循环过程,是吧!    
    徐文兵:你包括气候,现在不是炒作一个概念不是叫“全球气候变暖”吗?
    梁冬:对呀,今天我就说,怎么会?你看北京的大雪,哪像全球变暖的样子,哦……    
    徐文兵:是不是!我觉得全球气候变暖,又是一个商业阴谋。    
    梁冬:某种程度上,是有一点儿啦!    
    徐文兵:现在已经开始什么,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买那个碳的排放量了,这不是已经开始商业化了么。最近不是英国有一些什么科学家的电子邮件被曝光了,其实就发现问题:这些科学家在人为地,渲染一些、篡改一些数据,就是制造一种恐慌,什么什么全球变暖,海平面要升高,要淹死多少人——从中牟利!就是背后一种动机。我研究这个事情是……我看一下有历史记载的一些就是这种中原地区的这些气候变化的这种起伏线,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我们学《上古天真论》第一句话:“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他怎么不说春夏秋冬皆度百岁?孔子一说写历史书——《春秋》!    
    梁冬:春秋笔法!    
    徐文兵:对,他怎么不拿四季代表一年啊?他怎么说《春秋》呢?为什么呢?我告诉你:就是在远古、上古那个年代,我们生活的中原地区,只有两季,就一个“春”一个“秋”!没有夏、没有冬!那会儿气候很暖,那会儿是真是气候很温暖,然后出产也很丰富,所以是那会儿那个什么中原地区出没一些老虎、豹子、大象,很正常。后来慢慢地就进入了一个阶段,就开始变冷,而且变冷这个阶段呢,就出现战争,你知道为什么吗?    
    梁冬:争夺……    
    徐文兵:北方游牧民族一看,这牛羊没草吃了,逐水草而居,慢慢就跑到长城以内了!一下就大规模战争,然后呢气候变化又导致瘟疫,然后又得……人得一场大病。你算一下啊,我们都学过……就是中学时候学过一课文叫《甲申三百年祭》,郭沫若写的。其实就是我们赢得胜利之前,告诫我们不要学李自成,是吧,不要骄傲自满,不要停滞不前。甲申三百年,就是说李自成攻下明朝的北京城,逼得崇祯皇帝自杀那一年是甲申年。而清兵……吴三桂领清兵入关那年也是甲申年。但是你就想一想,为什么几万、十几万八旗兵就能横扫天下呢?为什么?你想想甲申年前一年是什么年?癸未年。
    梁冬:癸,癸。    
    徐文兵:申,申是猴嘛。猴前面是未吧。    
    梁冬:对。    
    徐文兵:癸未年。甲是一个开始嘛。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癸是个末。甲申年呢上一年是癸未年。    
    梁冬:癸未年是什么年?    
    徐文兵:你算2003年是什么年?    
    梁冬:也是癸未年啊?    
    徐文兵:2003年就是癸未年。    
    梁冬:噢。    
    徐文兵:癸未年那一年就是太阳寒水,太阴湿土,瘟疫大暴发。所以在甲申年前一年中国是大面积的瘟疫。    
    梁冬:哦,那一年也是瘟疫?    
    徐文兵:大瘟疫!死了好多人,而且死得都跟03年一样,都是青壮年。这才有了第二年清兵入关,横扫天下。所以你看一个疾病跟国家命运……,所以这个医学太……    
    梁冬:所以中国的医学真是太伟大了哈!它跟天地之间的这种整个节奏轮回呵……    
    徐文兵:它是看到的,就是说同样是癸未年,到为什么到那年……,所以今年又是六年以后。就是这个五运六气的六气,五运是五年转一圈。比如说今年我们说是土不足,过五年以后就是土太过。它是五年转一圈。六气是六年转一圈。03年加个6—09年又是赶上太阴湿土和太阳寒水。又是个寒湿的病。啧!所以今年呢,我建议大家就是第一注意饮食,第二要保持自己这个肠胃的温度,别去着凉。平常多在饮食里面儿加一些芳香的、化湿的这些食材和药材。    
    梁冬:所以呢,就是说如果是五和六这样一搭配的话呢,基本上一小转是三十,三十年一小转。   
    徐文兵:五和六搭配是六十年。    
    梁冬:为什么呢?    
    徐文兵:六年,你算啊,我们是隔着一个。比如说我们说甲子,你不可能有乙……甲子完了就跳到乙丑。你不会来个甲子来个甲丑。所以中间又隔了一个,是双数的。    
    梁冬:哦!对,对,对。    
    徐文兵:所以说六十年一个甲子。    
    梁冬:对,对,对。    
    徐文兵:所以《甲申三百年祭》正好它是发生那年是……    
    梁冬:五转。    
    徐文兵:我们说是43年写的这篇文章,是五转。到了2003年正好是六转。如果你在2003年纪念李自成就是什么?甲申三百六十年祭,正好六十。所以这个甲子是我们中国人的纪年的方法。它和天地星球的变化和就是地上的风寒暑湿燥火密切联系起来。我们现在都奉什么西方这个纪元,一说还是公元。
    梁冬:对。    
    徐文兵:对不起,那叫西历。
    广告片花……
    徐文兵:我说……我一直想写一本历史书,用我们甲子纪年写,把这些名人出生在——现在都标上公元多少多少年——我们说他出生在,比如说乙丑,甲子,癸未年,一算这人,噢,这人属什么的……    
    梁冬:然后你把它打通来看,历史上所有发生在甲子年的事,诶,你串一遍,乙丑年的事,翻一遍……   
    徐文兵:甲子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流行什么疾病。这些的话,其实,这么研究是什么?研究客观事物。我们现在是用别人灌输给我们的一套思想去反过来研究自己,所以搞中医研究和研究中医是完全两个概念,搞中医研究是用……你本身是个中医,你用中医的理论方法去观察客观事物得出你的结论。研究中医是什么?把中医当成一个实体要放解剖台上,你用你的理论方法,什么“系统论”,“控制论”,这个那个,耗散理论,去研究中医,最后你得出来的是你的结论。我们现在是研究中医太多了,搞中医研究的太少。
    梁冬:诶,这话说的有道理,什么是本,什么是体呀?    
    徐文兵:对,是六经注我,还是我注六经嘛,是吧,搞清楚。    
    梁冬:噢,这话说的有道理。    
    徐文兵:是人吃猪肉变成人,还是人吃猪肉长猪囊虫变成猪,对吧,不一样。
    梁冬:什么是本体?元神在哪里?好了,今天呢,我们继续讲到这个《异法方宜论》哈,上一周呢讲到了中央出的这个按跷,所以呢,最后一段,“故圣人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    
    徐文兵:你看,这就说起来我们最后有个总结。开头呢,黄帝问:一病而治各不同,皆愈,何也?
    梁冬:就是说,一个病用不同的方法治,诶,都能治好,是为什么呢?    
    徐文兵:这就学完了整篇课文以后呢,我们回过来看,大家可以就融会贯通一下。比如说,有一个人来了,得了……得的病是什么?痈肿疔疮,你怎么治?    
    梁冬:你看他从哪里来的?    
    徐文兵:诶,这个……    
    梁冬:你从哪里来……(唱)    
    徐文兵:嘿嘿,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一看这个人,东方来的,鱼盐之地,鱼使人热中,老吃这个水煮鱼,而且他又是个从东方来的,腠理疏松,那我就因势利导,给他切开,排脓,完了,这是东方来的。同样长痈肿疔疮,我一看这个人是从南方来的,老吃一些发酵的东西,但是呢皮肤腠理又比较致密,就是说脓头还没有熟,你让我用砭石给他切开排脓,又没到程度,那怎么办?我有两个方法:一个这人体质如果还是比较强的话,我用……就是消的方法,就是我们用一些清热解毒药,比如说用蒲公英,用败酱草,用金银花,用连翘,就能把他这个已经凸出来的这个小头,小红头,给它消掉。如果这个人体质比较差,就是这个出来个头又不阴不阳,你用一些清热解毒药一般都偏苦寒,他胃又受不了,你怎么办?我们就用托里透脓的办法,就给他用一些温补的、中焦的这些药,比如说用黄芪,用桔梗,用些白术,诶,给他吃完以后呢,甚至我们还会用一些穿山甲,吃完以后呢,不阴不阳的这个红头呢慢慢变的红、肿、热、疼,最后冒出一个脓泡,一挤,消掉了,这叫托里透脓。这是什么?这就是我们用的一些中药的方法。还有呢,就是说,一看这个人,我们说,诶,这个人呢,暖气烧的够足,就是这个暖气片还凉,什么原因啊?    
    梁冬:有地方没透?    
    徐文兵:诶,有地方没通,哎,我们就是一看又是……这人是从南方来的,诶,用针一通,然后呢,这个红肿热疼这劲要么就消掉了,要么就是……    
    梁冬:爆发出来。    
    徐文兵:爆发出来,也好了,就用微针的方法,还有的地方就是说,我们说这个人,呦,北方来的,就长出这么疗子,那怎么办呢?用艾灸的方法,也是把它这种瘪瘪塌塌,又要成脓又没成脓的这个东西,给他慢慢灸,灸完以后变得什么?饱满成熟,透出来。所以说,这来了一个病,我治,不同,为什么呢?    
    梁冬:看他从哪里来?    
    徐文兵:从哪里来,体质又如何?因为地域影响了他的体质,可是《黄帝内经》说了,叫“杂合以治”。什么叫“杂合以治”?也许有的人我又给他吃药,又给他用砭石,又给他扎针,这叫什么呢?
    梁冬:“鸡尾酒疗法”嘛!呵呵,是吧,就叫“杂合以治”嘛!混合嘛!    
    徐文兵:诶,“杂合以治”。你比如说我现在看病,人家就是说……比如说发着高烧来了,我一般就是开点中药回去,或者说“半日许,令三服尽”,什么意思?半日,多少天?    
    梁冬:半天,12小时。    
    徐文兵:半天,6个小时。    
    梁冬:半日,噢。 
    徐文兵:半“日”啊,半“夜”。    
    梁冬:哦,一日是12小时。    
    徐文兵:哎,一日一夜24小时,半日,6小时。6小时令三服尽,怎么着?每隔两小时喝一次药。
    梁冬:他直接说每隔两个小时不就完了吗?    
    徐文兵:诶,古人就是那么说的。    
    梁冬:雅!是吧?    
    徐文兵:啊,比较雅。他有的药比如说叫“顿服”。顿服,然后呢,如果是吐了泻了,不必尽剂,就是,诶,喝完就得了,顿服,一次搞定。啊,有的人说这一日一夜服,啊,就是说白天喝一次,晚上喝一次,有的地方他叫半日许令……这是我师父裴永清教授那会儿带我实习的时候就特别叮嘱的。同样为什么治感冒,你开的方子我开的方子都一样,为什么我治好,你没好?就在这怎么服法。现在西医也在讲,叫“血药浓度”啊,就是你吃完药,它不是马上跑到血里,它过一段时间,它达到一定浓度,它才起作用,它过一段时间它又下去了,你赶紧得补充是吧?其实吃中药也有这个,就是如果你两个小时治感冒,两个小时喝这个药,以后,它的那个药力就能跟上,然后很快烧就退了,一般我们说“半日许,令三服尽”的话呢就是一副半药,烧就退了。如果你不懂得这么吃,还跟吃治疗什么这个平常这种疑难……平常这种慢性病一样给人,上午吃一顿,晚上吃一顿,可能药开的是对的,最后效果也不好。所以我一般治感冒我们说,哎,开中药,普通找我的病,现在都是一些疑难杂病,我一般都是什么?点穴,艾灸。有时候需要用艾灸,用艾灸,虽然比较少。点穴,艾灸,针刺,离不开针刺,最后加中药,最后我还有一些心理疏导,或者是食疗的这种建议。所以说,这叫什么?杂合以治!我们现在都是什么,一吃就化学药片,好多人一天要吃一把药片,我说你吃这个就吃饱了,你还吃什么饭呢!    
    梁冬:他也叫杂合以治。不怎么样!呵呵……    
    徐文兵:杂合多了就不一样了。    
    梁冬:这个在企业界里面叫“整合营销”。各种营销手段联合在一起,管他?反正总有一个方法能搞定。    
    徐文兵:哈哈,不是你那么解释的啊!    
    梁冬:当然,当然这是开个玩笑啦!其实呢,杂合以治背后啊,还有一个方法的问题。谁在前,谁在后,等等等等。    
    徐文兵:对,我也有时候我在观察,我收集到一些病例,比如说,有些人是扎完针就有效。好几个病人说“徐大夫,我让你扎完之后回去开车时我就想睡”。我说“你可别睡”。这一看就是针刺的效果,有些人就是,诶,吃完药,我们叫……呃,《黄帝内经》有个方子叫“半夏秫米汤”,治疗失眠症。最后特有意思,他说“覆杯而卧”,就是说喝完药,刚把杯子放下,呵,睡着了。这就是他观察他的效果,慢慢我们就能够总结出来,来到底是谁在起作用。有些人是被我说话打动,可能没吃药,他就心情豁然开朗一下。有的病人说我进你诊室前我一种心情,出你诊室我心情又变了。诶,这是一种什么?真正的我觉得对人的影响应该是什么?把人当人。他不是机器。诶,你看我们现在医院叫病床,几床几号,来拿药,我就觉得这很不人道。你到监狱里叫囚犯这么可以叫。他是个人,他有名有姓,有思想,有感情,有情绪,而且很多病是情绪心情造成的,你把这心情、情绪理顺了,他病是不就能好的快点呢,咱不能说完全好。所以这个杂合以治,你看他那个“合”。    
    梁冬:这个“合”呢,用的是上面一个“人”、一口。    
    徐文兵:嗯,人一口,这个合和我们说那个和谐社会的那个“和”还不太一样。
    梁冬:这两个hé怎么分呢?    
    徐文兵:这个“合”是合二为一。英文叫two in one。两个变成一个。这个中医经络……我研究这个“合”的时候,当时是研究这个腧穴的,有的地方,有的穴位就叫合,你比如说合谷、合阳,为什么叫合?是两条经络……
    梁冬:汇聚的地方。
    徐文兵:汇聚在一块儿了,变成一条经络,叫合。你比如说膀胱经啊,它在经过后项到肩背的时候,它一根变两根,这叫什么?一根变两根,叫什么?叫分嘛。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所以膀胱经呢在分岔那个穴位,叫附分,附是那个依附、附子的“附”,附分。那最后它这个两条经络又经过腘窝,就委中穴以后到了小腿的上部,他又合二为一了,你知道那个穴叫什么?
    梁冬:叫什么合?
    徐文兵:合阳。古人用字非常讲究,所以这个,我们把两种方法结合到一块去用,这叫合,合二为一。杂呢?多种方法放在一块用叫杂,所以叫杂合以治。但是它背后指导思想是什么?我怎么能触动你的那个……调你的气,调你的神,是吧!砭石也好,针炙也好,导引也好,按跷也好,毒药也好,最后你记住不是直接治病,都是在间接治病。你比如说:我们说用砭石,什么叫因势利导,它那个叫喷薄欲出的时候,你给他切一刀。人家还没有长熟呢,你切一刀,那叫泄气。长熟了以后,那叫排毒。
    梁冬:所以有经验那个挤暗疮的人都知道,没成熟的暗疮随便挤很伤的。    
    徐文兵:但有些人就耐不住寂寞,非要鼓捣一下。    
    梁冬:擦点碘酒它就会迅速熟,然后再挤。    
    徐文兵:啊,真的?    
    梁冬:我以前长四五十颗暗疮的时候,哇,那经验很丰富的。    
    徐文兵:真的?你还有过这个阶段。    
    梁冬:对对对,那时相当……相当具有传奇色彩,哈哈……    
    徐文兵:中医专门有这个炼的那个丹药,叫红升和白降,专门就是拔毒的,就是说,你看这个好多地方它就不熟,怎么长也长不出来,贴上那个膏药以后,就把那个毒给拔出来了,这叫什么?因势利导,这也叫导引,对吧?这叫引,把那气快过来,引到这块,所以最后,杂合以治背后的还是触动他的神和气,最后达到治病的这个效果,离开了那个人,病人,医生没有任何用。所以我经常说一句话,我说:现在人都知道叫以人为本,那病人和大夫都是人,以谁为本?    
    梁冬:还是以病人为本,是吧?    
    徐文兵:哎!你看现在就不是。   
    梁冬:是以医生为本,是吧?    
    徐文兵:是以医生……你看人得病以后,都是说什么呀?是我去找一个好医生,我就有治了。他就不说,当我的那个自愈能力,我的那个生存能力强的时候,那我就是碰到一个不高明的医生,他只要给我——别往斜路上引啊,咱别碰个庸医,坏蛋——你照样能好,照样好得快。所以这个以人为本,一定要是以病人为本,而不是以医生为本,以医生为本的结果就是什么呀?“身怀利器,必喜杀心”,医生治疗技术高,手术技术高明,整天就想什么?诶,今儿不切点什么,割点什么,我就觉得好像自个没有价值。    
    梁冬:对呀!我就奇怪,你说古代也没有那个那么多的外科手术,那古代的人她得了那个乳腺增生怎么办呢,人家都切掉?那不可能的嘛,那不要活了嘛?    
    徐文兵:关键的是:切了以后还长呢,是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所以,它这个以医生为本的这种思维方法发展下去呢,就会形成一种什么?就是,呃……西方叫God complex,就是上帝情结,慢慢做着医生就觉得自个儿是上帝了,为什么?我救你了,你的命是我救的,是吧,你心跳都停了,我给你做的心外按摩,把你那个救活的,是吧,你都快死了,我打强心针,是吧,强心利尿把你给恢复了,最后他就觉得他是上帝。然后人当他觉得他是上帝以后,他就开始干坏事了,干很坏的事,而且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是最可怕的一个东西,医生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导致就是很多人就是,被以这种被拯救的名义下被摧残。    
    梁冬:尤其是商业利益在后面,在支撑的时候,形成巨大的产业链。所以有一个老师说哦,很可能这个世界上的糖尿病已经被攻克了,但是呢如果真攻克的话呢,一个几千亿市值的一个市场就没了,所以呢没有人乐见其成,没有人愿意,所以这个药是就算推出来,估计也不会真的有效。
    徐文兵:包括,我们不说有药,就是说当我们提倡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会预防很多病的时候,带之而来的是什么?你会砸很多人的饭碗。    
    梁冬:对对,最近徐老师都不敢随便讲这个牛奶不好。哈哈……    
    徐文兵:呵呵,对对,我还不说牛奶不好,对婴幼儿,牛奶是不可替代的。    
    梁冬:对。    
    徐文兵:是吧,你要没有好的牛奶给婴幼儿喝,那就变成大头娃娃。我反对的是什么?到了成年了还不断奶。我现在跟很多病人一说,病人就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啊?那我缺钙怎么办?”他已经形成……这个商业做得好就是成功的把一种观念植入到你的脑子里。
    梁冬:对呀。    
    徐文兵:你都,你的第一反应就是说,啊?那我缺钙怎么办?对呀,你一说不让他吃水果,啊,那我这维生素从哪来?啧!    
    梁冬:呵呵呵……    
    徐文兵:我们简直就是在跟一个大风车在搏斗啊,我天……    
    梁冬:诶,刚才说到“故圣人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异,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体也”。我觉得这个话最后讲到这,很漂亮,真的讲得很漂亮,就是以我的理解是吧!就是,每个人都治好的,因为很了解这个情况。
    徐文兵:我建议大家没事儿的时候去读读古文,古文吧,它除了有那种意境之美,还有一种音韵之美。    
    梁冬:对。    
    徐文兵:所以古人吟诗啊,读书啊,都摇头晃脑的沉浸在一种状态里面,挺好的。    
    梁冬:那个时候,我那个时候才知道说,比如说这个律诗和绝句是吧,它都有音……平平仄仄之间的要求的。    
    徐文兵:有……    
    梁冬:太高了是吧,大音希声。    
    徐文兵:诶,是否触动了你的心神,触动了你的心神,你才有音,音加个心,念什么?
    梁冬:是谓意。    
    徐文兵:意,意也,什么叫意?心里面有了共振、共鸣了,所以这个我们说“泰山崩于后,麋鹿戏于前”,你外面是有声音,有声的,但我心里没音。我没跟你振起来,是吧!但是呢外面没有声,但是我心里面回荡着一种旋律。
    梁冬:这个常常有。    
    徐文兵:诶,无声而有音啊。    
    梁冬:对对……    
    徐文兵:对吧,所以那个后来明朝那个……被魏忠贤害死的那个叫东林书院嘛!挂一幅对联,曾经一度被渲染的很厉害,“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人就要病了,人要到了声声入耳的时候,这人就要病了。    
    梁冬:对对对,有些失眠病患者,隔壁的那个厕所马桶在滴水他都能听得见的。
    徐文兵:对呀,出神儿了,对不对!什么声儿都能引起你共鸣的时候,你这人就要病了,人一般都是有主观选择性,人都愿……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人都能听到自己想听的东西。    
    梁冬:对。    
    徐文兵:啊,你跟一个老先生说话,人家老先生耳背,你说了半天人没听见,你一说点……钱包呢?存折呢?人一下就听见了。    
    梁冬:呵呵呵……    
    徐文兵:触动他心神的那个东西,他才能听到,是吧。这叫声和音,我们经常说这个知音知音的,其实是一种心里面的那种共鸣。    
    梁冬:对。    
    徐文兵:啊,所以说读古书,读出那个声,然后呢,应了自个儿的心里面那个神,触动了那个音,这时候跟古人更接近,这跟你读……翻译成白话文,这简直天上地下。我说这种人都是就像想把诗翻译成什么英文一样,你把外国诗翻译再好,翻译成中文,没有……没有味道,没有那种音韵的美,而这种音韵它本身就是什么?阴平阳平,就是去声入声它都有阴阳的,分的。就是我们说一声二声,阳;三声四声,阴,它都有这种阴阳的,就是这种和谐,就是怎么搭配,啊,平仄的关系,所以读古书的乐趣,大家去慢慢体会。    
    梁冬:读古书一定要读出声。    
    徐文兵:读出声,而且这个节奏发音……可以听一些就是,就是名家的那种,就是对古诗啊、汉赋啊、宋词啊这些朗诵,但是我觉得有些人就过于职业化的那种朗诵就算了。
    梁冬:太播音腔也不行,是吧!    
    徐文兵:太播音腔极其难听。    
    梁冬:老板来两根油条,五个大饼。    
    徐文兵:呵呵。刚才这句话呢我们没太细说,我们要平常说一句话叫“识大体,顾大局”。    
    梁冬:对。    
    徐文兵:他里面还特别谈到一个“情”字。    
    梁冬:啊,“得病之情”,这个字有意思。
    徐文兵:什么叫情?我们经常说询问一下病情,什么叫病情?    
    梁冬:什么叫病情啊?    
    徐文兵:情和感有什么区别?情和感不一样在哪呢?情是刚刚萌动,相当于东方,是吧,到了夏天火热炽烈的时候,那会儿就变成爱也好或者恨也好,那就是一种走向高端的那种表现了。所以这个,我们为什么叫情绪?绪是什么?头绪,啊。    
    梁冬:嗯,发出刚开始……    
    徐文兵:诶,刚刚的那个萌端和那个发芽,所以呢,得病之情,你说当他病刚刚有情的时候,你就要掌握它。    
    梁冬:深刻呀!深刻呀!    
    徐文兵:然后呢?病在发展就形成了叫病势。    
    梁冬:趋势。    
    徐文兵:诶,就是那种发展的……慢慢的朝哪儿走,病到了最后了不好救了,我们说到了高点叫病危,是吧?最后这个人神没了,我们说这个人病亡了,所以好的医生应该在病情的时候就要入手。    
    梁冬:哦,原来……    
    徐文兵:我们现在把所有的都叫病情。    
    梁冬:所以你看情旁边是个“青”么,左青龙右白虎。    
    徐文兵:哎,对,它是一个刚刚萌动的那个状态。
    梁冬:属于发展期,对吧?    
    徐文兵:发展初期,这叫“得病之情”,然后它后面叫识病之大体,啊,这就是说我们说给人治病要订一个治疗方案,你从哪儿入手。身和体不一样,体是分支,我们应该从这个分支了解他的病情,然后呢根据他的病情和病势,然后决定治疗的方法。这就是一个……其实一个好的大夫治一病就跟指挥一场战斗差不多,所以古人徐灵胎说过一句话叫“用药如用兵”啊。
    梁冬:如用兵嘛,对。    
    徐文兵:是吧,用兵的人,他不是个武夫,武夫是那个百夫长带着兵当敢死队往前冲的人。用兵那个人叫帅,他是什么?“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他是具有高度抽象思维能力的;他是需要把握大势大局的;他是知道要取舍的。所以我们学完这一篇课文以后呢,作为医生来讲您要可以不上知天文,但是您一定要下知地理,您询问病情的时候呢一定要去问,他的饮食、习惯和他的生长的……从小生长的环境。    
    梁冬:好,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感谢大家收听今天的国学堂之重新发现中医太美。
    徐文兵:下一期,这个《异法方宜论》呢,我们用了八期节目就把它讲完了,下一篇呢我们就开始讲,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下一次我们就讲中知人和,我们会讲几个《灵枢》的几篇文章,会讲到《灵枢》的《天年》,还要讲到《阴阳二十五人》。   
    梁冬:哦……尤其《阴阳二十五人》这个文章,很有意思啊。    
    徐文兵:好,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梁冬:好了,感谢徐老师,再见!

    本文标签: 黄帝内经 异法方宜论

    欢迎转载,本文标题:【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篇第08期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luobaoke.com/ketang/239.html



    上一篇:【黄帝内经】-异法方宜论篇第07期

    下一篇:【黄帝内经】-天年第01期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 首页 | 秘方治疗便秘| 阳痿早泄原因| 阳痿早泄危害| 治疗阳痿早泄|

    友情链接: 罗大夫博客 罗大夫百科 贴吧

    ICP备案: Copyright © 2002-2017 LUODAIFU 版权所有

    分享按钮